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封閉式「小區」走向「窄馬路、密路網」規劃,中國的城市規劃是否將越來越像台灣?

從封閉式「小區」走向「窄馬路、密路網」規劃,中國的城市規劃是否將越來越像台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的城市規劃與台灣在本質上有很大區別,在台灣不常見「國宅」群或「社區」這樣的小區式生活模式,在中國城市中卻是常態。不過,中國政府現在想要改變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不論國家的體制如何變化,當權者如何更替,城市規劃始終是政府無法迴避的長期考驗。

近日CNN以「Future Chinese Skyline could look more uniform」為題,報導了中共中央最近公開的一份名字很長的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進一步加強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見》。CNN所指的是此文件中的(一)、(六)、(七)點所說,未來將對建築設計進行管理的大方針。但是相較於CNN關注的方向性用語,這份文件的第十六點,卻在中國境內輿論、地產圈、甚至司法圈內「炸開了鍋」。

在未來,中國的城市規劃將「原則上不再建設封閉住宅小區」,「樹立窄馬路,密路網的城市道路佈局理念」,「到2020年,城市建成區平均路網密度提高到8公里/每平方公里,道路面積率達到15%」。這份時隔37年後重啟的「中央城市工作會議」耗時兩個月所出的文件,將改變中國民眾過去居住形態,也或許將產生比想像中還要巨大的影響。

很多鄉民應該都有看過Youtube上大陸客服電話的影片,不少人被「金山小區」四個字戳中笑點。中國的城市規劃與台灣在本質上有很大區別,在台灣不常見「國宅」群或「社區」這樣的小區式生活模式,在中國的城市中卻是常態。

就以筆者居住的上海市浦東新區為例,若駕車離開陸家嘴金融區往張江工業區方向開,會發現浦東的路大多為非常寬敞的幹道,鮮有小路,而幹道兩旁基本上都是公寓群,且以每一個街區為單位,建成數十棟外觀相似的公寓。當然,幹道兩旁的兩個街區或公寓群的外觀風格則會很不同,但由於每一街區都佔地甚廣,所以一眼望去就會覺得浦東的城市面貌相當整齊。

這樣的居住形態,使筆者的生活中絕大多數時間會坐在車上,因為若憑兩隻腳,光是要離開小區走到Seven就要花上十五分鐘。在中國,住宅區與商業區有非常明確的區隔。以至於當筆者在台北居住時,常感歎出門右轉三家Seven的便捷生活。但是同樣的,城市規劃的不同,也使中國的O2O網路產業高速發展;而台北的城市風貌,則常要遭受混亂不堪的詬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用中國學術期刊《政見》的話來說,「自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中國的城市規劃與治理模式,實際上是一種「北美崇拜主義」與《雅典憲章》「功能城市」模式的混合。這種模式立足於對城市「生活、工作、休憩、交通」等功能的區分,強調對城市各部分進行隔離與分區。而「交通」作為城市功能的重要部分,主要依靠私家機動車實現。」

同時在北美與上海居住過的筆者,能夠切身體會這種規劃方式的優點:首先就是「安靜」,在小區中居住,基本上聽不到車子的聲音,安裝氣密窗這種事實非必要。其次是「安全」,封閉的小區圍墻、住宅樓與幹道的距離、以及小區內部龐大的公園空間。最後就是整齊的城市道路,腳踏車道與人行道一定是暢通延綿的,不會出現行人與汽車同行一路的場景。

但這個模式的問題也是顯而易見的,《政見》中提到,「二十世紀中後期,隨著西方世界產業結構、人口規模以及城市生態等方面的變化,原來這套規劃思路漸漸弊大於利。特別是它對於城市的割裂所帶來的後果日益凸顯。很多人發現,「人」在城市中被嚴重忽視。因此,城市居民間的關係、居民流動性的連貫性、城市空間的連續性等議題被提上了議程。」

實際上,這才是此文件的理論基礎,且或許也是能夠解釋為什麼「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的一個切入角度。城市規劃所涉及的方面,比一般人想像得或許還要更多。

而這個改變並不是一個新概念,早在2004年,中國建商圈內的領袖,如潘石屹、王石等,就一直對封閉式的城市規劃提出質疑。然而直到現在,此政策被提出來,仍然遭到輿論的反對。《南方都市報》官方微博2月22日發佈的一項調查顯示,有高達95.4%的參與者持反對意見,超過一萬人參與了這此調查。而《搜狐新聞》所做的相關調查顯示,截止22日下午,共175648人參與,其中56.23%參與者明確表示反對。而大部分的反對意見集中在「財產安全受到威脅」與「日常生活受到干擾」上。為回應輿論,中國的「住建部」則在23日發文解釋說,措施將逐步實施,且將依法處理訴求;而這麼做的目的主要在改善城市交通。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方案實行後,中國城市是否會像「住建部」所想的改善城市交通,或是像中國網友所擔心的那樣,危害居民財產安全或受到噪音污染,在具體措施出來之前還無法了解。但對於想要一窺的人來說,到底財產安全是否受到威脅,或者噪音到底有多大影響,台灣的住宅模式與處理方法也許是一個合適的參照。若方案真的持續實施,或許中國的城市將越來越像台北。

若比較台北,打破封閉式小區後,第一個現象是中小建商的湧現。與CNN所說的正好相反,中國將來的天際線恐怕將更為多變。目前由於住宅都是以小區的形式興建,只有如台灣的遠雄、太平洋這樣的建設公司才能夠吃下住宅這塊大餅;而未來若地塊趨小,那麼本地的中小建商將蓋起更為個性化的獨棟樓。

隨之而來的第二個現象,就是中國物業行業的轉變,以及公社比的提高。第三個現象則是住宅與商鋪的結合,即大陸地產商口中的「樓盤底商」的概念。

而除了下樓就能進Seven這樣的便捷生活外,對中國的創業人群或許也會帶來好處。在中國,目前公司是不能將地址註冊在住宅用地的。但是若打破封閉式小區,個人工作室與「車庫創業」的成本將大幅降低。

上述這三個可能性,對於中國人的生活習慣,以及針對其生活習慣所建立起來的產業鏈,均會有相當的影響。然而城市規劃改變了,中國「人」是否就能成為一道風景呢?街區關係是否也能就此活化?值得繼續觀察。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