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探險:在繁華信義區邊陲的舊墳墓山,挖掘逐漸消逝的歷史記憶

台北探險:在繁華信義區邊陲的舊墳墓山,挖掘逐漸消逝的歷史記憶
Photo Credit: Shih Yuan/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崇德街沿線其實有好幾區都是墳墓,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墓區只是其中一小部份。這裡還有許多值得探索的地點,藏著各種個樣的故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月23日晚上,《報導者》一篇介紹台北市六張犁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墓區的報導在臉書上瘋傳。我很意外這個題材居然能引起如此大的迴響,決定趁此分享一下之前上去探險的見聞。

這個墓區其實離市區並不遠,從六張犁站的圓環一路順著崇德街走,大約15到20分鐘就能走到。不過,崇德街沿線其實有好幾區都是墳墓,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墓區只是其中一小部份。

若是從六張犁方向上來,首先會經過一區漢人的墳墓,除了台灣人外,這裡還葬了許多外省人,墳型和本省那種高掛姓氏的墓不同,除了基本的姓名、籍貫訊息外,墓碑還會寫上亡者的職業並置入照片。他們大部份都是國軍基層官兵,另外也有些教師、工程師之類的,來自大江南北。

不知是否因為當初六張犁已經墓滿為患,用地有限;或者一墓千金,只能將就小空間。這裡的墓體積都不甚大,有些更只有一口棺的大小。深入其中後更會發現,許多墓都已年久失修,甚至有樹直接穿裂水泥和墓碑拔地而起,跟我印象中每年清明節都有人整理的市立公墓差距甚大。

難以推知這些墓到底是早已被家屬遷走,或者單純只是沒留下後代、無人聞問。幾乎每座墓碑上都刻有立碑人,而有幾個老兵的墳是同僚、朋友湊錢蓋起來的。

值得一提的是,蔣渭水的墓也在這區,高踞一個小山頭。不過骸骨去年已移往宜蘭,舊墓成了個小紀念碑。

Photo Credit: Shih Yuan/關鍵評論網

再往上走,便進入伊斯蘭公墓,裡頭葬的全是穆斯林。因為有中國回教協會管理,狀況比前一區漢墓好得多。雖然因為土地有限,依然有大小墓交雜的狀況,不過遠看櫛比鱗次,環境也是乾淨整齊。

伊斯蘭公墓最特殊的地方應該是裡面的建築型式,和漢墓不甚相同。墓碑除了漢名之外,還會加刻阿拉伯文的經名;有些較大的墓也會再另刻古蘭經文,請求安拉憐憫往生者,並指引通往天堂的路。

Photo Credit: Shih Yuan/關鍵評論網

由於裡面的住戶有不少跟著國民黨來台的穆民大員,視乎財力與地位,也會有獨門獨院、亭台牌坊的設計。白崇禧將軍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個墓園,另外還有新疆省主席堯樂博斯(Yulbars Khan)和仝道雲、閔湘帆等一些黨政軍要人,墓型特殊,值得造訪。

白崇禧墓園中的浮雕。中央圖案表示其為陸軍一級上將;右書阿拉伯文「奉至仁至慈真主名」,左為「穆罕默德,願平安降於他」。Photo Credit: Shih Yuan/關鍵評論網

過了伊斯蘭公墓,再順著崇德街上去,就是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墓區了。幾次走到這裡都已是傍晚時分,沒了日照便難以探索,只能匆匆離去。報導者這篇文章,算是為我補上了最後一塊拼圖。

如果台北待久了覺得沒地方去,這幾個墓區是值得去看看的。據說這裡也被收錄進了某些大陸人的台北旅遊景點中──天知道他們怎麼發現這個地方的──有次我還真的在伊斯蘭墓裡碰上一個獨自前來遊訪的陸生。

國民政府新疆省主席堯樂博斯陵寢,上書清真言「萬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為其使者」。Photo Credit: Shih Yuan/關鍵評論網

至於探索完後有什麼感覺,我只能說,站在墓群中的當下不感陰森,只覺無比淒涼,很多人的故事就這麼被埋進土裡,永遠消失了。而做為一個對社會無甚貢獻的遊客,只能在下山後去附近名店「六張犁饅頭店」買顆肉包,吞下去,想辦法讓自己的故事在這世上延續。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官方部落格』文章 更多『Shih Yua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