華裔到底得罪了誰?6張200年前的美國雜誌封面讓你知道19世紀華人的處境

華裔到底得罪了誰?6張200年前的美國雜誌封面讓你知道19世紀華人的處境
圖片來源:徐宗懋圖文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在美國,亞裔族群在要求社會正義的聲量愈來愈大,從19世紀的排華運動一路走到這個階段,實屬不易。透過當時畫刊雜誌的封面,得以一窺亞裔族群在社會中的地位與既定印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圖文/徐宗懋圖文館

編按:近期在美國,28歲菜鳥華裔警察Peter Liang開槍失手,跳彈誤殺未帶任何武器的非裔男子,結果遭法庭判決誤殺及瀆職等罪名,最高恐面臨監禁15年罪刑,比蓄意開槍擊斃還重,引起美加地區亞裔族群上街抗議。《紐約時報》雜誌的評論認為這次抗議是美國亞裔族群自1992年洛杉磯暴動後最關鍵的時刻。該篇文章並認為,亞裔族群在美國社會中,甚少為自己爭取什麼社會正義。

亞裔族群在美國社會的歷史可以溯源到18世紀,較大移民潮發生在19世紀,當時不少人從中國前往美國加州做鐵路工。美國社會氣氛對亞裔並不算太友善,1882年甚至通過排華法案,當時的媒體留下不少對黑頭髮黃皮膚的華人與亞裔人種看法的圖像。我們特別向徐宗懋圖文館取得授權,透過這些畫刊封面,得以一窺當時社會對亞裔的既定印象。


三個大麻煩
圖片來源:徐宗懋圖文館

1881年12月16日,美國《窩士比雜誌》圖文報導。

標題:三個大麻煩。

圖中象徵美國的女子哥倫比亞,正被三個調皮搗蛋的小孩所環繞,其中她的右手側有扯她頭髮的中國人、跨在她左大腿上毛手毛腳的摩門教徒和坐在地上玩弄著士兵玩偶的印地安人,象徵當時美國的三大政治難題。

首先是排華運動和華工問題,在政治力量上逐漸受到關注,其次是鼓吹一夫多妻的摩門教徒,他們聲稱從聖經當中找到了一夫多妻制度的指示,並認為應該受到憲法宗教自由的保護,為此還有教徒以身試法,在被法院判下重婚罪後,一路打官司到最高法院,但依然被駁回,國會也通過更多法律嚴禁一夫多妻,引起社會上軒然大波。

最後是西印度群島的紛爭(圖中用印地安人作為代表),由於美國在外交上推行「門羅主義」,反對歐洲勢力進入拉丁美洲,最後甚至引發了十九世紀末的美國西班牙戰爭。坐在最右方沙發上還有一名長鬚男子看著報紙,報紙上的標題是「政治」,底下是一整排的「$」符號,代表了每個難題都涉及到重大的政治爭議,相關的所有政策措施也必須花上很多錢來擺平。


《無所不能的華工》
圖片來源:徐宗懋圖文館

1885年至1890年間,《法官雜誌》圖文報導。

圖說:即將發生的詛咒。

本幅組圖生動地描繪出美國人害怕華人搶走一切的心理。

若從左下角的圖開始,順時鐘方向閱讀,著深藍色唐裝和西式圓帽的華人拿起球棒毆打白人,被打的白人被掐住領口,眼神慌亂且重心不穩,象徵著華人已扭轉了社會情勢,即將成為美國的主導者。接著華人以便宜的人力和技術接下了水管工、油漆工、擦窗工、育嬰看護、裁縫洗衣等各種工作,被搶走工作的美國人,不論黑白、男女都只能在旁邊乾瞪眼。

最後,圖正中荷包滿滿的華人,以暴發戶的姿態, 打上紅色領結,穿起名牌西裝,翹起二郎腿,再點燃一根昂貴的雪茄,放鬆地躺臥在擁有絲絨座椅的豪華馬車上。對於當時一般美國白人來說,光是想像華人成為美國上流社會的一員,就讓他們很不舒服。


兩大洋來的害蟲
圖片來源:徐宗懋圖文館

1892年12月17日,《法官雜誌》圖文報導。

標題:《咱們大西洋和太平洋彼岸來的害蟲》
圖說:山姆大叔:放心,你們倆都會被美國拒之於門外,不會有差別待遇。

圖中象徵美國的山姆大叔,叉起雙手厭惡地看著兩旁的外籍移民,在他的眼中,外來移民就是貧窮、暴力和傳染病的罪魁禍首。

左方來自太平洋的華人帶來削價競爭以及罪惡的鴉片。右方來自大西洋的歐洲移民更帶來了可怕的疾病和象徵政治動亂的社會主義及無政府主義,兩個人都該儘快被趕出美國。

最右方忽隱乍現的死神陰影是當時最可怕的傳染病霍亂,大多數的美國民眾都把霍亂的流行歸因於歐洲移民身上,而要求政府採取強烈的手段。紐約市政府就曾以防止霍亂為由,將來自東歐的猶太移民強制隔離在船上,任其自生自滅,最後在船艙的密閉空間和極差的衛生條件下,船上的人開始交叉感染,最後集體病死。


