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音樂祭】滅火器樂團:可以被擊倒不能投降,這就是我們的態度

【人生的音樂祭】滅火器樂團:可以被擊倒不能投降,這就是我們的態度
Photo Credit:火氣音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滅火器樂團」,這原本只在台灣獨立音樂樂迷間所熟悉的字眼,忽然之間躍上版面,成為許多人不再陌生的名字。而在這之後,不僅是滅火器本身的活動,與樂團相關的人事物,也都被關注著,在地下與地上,主流與非主流之間,滅火器似乎走出一條不太一樣的路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採訪/整理:呂岱芸

自2014年的318運動之後,「滅火器樂團」,這原本只在台灣獨立音樂樂迷間所熟悉的字眼,忽然之間躍上版面,成為許多人不再陌生的名字。而在這之後,不僅是滅火器本身的活動,與樂團相關的人事物,也都被關注著,在地下與地上,主流與非主流之間,滅火器似乎走出一條不太一樣的路線。

儘管外界看來滅火器應該是一片坦途,除了名氣大增,更有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加持,但是觀看內在,滅火器這兩年來其實經歷不少轉折,一度瀕臨散團,離開原經紀公司,最後當起頭家將樂團經營掌握自己手中,也即將發行最新專輯。成軍15年的滅火器,從莽撞狂躁的龐克少年,蛻變成賣力過著人生的男子漢。在開工後的一個忙碌午後,我們約了主唱楊大正聊聊這些日子來的心情與轉變。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滅火器是否從次文化變成主流文化樂團?

大正:我們哪有變成主流文化?我們的文化一直都沒有變,改變的是能見度,但這個沒有影響到我們的心態和想法,任何事我們都還是很踏實的去做,唯一的差別是媒體的關注,不能像屁孩時期亂說話,一舉一動都要很小心,學習謹言慎行。

滅火器滅火器成團15年的感想?

大正:玩樂團很辛苦,遇過很多挫折無數次想放棄的念頭,幸好這條路上也遇到很多人的幫忙和支持,而且回頭看,同個時期開始玩團的朋友,還在線上奮鬥的,其實所剩無幾。滅火器沒有解散實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接下來最大的野心,不外乎就是繼續玩團下去和做出更好看的表演。

這一年來滅火器較過去少了許多對外活動,你們都在幹麻?

大正:上一張專輯發行已是三年前的事情,時間過得真的很快,這當中最關鍵的分水嶺其實是2014年在華山大草原舉辦的On Fire Day,在那之後滅火器團員間面臨嚴重的散團危機還有許多事情,我們一路走走停停,一邊摸索心情,也花了很多時間跟溝通、聆聽心裡的聲音,算是重新認識自己,除了心理層面外,我們同時也開始專注在新專輯的製作上,當心情糾結時,創作的壓力也變得更加巨大,擔心自己寫的東西不夠好,擔心寫出來的東西不能夠完整表述滅火器⋯⋯百轉千迴都在2014年On Fire Day之後衝擊著我們。

你提到樂團可能解散,當時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後來又是為何決定繼續下去?

大正:那時的狀況是很多狀況都堆疊在一起,玩樂團本身就是一個不斷在衝撞難關的事,而我、宇辰、皮皮、吳迪四個人其實年紀都不小了,當遇到這麼多困難時,不免會萌生如果這樣撐下去,未來要做其他的人生規劃不會不太晚等念頭。後來我們決定自己出來成立火氣音樂,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我們真的很喜歡滅火器這個樂團,也喜歡大家聚在一起做音樂的感覺,第二則如果橫豎都要解散,那應該是要被困難擊倒而不是投降認輸,所以我們才決定再繼續下去。現在我們每一天都過得戰戰兢兢,因為所有事情都是掌握在我們手上,一旦做了錯誤的決定,這個市場自然就會把你淘汰。

滅火器成立的火氣音樂是在幹嘛?

大正:成立火氣音樂前的滅火器是在一個吸收的階段,成立火氣之後的滅火器,想要進入回饋的階段,當然在回饋之前,我們必須讓自己到達一定的強度,才會有能力為別人付出。現在能做的或許還不多,但我們團員間都有一個共識,只要我們認為是好的,對大環境有正面影響的就去做。

除了經營自己的樂團,其實我們還想要辦一些好玩的活動,拿我自己來說,我在16歲的時候接觸搖滾樂,自此我的人生就被搖滾樂翻轉了,我的人生走到現在為何能看到這麼多風景,都是因為我愛上搖滾樂,如果當時沒有,我是不會擁有這樣豐富的人生。而我想做的事,就是告訴大家聽音樂是多麼美好,告訴大家這些原創音樂裡有多麼豐富的人生觀和生命力。

從這些原創的文化中,包含音樂、電影等各種形式,都傳遞給我們很多訊息,讓我們知道思考的邏輯不是只有主流媒體上的價值觀,你會因此知道世界的豐富與多樣性,這些道理都是我從接觸音樂後才獲得的,所以我很快樂,因此我想在能力所及讓更多人能有一樣的體驗。

