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漂流難民打破了地理疆界,也挑戰地圖標識歷史與政治的縱深關係

海上漂流難民打破了地理疆界,也挑戰地圖標識歷史與政治的縱深關係
Photo Credit:Norman B. Leventhal Map Cente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圖亦非此等標示物的記錄;相反,標示物是對地圖上虛構的界限的模擬……」

網絡影像伴隨著瀏覽器、搜尋系統等巨量資料庫而來。網絡影像是一支龐大的,並以編織看起來沒有任何「界限」實則以遮蔽訊息為己任的先行部隊。懸置的身體和懸置的時間,如維希留所言「按其規律性在我們眼前運行」,只是醖釀的已不是觀察和直覺,而是一個已看不清邊界的大型武器了。網際網絡,建構了在當代科技社會生活的我們對於世界形象的認知。

而那些現實世界中海上漂流的難民,已經不僅僅是單一地圖/圖像上看得見/看不見的影像。他們已經轉身試駕附著了魅惑、慾望、歷史、權術、政治等臨界點之上的「邊界」。

這些當代難民,一邊脫離了網絡的緊箍咒,一邊在試駕「邊界」的永恆搏鬥中盪漾著,或直到生命終結時。而端坐在電腦、手機或平板前的你和我,是要繼續放任網絡軍隊對我們意識想像的鉗制,還是選擇提問、反思、行動並試駕「邊界」,則是各自的選擇了。

本文獲燧火評論授權刊登,原文請見逾越邊界:難民影像的思考

關於作者:區秀詒,畢業自舊金山藝術學院San Francisco Art Institute電影研究所,目前常居臺北並就讀於臺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研究所。作品曾在泰國、臺灣、香港、韓國、美國、德國等地發表。目前作品主要以錄像、觀念、裝置等混合形式,探討和擴延影像與影像製造以及政治、權力之間的關係。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