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自己喘不過氣的包袱,往往是自找的:如果蕭峰能拋下一切和阿朱到草原上放羊?

讓自己喘不過氣的包袱,往往是自找的:如果蕭峰能拋下一切和阿朱到草原上放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這麼一掌,所有的美好未來都不再可能了。

最近突然想起《天龍八部》裡面一個很小很小的場景。

蕭峰帶著阿朱四處追尋「大惡人」,有次在旅店裡夜宿,蕭峰在椅子上睡著了。

「阿朱見黯淡的燈光照在他臉上,過了一會,聽得他發出輕輕鼾聲,臉上的肌肉忽然微微扭動,咬著牙齒,方方的面頰兩旁肌肉凸了出來。阿朱忽起憐憫之意,只覺得眼前這個粗壯的漢子心中很苦,比自己實是不幸得多。」

回想這段時,本以為金庸有針對這段多寫些什麼,從阿朱的視角,去看看蕭峰這樣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鐵漢心中的痛苦與糾結,必然特別能觸動人心。

可是沒有,回去翻了書,金庸只是淡淡地寫道「心中很苦,比自己不幸得多」。

不知道為什麼,當初看到這段時,對這一幕特別有印象。

我常想,如果有機會讓我問問這些書中人物,我真的很想一一確認他們的人生目標究竟是什麼。尤其是在武俠小說的設定之中,去扣問這樣的問題,可能會得到一些頗耐人尋味的答案。

在這樣一個爭權奪利的武林之中,神秘的武功祕笈或者不世出的兵器,主角群們對之往往特別不感興趣。

九陰真經、玉女心經、屠龍刀乃至辟邪劍譜,金庸的世界充滿這些神奇武功祕笈或兵刃,象徵著各種權力與慾望。《天龍八部》中對於慾望的刻畫尤其複雜,似乎每一個腳色都有自己所追求的事物,也有著求不得的煩惱。

蕭峰苦苦追索「大惡人」的真實身分,甚至因此推遲了那個與阿朱到草原上放牛放羊美好約定,然後,所有的希望就在命運的擺弄下被蕭峰一掌擊碎了。

許多人跟我聊起天龍中讓人揪心的場景,蕭峰親手打死阿朱這段總是名列前茅,比起來後來在雁門關外的那場血戰,似乎遠不比在青石板橋上那天崩地裂的一掌來得慘烈。

就這麼一掌,所有的美好未來都不再可能了。

我常想,如果蕭峰不要去找什麼「大惡人」,那阿朱也就不會死了。阿朱死了之後,大惡人究竟是誰,蕭峰似乎也沒有那麼在意了。或者說,再給蕭峰一次機會的話,他必然會帶著阿朱就這樣遠去,不要再和江湖上的腥風血雨、爾虞我詐沾上任何一點關係吧。

可惜的是,很多時候,我們總是陷在這些執著之中。能力越強,爬得越高,有時候陷溺也越深。

《天龍》裡面那一票高手,一個一個都是栽在自己得莫名執念之中的:蕭遠山溺於仇恨、慕容博溺於復國、鳩摩智溺於武學與權力、蕭峰溺於身世、天山童佬、李秋水等溺於情愛與妒恨。

金庸寫的最深刻的永遠都不是武學,而是人性。

在睡夢中掙扎著的蕭峰,在阿朱眼裡,是如此的不快樂。諷刺的是,在他睡著之前,他向阿朱徹底展現了英雄霸氣,告訴他要找全天下最的醫生來治她的傷。這個決定,讓蕭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闖了聚賢莊,惹下天大風波。

一世天不怕地不怕的鐵漢蕭峰,深深困於胡漢之間,被身分認同所苦,始終無法跨越那道高牆。這樣的執念,鑄成了一輩子都無以彌補的大錯,注定了一生的悲劇。

可人生難就難在,明白了這一層,卻未必真的能放下一切,勇敢去擁抱自己真正想要的美好。

活在人世上,似乎每一步都牽連著許多人的認同與期待,讓我們走得艱難、疲憊,但很多時候,那些壓垮我們的責任或使命,讓自己喘不過氣來的包袱,往往是自找來的。

可嘆的是,不真的經過什麼重大的失去、犧牲,人們始終難以看透這些。蕭峰一掌打死了阿朱,也打碎了人生最後的美好,但沒有人會去責怪他,忍心責怪他。

因為我們很多時候,其實和他一樣。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