《一視同仁的要求》
圖片來源:徐宗懋圖文館

1893年,《法官雜誌》圖文報導。

標題:《連對華人都要一視同仁》
圖說:法官對哥倫比亞小姐說:你不該收了這個華人小孩卻又把他踢出去,不過你未來倒是可以不要再接受他的兄弟。

美國從排華法案通過後,對華人的態度就急轉直下,圖中象徵美國的女子哥倫比亞正準備把華人小孩趕出學校,圖左方其他少數族裔如黑人、印地安人等則拍手叫好,排華最嚴重的愛爾蘭人更在旁邊推波助瀾,舉起要政客趕走華人的牌子,充分顯示出華人在當時政治上的弱勢。為了能夠得到白人的認同,他們會幫小孩取類似白人的名字,熱心參與教會活動和各種捐獻,消除異教徒的形象,並且努力切斷任何跟黑人的關係。

有一位在地方上很有勢力的白人曾說過:「許多華人朋友來找我,他們早先在南北戰爭公債上捐了很多錢,希望他們的小孩可以進入白人的公立學校,我和他們說,你們雖然已經不和黑人來往,但還不夠好。你們還應該把你們的店舖整理乾淨,並且讓你們小孩穿戴整齊,然後我們再看著辦吧!」


 《不公平的擂台》
圖片來源:徐宗懋圖文館

1904年4月3日,《Le Petit Parisien》增刊圖文報導。

白種人與黃種人的對決。

本圖中很巧妙地用摔角擂台表現當時歐洲人眼中的世界局勢,以及看待日俄戰爭的態度,台上看似實力懸殊的兩名參賽者,分別站在自己所屬的領地上,左方高大魁梧的俄國選手,腰上背著「歐洲冠軍」的黃金腰帶,好整以暇地背起雙手,俯視著身高不到自己腰部的對手,圖中壯碩的體型並非全無所本,據統計,日俄戰前的十年間,俄國每年的軍事開支都增加48%,海軍支出更增加到100%以上,也因此陸軍大臣庫羅伯特金還曾上書向沙皇保證,戰爭的取勝易如反掌。

相對右方瘦小的日本選手,運動短褲上寫著磨損殆盡的「亞洲冠軍」,腳步橫跨在日本和朝鮮半島間,好像已經用了不少力氣,卻仍然抬頭叫囂,雙手擺出挑釁的姿勢。而圖右上方的中國面對日俄於自己的土地上廝殺,卻只能對外宣稱「局外中立」,在列強的眼中自然連進場觀戰的資格都沒有,只有攀附在圍牆邊偷看的份。


中美外交牌局
圖片來源:徐宗懋圖文館

1904年,《法官雜誌》圖文報導。

標題:公正的新牌。
圖說:羅斯福總統:別這樣,兩位,該是時候把舊牌丟了,試試這些公平的新牌吧!

1882年通過排華法案之後,美國就進入歧視和限制華工的黑暗時期,最早排華法案中只規定限制華人十年的時間,美國國會卻一延再延,甚至在1904年通過無限期延長排華法案的法律,此舉引發中國政府和僑界一陣嘩然,中國國內商人和民眾醞釀反制美國歧視華人的政策,之後由上海總商會率先發難,要求美國政府兩個月內修改苛律,不然將發起全中國人民抵制美貨,各地的商會迅速串連響應此舉,並在報紙上發表了「籌拒美國華工禁約工啟」,號召人民「合群策群力以謀抵制」。

美國亞洲商會感受到中國的民情激憤,怕影響美國在中國龐大的貿易利益,急忙上書羅斯福總統,要求修改排華法律,讓除了華工以外的華人可以自由進出美國,避免中國對於美國商品、教會和航運的全面抵制,羅斯福總統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但依然延續著自己「胡蘿蔔加棒子」的外交政策,一方面發出行政命令,讓華工以外的華商、留學生、遊客和官員可以享受最惠國待遇,自由進出美國,並宣示所有騷擾或歧視華人的官員將被革職查辦,但另一方面也透過外交途徑向中國政府施壓,要求清廷自行壓制這場抵制美貨的運動。

圖中的華人和象徵美國的山姆大叔,正拿著彼此的政治籌碼輪流出牌,誰也不肯退讓,從右方進門的羅斯福總統則拿著一手新牌,呼籲兩人休戰,重新制定公平的牌局規則。

——
圖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圖文刊於徐宗懋圖文館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