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精緻藝術的反抗:為什麼你該知道這些惡搞風格藝術?

對精緻藝術的反抗:為什麼你該知道這些惡搞風格藝術?
Photo Credit: 大腸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形式不是藝術的一切,如果只把藝術當作真善美的倡導,卻輕視了某些「惡搞」藝術,就太可惜了。

很多人認為,藝術開始便是因為要倡導「真善美」,但當你還停留在「藝術只為倡導真善美」這個刻板觀念的時候,代表你就已經落伍了。藝術走向,取決於藝術家本身,更大的原因是在於時代背景的需要。

社會批判與諷刺藝術並不是當代藝術的主流,卻能創造出許多話題性,反映出時代力量與民眾內心聲音,更多時候藝術品反映出真實的社會。即使藝術家本身認為「我只是做爽的」,或「用想像取代了現實」,但仍然難以掩飾其背後的意識脈絡。

勸世寶貝喵喵喜歡Trance電音,近期以超級粗糙的包裝手法製作影片及CD,試圖用Trance的諧音「勸世」,以台詞來向觀眾溝通,完全脫離制式美感的顏色,封面設計,字型⋯⋯等等。甚至服裝也是超次文化,但明顯虜獲了某部分民眾的心,比較勸世喵喵與蔡依林等主流音樂的MV,完全就是兩碼子事。題外話,我也喜歡Trance音樂,但我從沒聽過國語版的Trance這麼猛。

在「形式就是一切」的民眾心底,這種藝術不是惡搞就是在丟臉。但不管如何,勸世喵喵在藝術上作了新的詮釋。觀眾心底可能也沒有意識到,我們在聽到勸世喵喵的音樂後,也產生了一種質的變化,所以才覺得這音樂歌曲爛的可以,卻又如此洗腦還想再播放一遍,看久了還覺得喵喵可愛透了。在我們聽勸世喵喵的音樂中,我們也已成為他藝術作品的一部分。別忘了,在當代藝術中,藝術作品除了是一個聽眾討論的平台外,聽眾也是成員之一。

12688389_10104220917764000_281622729407635390_n

藝術家大腸王繪製「勸世喵喵」

反觀勸世喵喵的社會批判音樂,在視覺藝術方面,國立美術館的蔡昭儀曾說:「藝術家對本土政治與社會議題的著力與狂熱,是1980、90年代以來台灣美術發展中最為風起雲湧的一環,解構政治、解構威權、解構歷史,全面從社會與政治的各種表面議題切入,積極檢驗大環境下的社會、環保、體制與意識形態等各方面的問題,並深入歷史、文化、心理與集體記憶的內層進行反思與探討。」在音樂藝術上最近竄起了喵喵,也來談談以反諷社會現象的惡搞的職業畫家大腸王和藝術家陳泰樺,剛好她們與喵喵也是朋友。

12622482_10104210013107020_3111422410419133049_o

藝術家大腸王與勸世喵喵

比較一下義大利畫家唯美寫實的畫風,可能會是一般大眾心中「美的典範」,和「購置藝術品的首選」。再看一下大腸王的作品,完全有種精緻流行音樂與勸世喵喵的對比感。大腸王與喵喵雖然一個為音樂創作者,一個為藝術家,但同時,兩位都是屬於意識形態的藝術,普遍都遭受到「美學的質疑」,以社會抗爭者的角色來創作,試圖傳達與溝通一己之見。

12642550_10104225088710390_3292843620683256115_n

大腸王繪製葫蘆猴

大腸王的作品經常出現在藝術博覽會,也有非常多國際贊助單位邀請他創作,已經是具有代表性的藝術家,加上經歷背景等都十分專業,無疑能更站穩他在市場上的位置。

大腸王擅長使用的素材是「原子筆」,「麥克筆」等隨手可取得的材料。有些藝術家使用高級的媒材創造高價值,比如我本身就愛使用金箔,或是貴死人又難做的材料,但大腸王選擇反其道而行。

對此他說:「我特別選這種媒材就是對傳統藝術價值框架的對抗。但也不知道為什麼,那些「廢料」,或著對人們來說,看起來沒什麼價值的材料,我用起來就是特別的順手,也非常符合我創作的主題和風格。其實說實在的,如果以繪畫來說,那些看起來比較高價值的材料,也不會比我們用的那些低價值材料貴多少錢,卻又能提高作品非常多的價值……我覺得作品主要的價值,應該是在它背後的概念想法,材質只是我們去加強和補從此作品概念和想法來用的。」

也就是說,一般大眾認為,用比較高檔的材料來繪製作品,當然成本較高,也較具有收藏價值, 但就藝術觀的來看,創作的價值,與材料的價值,並不是成正比,而是作品背後傳達給消費者的意涵,才是創作與收藏的初衷。

12647105_10104227726429380_1640725504594253043_n

大腸王繪製猴年好運

在大腸王的作品中,皆是反諷社會現象與政治元素,亦或是男女關係,善於捕捉與揭露人性醜陋的一面,在他的專業藝術領域中,走過所有媒材與畫過精緻仿畫,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開始對只畫真善美的精緻藝術提出控訴?

對他來說,發覺人類的醜陋面,才是最真實,最沒被包裝下的真善美。 那些刻意塑造出來的「美」,太矯情了,對他來說,很無趣,人往往無法真實的面對自己的缺點,但是缺點也是我們身為人的一部分。所以他覺得真實的面對自己的缺點,是很重要的,畫出矯情背後的醜陋,才是人們要真正去面對和接受的真善美。

而另一位藝術家陳泰樺,作品也滿是對社會的反諷與嘲弄,媒材為壓克力與油畫,問他對於寫實主義畫風的看法,他說:「我自己也有喜歡這類風格的藝術家。個人認為什麼樣的藝術家性格就應該表現什麼樣的作品,沒有所謂太古典或太前衛的問題。只是,一定要誠實的面對自己才會感動人,就算人和作品是極端相反也會讓人感受到矛盾的有趣所在。如果是假裝的,再像也察覺得出來。」可見得,忠於自我對於藝術家和創作來說有多重要。而在自我之前,他們是不會理會別人的評論的。

12088165_10153250090797921_3576830629076593487_n

陳泰樺作品:愛情的乳頭

和他的創作風格相較下,唯美寫實風格與大眾所期盼的現實較接近,所以比較容易讓台灣民眾去很快的去理解與接近。而他在追尋的是沒有絕對是非的、提出想像可能的、更多思考面向的畫面作品。這也是台灣教育鮮少去開發的區塊,但是他依然放有許多台灣普普藝術的線索給人可以依循,似乎是比唯美寫實多給了觀者一種探索過程罷了。

_DSC2328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