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台灣隊」還是「中華隊」?台灣棒球史上一頁被遺忘的政治角力

是「台灣隊」還是「中華隊」?台灣棒球史上一頁被遺忘的政治角力
1969年,世界少棒大賽金龍少棒隊(左)與美西少棒隊(右)爭奪冠軍前的留影|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政府與海外台獨運動人士如何以「球場」為「戰場」,看台獨人士如何趁機宣傳台獨理念,看國民黨所領導下的中華民國政府如何反擊。

文:陳昱齊

說到台灣棒球在國際間的輝煌年代,多數人一定馬上會想起1970年代台灣小將在國際棒壇的「神人級表現」。回顧歷史,從1969年台灣代表隊首度在世界少棒賽奪得冠軍起算,直到1980年的12年間,台灣總共奪得世界少棒賽9次冠軍(1971-1974、1977-1980兩度四連霸)、9次世界青少棒賽冠軍(1972-1980九連霸)、5次世界青棒賽冠軍(1974-1978五連霸),其中1974、1977、1978年三個年度更是橫掃三個量級的世界冠軍。那個年代,台灣棒球=世界冠軍幾乎是毫無疑問的共識。

台灣小將的超優異表現,不僅鼓舞了國人的士氣,更為當時國際地位日漸下降的中華民國政府(1971年退出聯合國,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的法統論述遭到國際間的嚴厲挑戰,退出聯合國後更引發大量的斷交潮),找到一個可以鼓舞人心的機會。對於在海外從事反對國民黨政府統治的台獨運動而言,台灣選手的國際上揚眉吐氣,也為台獨運動找到一個極佳的宣傳舞台。

本文的目的不在於回顧當時的台灣小將在國際賽事上的表現,而是探討國民黨政府與海外台獨運動人士如何以「球場」為「戰場」,看台獨人士如何趁機宣傳台獨理念,看國民黨所領導下的中華民國政府如何反擊,補述一段台灣棒球史上遺落的一頁。

代表隊「正名」:牽動「一中一台」的敏感神經

話說1969年8月,台灣小將組成的「台中金龍隊」,首度進軍美國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8月23日決賽當日,對決美國西區隊,「全美台灣獨立聯盟」於賽前發出新聞稿為代表隊「正名」,表示這支代表亞洲的隊伍是「台灣隊」而不是「中華民國隊」,因為對上所有球員及教練均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而非「中國人」。

除了「正名」動作外,比賽開始前,現場演奏「中華民國國歌」(當時還能演奏「國歌」,而非現行台灣參與國際賽事所演奏的「國旗歌」)時,一向不認同中華民國的台獨人士,便在外野高處舉起早已準備好的白底紅字布條,上頭寫著TEAM OF TAIWAN NOT REP. OF CHINA(是台灣隊不是中華民國隊),比賽開始後,以GO GO TAIWAN作為加油口號。

台獨人士的「正名」旗幟。來源:《台灣青年》,第106期(1969年9月5日),頁10
台獨人士的「正名」旗幟。來源:《台灣青年》,第106期(1969年9月5日),頁10

「TAIWAN」一詞觸動國民黨政府「一中一台」的敏感神經,大使館人員隨即向大會交涉要求取下布條,但對於主辦單位而言,這不過是球迷表達加油的一種形式,又沒有妨礙他人觀賽,大使館的要求自然成效不彰,「正名」布條仍高掛天空。

在那個「大中國觀念」透過教育根深蒂固的年代,在場邊觀戰的「愛國學生」自然也難以忍耐,好不容易等到比賽結束,數位「愛國學生」便衝去強行扯下布條,且與台獨人士發生肢體衝突。

根據《台灣青年》(當時全美台灣獨立聯盟機關刊物)所發出的「特報」指出,「經數回合的自衛搏鬥後,就把侵入我方陣地的蔣政權蠻橫的爪牙及大中國主義者打得東倒西歪,使他們抱頭鼠竄而逃。」台獨人士的描述自然是站在鼓舞己方士氣的立場而寫,內容當然稍嫌誇張,但也正預告未來此類的衝突將會不斷上演。

以暴制暴的武力制裁

面對台獨人士「公然」挑戰中華民國的代表性,雖然還沒有高舉「台灣獨立」的標語,但對國民黨政府而言,光是將「中華民國隊」更名為「台灣隊」就已無法容忍。

根據《外交部檔案》顯示,當時的駐美大使周書楷及使館人員為此召開因應會議,認為這般台獨活動簡直是「明目張膽」、「毫無顧忌」,一定要下猛藥才能根絕。因此,出現了「武力制裁」的主張,後來國民黨內主管海外工作事務的「海外對匪鬥爭工作統一指導委員會」更召開「據當地組織建議採取『以暴制暴』方式打擊在美台獨份子問題」會議,明明白白在會議主旨寫上「以暴制暴」四個字,與會的國安局、警備總部駐美人員及國民黨駐美黨務督導員一致認可「武力制裁」的作法,甚至進一步提議從台灣派遣精通柔道者,或在美國聘僱「職業打手」,直接「修理」台獨份子,以期徹底壓制台獨氣焰。

但這項「以暴制暴」的策略遭到時任外交部北美司司長的錢復反對,指出這類行動難以保密,一旦消息外洩,必定使中華民國的國際聲譽大受打擊,反而可能提高台獨團體的向心力,造成反效果。在錢復的建議下,「武力制裁」的提議被以需要進一步研究為由暫時擱置,然而,這並不代表雙方在球場上能「一片祥和」。

以「國旗海」回應「TAIWAN」

有了前一年被台獨人士「突襲」的經驗,1970年的世界少棒賽登場前,國民黨政府就先沙盤推演。面對台獨人士以「TAIWAN」為口號,稱代表隊是「台灣隊」而非「中華民國隊」等宣傳手法,決定製作2萬面各種材質大小的國旗,分送現場觀戰的僑胞、留學生,並指示於台獨人士揮舞其旗幟時,應以大量的國旗及標語回應,以分散媒體的注意力,並將球員衣服上的國旗圖案放大並加註中華民國的英文名稱。

另一方面,為了壓制台獨人士的氣勢,紐約領事館也規劃僑團、黨部、留學生、台灣同鄉福利會等單位,組織相當人數的加油隊在現場助陣。在媒體方面,新聞局駐紐約辦事處預先與當地媒體聯繫,防止出現任何台獨活動的「歪曲」報導。

由於上個年度,駐外單位對於台獨人士的舉動未有事前防範,導致現場轉播單位多次拍攝到台獨人士的旗幟、標語,使其宣傳效果大為提升,1970年為了免重蹈覆轍,大使館特別建議國內轉播單位(台視)派人到現場「指導」美國轉播單位,以免再度拍攝到「台獨愚蠢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