Photo Credit:火氣音樂

現在有一個蠻具體的想法,就是我想要做下鄉巡演,讓貨櫃車在夜市、廟口、海邊⋯⋯等等地方停駐表演,這是一個回鄉概念的演出,把音樂帶回你的家鄉。會有這樣想法主要是來自我們團員都不是台北人,因此很深刻的體會城鄉差距的存在,再者,家人其實都很擔心我們在外面到底是在幹麻?透過這個巡演,可以把正在做的音樂帶回故鄉,讓你的家人聽一聽你究竟在做什麼音樂。

另外,我也想要結合當地的社團運作,包含學校音樂性社團以及地方的NGO團體。譬如,當貨櫃車開到雲林虎尾,我會把在台北打拼但來自虎尾的樂團一起帶回來,當地的熱音社若幫忙一起揪人看演出,我都希望能讓他在舞台上一起表演,除此之外,跟地方息息相關的議題例如環保,都希望能夠被看見。

這是一個很土製炸彈及土法煉鋼的革命,但我很要藉由這樣的方式,把主流和非主流這道牆敲破,不過這個活動目前還缺不少資金進行,所以如果有任何有興趣的朋友或者企業想要加入,歡迎跟我們聯絡一起下鄉打拼。

還有一件事也是我們成立火氣音樂之後想做的,就是把經營樂團的方式建立一個SOP,當我們的經營模式成形之後,就可以變成服務,但這並不是使用在經紀約上,不是用時間去鎖死一個樂團的生命,而是你從我提供的服務平台中告訴我有哪些是你需要的,想用就用,想走就走,無論如何我都會盡最大的能力提供最好的服務,這就是我的想法。

新專輯的概念是如何?

大正:新專輯的名稱是《REBORN》,就像是我個人在這段時間一整組壞掉,再修復,然後重新開始的過程。專輯的第一首歌叫做〈基隆路〉,台北市是一個很容易讓外地人迷失的地方,在基隆路上你看著車水馬龍的車潮,可能會有我為什麼這麼忙?我到底在忙什麼?的感覺,漸漸的有可能開始對很多事情妥協,慢慢失去純粹的部分,你在這個城市失去了青春、失去愛情、連靈魂好像也快要不見,快要看不見自己存在的意義,這就是在闡述「整組壞掉」的感覺。

接著是你開始跟自己對話,思考到底為何人生會早到這種地步,反省、旅行、獨處,這也跟滅火器的經歷類似。去年五月,我和團員一起住石垣島整整一個月,我們每天做的事情不多,就是寫歌、做音樂、打棒球、喝啤酒。在一種沒有外界干擾的狀況下,回歸到愛上音樂的初衷,這對整個滅火器是一個重要的成長過程,因此我們也把這種體驗帶進專輯,並增加我們在海島上感受到的新元素,譬如,節奏、旋律都洋溢著島國風情,同時還有使用三線。

人生的路走到這裡,反省和吸收也做夠了,接下應該要做的就是重新出發。因此我在專輯的最後一首歌〈繼續向前行〉就代表著重生的概念。這跟我自己的狀況很類似,經歷這麼多轉折,不管過去有多少痛苦和困難,現在這個當下都必須拿走,因為我知道解脫的方法是帶著微笑向前行。

今年會參加大港開唱嗎?

大正:我想到Freddy曾說過大港開唱其實就是滅火器的人生這句話,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從2006年第一屆大港開唱滅火器就有參與演出,今年是第十一年,僅有去年因故沒有參加。除此之外,由於滅火器是高雄團,能夠回到故鄉的舞台上表演一直都是很讓我們激動的事,大港開唱一直都是我最喜歡的音樂祭,沒有之一。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這次的大港對我來說意義非常重大,除演出之外,身為一個表演者兼現場的酒客,我從來沒想過可以進入策展團隊擔任海波浪舞台的總策劃。海波浪在大港一直都是一個屬於新團發表的舞台,是樂團入門的里程碑,因此我在策劃的過程當中想要延伸這個概念的強度,讓很多在外打拼的高雄人,他們的樂團可以回到家鄉的舞台上,讓高雄在地的新團,有一個可以向廣大群眾發聲的機會,因此我選團的基準其實就是高雄團為主,讓南部人原汁原味的野味被看見,我相信這次海波浪呈現出來的高雄味將是獨特且精彩的。

同時,我們也即將發片,所以除了在南霸天主舞台的表演外,滅火器特別企劃一個特別的演出在我們主導的海波浪舞台,他將會是我們新專輯的新歌首唱,完整呈現《REBORN》的概念,這種1加1的演出概念,希望能讓所有喜歡滅火器的歌迷都能夠一次完整體驗,也希望大家都能夠來參加我們這次在大港開唱海波浪舞台的新歌發表Party。

「滅火器」將在 2016大港開唱 登台演出
2016大港開唱
時間:2016/03/26-27
地點:高雄駁二藝術特區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大港開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