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警用槍時機如何才合理?面對通緝犯開車逃逸,員警開槍竟被判刑

員警用槍時機如何才合理?面對通緝犯開車逃逸,員警開槍竟被判刑
Photo Credit:PROTony Webste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員警身處第一線,必須面對可能身懷火力強大槍械的通緝犯或現行犯,因此時常會處於緊繃的狀態,尤其是遇到通緝犯更是如此,如何能要求等到所謂的急迫、需要,才可以合理地使用警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民國103年2月16日,警員葉驥在一家資源回收場發現有竊盜前科的通緝犯羅文昌正在變賣贓物,葉驥上前攔阻要查驗羅文昌的身分,羅文昌卻企圖開車逃逸。葉驥為阻止羅文昌倒車,抓住駕駛座車門並對空鳴槍示警,但羅文昌不予理會繼續倒車,葉驥便朝他的腿部連開3槍。羅文昌腿部中彈後仍繼續開車逃逸,車子卻失控衝入路邊稻田中,羅文昌失血過多,送醫後宣告不治。

葉驥出庭時提出,當時他對空鳴槍後才朝羅文昌腿部開槍,沒料到會打死人;葉驥的辯護律師則主張,羅文昌中彈後逃逸,自己延誤送醫時間,員警依法使用警械,並沒有殺人或傷害致死的故意。

一審法官認為,警員葉驥當時站在羅文昌所駕駛的汽車門旁,並沒有遭撞倒之虞,已逾越使用警槍的必要程序,因此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判處警員葉驥6個月徒刑、得易科罰金18萬元,全案定讞。

依照判決書表示,法官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判處警員葉驥6個月徒刑,有4大判刑理由:

  1. 警察應基於急迫、需要,方可合理使用槍械。
  2. 現行犯沒持有槍械,也沒對員警做出攻擊,沒有現實上的危險。
  3. 葉驥已經拉住駕駛座車門,為何不朝輪胎射擊?
  4. 警察應該知道人體腿部有大動脈,卻對羅文昌腿部5秒內連開3槍,涉及執法過當。

依據《警械使用條例》第4條第5款規定,警察人員之生命、身體、自由、裝備遭受強暴或脅迫,或有事實足認為有受危害之虞時,得使用警刀或槍械。當這份判決結果引起警界眾多人士強烈的批評,顯示出第一線的警察,與法官及檢察官對於警員使用警槍的時機認定有相當大的差距。

員警身處第一線,必須面對可能身懷火力強大槍械的通緝犯或現行犯,因此時常會處於緊繃的狀態,尤其是遇到通緝犯更是如此。通緝犯為了避免警察的追捕,可能會無所不用其極,這時警察人員面對具有高度威脅自身人身安全的通緝犯,如何能要求等到所謂的急迫、需要,才可以合理地使用警槍?又到底怎麼樣的情況才算是急迫、需要呢?

依據本案情況,警員葉驥已經先對空鳴槍示警,但羅文昌不予理會仍是繼續倒車逃逸,員警如何能於當下就知道該通緝犯是要駕車離去,還是駕車衝撞員警?此行為難道就不會傷害到葉驥的人身安全嗎?本案判決結果,不僅是由於《警械使用條例》規定用警槍的時機太不明確,更是要求第一線警察面對未知威脅的當下,仍要跟事後去檢視畫面的第三者一樣保持超然的冷靜,無疑是強人所難。如此嚴苛的判決,將來如何還能期待第一線警察去盡力維持社會治安呢?

本文獲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於此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法操FOLLAW』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