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上台會引發「骨牌式斷交」?現階段與教廷建交,中國不會是最大的贏家

民進黨上台會引發「骨牌式斷交」?現階段與教廷建交,中國不會是最大的贏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可以斷定的是骨牌式斷交的發生不會源於中國,而是取決於民進黨是否遵循承諾,維持「現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月初,新任立委正式就職。三個月後,總統及副總統也即將就任。除了再次展現我國因政黨輪替而民主進程邁入成熟階段,更為重要的是正式進入民主進步黨全面執政的時代。此一轉變考驗著我國最為嚴峻的地方莫過於兩岸及外交事務,以下就我國外交是否會因民進黨執政而造成我國陷入外交困境進行簡短分析。

骨牌式斷交(雪崩式斷交)的概念

去年六月至七月間,於蔡英文擔任陸委會主委時的前陸委會副主委林中斌提出「雪崩式斷交」,以及前副總統呂秀蓮提出「骨牌式斷交」,這兩個名詞都意味著會隨著今年政黨輪替,我國目前所維繫的邦交國將陸續與我國終止外交關係,或甚至轉而與中國建交。

陳水扁擔任總統時,與中國相互之間,無所不用其極的進行邦交國搶奪戰,我國仍然有一定數量的邦交國,但伴隨著中國近年了經貿實力的提升,更積極提供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的協助,成立了「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IIB)」,其與日本所競逐的「高鐵外交」更可證明中國以投資促進當地國發展的外交策略。若中國有心以任何方式,尤其是經濟金援,我國實難以抵擋骨牌式斷交的時代來臨。

邦交國數量自兩位數降到個位數,甚至掛零,將會嚴重影響我國僅存的狹小國際生存空間,將是自1971年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後,最大的外交危機,而這也將使民進黨難以向全體選民交代。秉持著這份責任感,我們不難期待所謂的骨牌式斷交,並不會發生。

無論是現在或甚至在五月二十日之後,以目前的情況而論,實在難以想像兩岸關係及我國外交環境會有立即且重大的改變。尤其蔡英文在其勝選感言中,提及:「⋯⋯沒忘記台海安全兩岸關係和平穩定,是兩岸一起努力的事;「維持現狀」是我對台灣人民、國際社會的承諾。我說到做到,我也向大家保證,未來處理兩岸關係積極溝通不挑釁。」

縱使在兩岸關係的政策上,民進黨及國民黨有著截然不同的作為,也不必庸人自擾地以為我國將會面臨骨牌式斷交。國際政治當前充斥著權力政治的角力,與其讓所有邦交國與台灣全面斷交,更好的盤算其實是留著既有的邦交國作為籌碼,逼迫一心想要維持台灣主體性的民主進步黨保持台海和平現狀,無論形式上是否承認所謂「九二共識」,但實質上在不造成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情況下,不在台灣的外交環境上做出逆向的改變。

中國既然有能力與馬政府形成默契,不在其任內挖角台灣的邦交國,這一種默契也能與民進黨培養。因此,可以斷定的是骨牌式斷交的發生不會源於中國,而是取決於民進黨是否遵循承諾,維持「現狀」。

與梵蒂岡斷交的預言不一定準確

教廷是目前我國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也是我國相對上穩固的邦交國之一。這份情誼穩固的原因,在與教廷不是用金錢就能維繫的邦交國。宗教及道德議題上的維繫,才是核心。

即使傳言頻傳,歷經我國近代外交史上的幾次重大改變,依然與我國維持外交關係。去年九月十一日,國內各大媒體皆引述彭博社報導,認為我國與教廷關係即將發生變化,蘋果日報轉述:「梵蒂岡最快有可能在今(2015)年底前或明(2016)年台灣大選後,宣佈與北京建交。」

本月初,教宗向中國拜年,並稱中國有著「偉大的文化,蘊含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智慧。」又再度引起我國恐慌,認為這是一個徵兆,兩國即將斷交。

從過去的資料顯示,梵蒂岡即使可隨時與台灣斷交,並與北京建交,但此一雙邊關係最大的問題並不在於中國代表權,也不在於梵蒂岡只承認台灣而不願與中國建交。教廷與其他邦交國的思考模式並不相同。因為教廷以宗教為最大的考量,是其唯一的國家利益。而中國有著龐大的人口,若能使天主教在中國落地深根、蓬勃發展,又何樂而不為?

事實上,若能如教廷所期許般的發展,幾十年前就該與我國斷交了。當世界各國在七零年代與中華民國斷交時,教廷尚因無法解決與中國對於宗教的歧見,才會致使兩國至今無法建交。

從另一個面向觀之,教廷若與中國建交,雖對我國而言是外交上的一大挫敗,但對於兩岸關係,卻是一種隱形的進步。中國堅持主教任命權並不全權歸屬梵諦岡,因此形成自行在中國任命主教但不受到教廷承認的情形。天主教與其他宗教對與中國而言,並不存在任何差異。猶如藏傳佛教的活佛認證一樣,天主教的主教任命需要經過中國官方的嚴密考量及篩選。兩國若是建交,代表兩方皆有一定的妥協。雖然我國依然惋惜失去邦交國,但對宗教自由的倡議者而言,中國的絲毫讓步是人權進步的一大象徵。

但可以確認的是,這並不簡單,在未能達到兩方皆所要求的條件之前,教廷尚不會與我國斷交。台梵斷交並不困難,但要中國與教廷建交,是在迫使北京當局在宗教自由與台灣的對外空間上,做一個取捨,且要顧慮台灣民眾的觀感。在現在的階段,與教廷建交,中國不會是最大的贏家。除非兩岸關係出現重大變化,中國不至於打出這張壓軸牌。

甘比亞斷交先例說明中國無意進行爭奪戰

馬總統任內與中國形成的外交默契,甘比亞是最好的例證。2013年11月,我國在非洲的友邦甘比亞無預警的宣布與我國斷交,投下一顆震撼彈,使馬總統引以為傲的外交事務失去不少分數。北京當局透過國台辦及外交單位對外表明將不會與甘比亞建交,望此舉能維持兩岸關係的和平。此一立場並不會因政黨輪替而改變,尤其在維持現狀的立場之下。有了甘比亞的先例,骨牌式斷交並沒有發生,而僅被當作參考用的風向球。與兩岸都不建交,好處全盤皆失,我國的友邦皆看在眼裡。

總而言之,即使不期待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有任何進步,也不必太過擔心我國邦交國數量會降到個位數甚至掛零,尤其在蔡英文保證在兩岸關係上維持現狀的立場不改變、甘比亞與我國斷交但卻無法與中國建交,以及過去國內外媒體報導教廷將與我國斷交的預言從未發生的情況下,邦交國的維繫並非想像中的困難。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國邦交國將能全盤維持,就像甘比亞在國民黨執政時依然堅持與我斷交。風向球邦交國還是有可能出現,作為第一個先例與我國斷交,其他邦交國皆在一旁注視著這樣的後果到底對自身利益的獲取有無助益。國際政治的目的並非提出一個精準預測,告訴讀者將在何時或何處會發生什麼改變,而是給予一個大方向的趨勢,建議當局者應注意的方向。外交事務一刻也不能鬆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