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以前,我們圍著電視說話,未來我們也許只對空氣說話

低頭以前,我們圍著電視說話,未來我們也許只對空氣說話
Photo Credit: Keenan Browe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眼睛一睜開看到的第一個東西就是手機仔,手機形同我們的情人或是貼身秘書一樣,也堪稱是愛情殺手,高居情人吃醋排行榜TOP1,如果只是著迷於滑臉書或美圖秀秀還不打緊,罵一罵或念一念對方還可以迅速拉回現實世界,但如果是你另一半迷上了拯救波兔村或是莎莉,又或是忙著幫助跑跑薑餅人逃出烤箱大作戰等等等,如果你在這個時候問他:「薑餅人跟我同時掉到洞裡,你會想救哪一個?」相信我,為了彼此的幸福,你絕對不要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孤獨與寂寞帶來的美好,只有在一個人的時候才能品味。有些人無法享受獨處的快樂,身邊就是要有人可以陪著講話才熱鬧。我有個朋友甚至覺得,一個人吃飯是相當難為情的事。他吃飯時總是要有個伴陪著。

關於朋友說的那些話,當年是智慧型手機,以及「低頭族」這詞連個芽都還沒長出的時代,幾年之後的現在,我想,現在的人們應該非常懂得如何獨處。只要無聊,拿起手機、滑開臉書,打開LINE看看方才的群組未讀,又或是盯著app看新聞,就算一個人吃飯也不孤單;偶有一點寂寞之感,很快就能從「低頭」這個活動取得消磨時間的心靈慰藉。這讓我想起歌手阿桑那首歌《葉子》的歌詞——「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

我總形容自己是個「巷弄深處的離群索居」的城市人,離開學校、離開公司,回到了都市巷弄的角落,依附著親戚頂樓加蓋的老舊公寓蝸居著,這種獨居於世的孤立想像竟散發出某種神祕的美感,我對此也沒來由地沾沾自喜。

說到底人類畢竟還是群居性的動物,一個人久了也會產生歇斯底里的躁鬱徵狀,我可以在一個人的狀態下自得其樂一天、兩天,一個人相處並不難,只要你有個活兒可以幹。例如聽音樂散散步、窩在咖啡廳閱讀一個下午,或是在家耍宅消化片單上一直想看的電影,再無所事事一點盯著臉書一整天,完全實踐「我一個人,但不寂寞」,還享盡了獨身的樂趣。

Photo Credit: Michelle Wong CC BY SA 2.0

伴隨的後遺症或許就是見到人就止不住嘴,聒噪個不停,忍不住想分享自己獨處時都在做些什麼、有什麼新發現,有次朋友問我「是不是沒有個說話的對象?」甚至還對我顯露出憐憫的眼神,當下實在是讓我說什麼也不是,因為那次自己的確是比平常聒噪了些。

後來想想,什麼時候樂於與人分享生活,變成了一種罕見的社交活動,或許因為突然聒噪而讓人覺得不尋常或是刺耳了些,但是工作悶了一整個禮拜好不容易熬到了令人開心的T.G.I.F(Thank God It’s Friday!)週五小週末,朋友難得約飯局,難道還要畢恭畢敬當個溫良恭儉讓,吃飯不說話的好棒棒,或在餐桌上還要「低頭」嗎?

我想,都市生活有一個相當迷人的病灶就是「不關你的事、也不關我的事」這種自掃門前雪的心態,人來人往光鮮亮麗的繁華,背後是每個空洞孤單渴望陪伴的靈魂。偏偏都市人很愛面子,習慣扳著一張冷漠的撲克臉,當作抵禦外敵的金鐘罩鐵布衫,冰冷的眼神作為矛,明示著「不要來煩我」,而手機與平板則代表「我很忙」,是他們的盾,抵禦著每個迎面而來的目光接觸。

在狹小擁擠的車廂、餐館、辦公室儼然成為伊里亞斯(Norbert Elias)口中「個體的社會」一般,人與人之間的連帶關係變得薄弱疏離,如同涂爾幹指稱社會分工論裡的機械連帶。溝通只是形式上的工具,沒有情緒、沒有感情、不再有觸動與悸動,only for work,甚至乾脆也懶得開口,直接發訊息到同事的LINE上,Done!簡單明確。

Photo Credit: fredo CC BY ND 2.0

在這裡必須要先大方坦承一件事:每天叫醒我的並不是夢想,而是手機的鬧鐘。對!被夢想喚醒是一件相當熱血、還有前途無限光亮的事,但對我來說還是矯情了些。如果叫醒我的真的是夢想,我看公司可能就會跟我說「Whatever,你今天不用來了」,因為可能睡到連夢裡的我都不想把自己叫醒。

我想說的是,你眼睛一睜開看到的第一個東西就是手機,手機形同我們的情人或是貼身秘書,更堪稱是愛情殺手,高居情人吃醋排行榜TOP 1,如果只是著迷於滑臉書或美圖秀秀還不打緊,罵一罵或念一念對方還可以迅速拉回現實世界;但是如果另一半迷上了拯救波兔村或是莎莉,又或是忙著幫助跑跑薑餅人逃出烤箱大作戰等等,如果你出現想問他「薑餅人跟我同時掉到洞裡,你會救哪一個?」的念頭,相信我,為了彼此的幸福,你還是不要問吧。

Photo Credit: Wikipedia Commons

科技的發展日新月異,現在流行低頭族,到了不久的未來誰知道會不會變成「空耳族」?我很喜歡電影《雲端情人》(Her),導演史派克瓊斯(Spike Jonze)以一個溫柔的方式,從主角與電腦系統的「非人不倫戀情」,窺探現代人處理愛情的方式、以及描繪都市裡的人際距離。

《雲端情人》提出一種「近未來」的故事綱本,現代社會的人際關係,科技的圍繞使人疏離,心裡卻渴望靠近。電影裡每個人都帶著耳機對著空氣自言自語,另一頭卻可能只是個程式,幫你查看郵件內容、朗讀新聞摘要,或許是「低頭」帶來用眼過度與視力衰退的問題,導致未來科技在產品研發上,才不得不把腦筋動到耳朵的聽力上,導演鏡頭下的世界觀一方面讓我們欣羨大呼神奇,一方面也讓人想問:未來我們是否都只會對著空氣言語,而不再是面對面凝視著對方的眼神開口說話?

現在的新媒體以及數位個人化的浪潮,讓我們在數位媒介平台(個人PC、手機、平板)的使用上高度個人化與孤立化,以前全家人守在電視機前追《還珠格格》、《飛龍在天》,完全實踐「闔家觀賞,老少咸宜」的凝聚氣息,現在卻是人手一台蘋果iPad或是三星Note系列,抓起耳機手指輕觸,馬上投入韓劇與陸劇的懷抱,即時(及時)配合天衣無縫。「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在我們大呼科技帶來便利的享受之餘,還有多少人會惦記著以前大家圍著電視,一同跟著劇情跌宕悲喜,享受「一群人的狂歡」呢?

Photo Credit: Keenan Browe CC BY SA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蚊蜻男孩』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