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唐謨專欄】2016奧斯卡:一場種族的鬧劇

【但唐謨專欄】2016奧斯卡:一場種族的鬧劇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克里斯•洛克戲稱:「如果你祖母被吊在樹上,你根本管不了誰得了最佳紀錄短片」

編按:應作者要求,請搭配此音樂開始這篇文章:

好萊塢是個迷人的地方,電影聖地,全人類的製夢工廠,也是全世界最浮華之地。好萊塢在1950年代曾經受到「反共」的麥卡錫主義迫害,如同今年入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電影《好萊塢黑名單》所描述。所以好萊塢傳統一直偏向自由開放,討厭保守。

每次各種盛會,例如奧斯卡,星光熠熠的嘉賓們,總喜愛在華服上別上各種顏色的絲帶,表達自己政治立場,或者說「政治正確」的立場;上台的時候,也要在感言中夾帶自己的政治理念-「政治正確」的理念。星光閃閃的奧斯卡,被正義光芒照著更加閃耀。但是奧斯卡「政治正確」光環,已經被這兩年來的「黑人」種族議題,打得不堪一擊。

剛落幕的奧斯卡被這已蔚為流行的種族話題,搞得像一齣鬧劇,因為奧斯卡獎連續兩年來都太誇張了。去年描寫馬丁・路德・金恩的電影《逐夢大道》(Selma)入圍最佳影片,女性黑人導演Ava DuVernay以及男主角David Oyelowo卻被排除在外;今年更加離譜:《金牌拳手》的編導都是黑人Ryan Coogler,但是唯一入圍的男配角,卻是曾獲得多次金酸莓獎的白人「演技派」席維斯特•史特龍(雖然他在本片中長進不少)。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另外一部音樂電影《衝出康普敦》的導演/演員是一個黑人團隊,入圍的卻是兩個白人編劇。此外,史派克・李的《芝拉克》(Chi-raq);以及以難民為主題的威尼斯競賽片《無境之獸》(Beasts of No Nation),也都是黑人的創作,也都整個被忽略。而《震盪效應》(Concussion)也沒入圍,終於惹毛了男主角威爾・史密斯,決定杯葛奧斯卡,拒絕出席。還好有拉丁裔的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的《神鬼獵人》,勉強代表少數人種,平衡了一下。

偽善又「政治正確」的奧斯卡排斥非白人早就不是新聞了。1987年貝托魯奇的《末代皇帝》在奧斯卡以九項大獎大獲全勝,華裔男女主角尊龍陳沖連入圍的份都沒有;兩人後來也並沒有因此沾上「金獎巨片」的光,在好萊塢混得很不好,1995年李安導演,改編珍奧斯汀小說的電影《理性與感性》,入圍了七項奧斯卡,但是卻獨獨缺了最佳導演李安;而最後得獎的竟然是演員出身的白人編劇艾瑪湯普森。

「種族歧視」在好萊塢電影中也一直陰魂不散。早期第一個好萊塢華裔女星黃柳霜,總是在電影中愛上白人男性,然後以各種方法死掉(高攀白人的代價就是死);早期好萊塢電影中的亞裔男性,不是老古板就是陰陽怪氣的大惡棍。得過奧斯卡演員獎的亞裔,只有《殺戮戰場》中的高棉演員吳漢潤;以及《櫻花戀》的梅木三吉,都是最佳配角,而且電影背景都不是「美國」。如果亞裔演員演的是一個「正常」的美國人,絕對不會被肯定的。

對於美國最大的非裔美人族群,在2001年的奧斯卡上黑人非常風光。當年的丹佐・華盛頓和荷莉・貝瑞分別以《震撼教育》和《擁抱豔陽天》拿下了最佳男女主角;終身成就獎也給了老牌黑人演員薛尼鮑迪。影帝影后在領獎時興奮地說出有色人種終於出頭了之類的得獎感言,但是卻被批評太強調種族。言下之意就是:我們不是因為你是黑人才給你獎(但是卻會因為你是黑人而不給你獎)。

美國社會的「種族分配」非常完整健全:亞裔都是乖乖牌,聽話就給你一個獎;拉丁裔都是小偷,黑人都窮凶惡極。這一整個種族歧視/刻板印象的戲耍和調笑,幾乎成了今年奧斯卡獎晚會的重頭戲。晚會主持人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本身就是個以嘲諷為專業的喜劇演員。幾年前高雄電影節放映過的《白爛賤客》(Jay and Silent Bob Strike Back)中,他飾演一個黑人導演,極度誇張地演了一個對種族非常敏感的黑人導演。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他這次在奧斯卡晚會的表現,幾乎就是這角色的「溫和版」。早在晚會之前,他就在推特上發表:「奧斯卡,白人的BET獎」。(BET是美國一個專為黑人為訴求對象的電視娛樂頻道)。

這場晚會有李奧納多的環保宣言,山姆・史密斯的同志宣言,但是都比不過克里斯・洛克的種族宣言。他戲稱:「如果你祖母被吊在樹上,你根本管不了誰得了最佳紀錄短片」,把整個美國黑人的悲慘史擺出檯面;又說「今年的過世影人紀念,得給那些去看電影途中被槍殺的黑人」,一句話直搗最不堪的現實中心。

克里斯洛克的批評尖銳刺人,殺傷力道大;另一個喜劇演員薩夏・拜倫・柯恩(Sacha Baron Cohen)才是真正的種族戲耍。他在台上化身為自己創造出來的喜劇角色Ali G,嘲諷說:「我在此代表所有被忽略的人,威爾史密斯,伊德瑞斯艾爾巴(Idris Elba, 《無境之獸》男主角),以及《星際大戰》裡讓人驚訝的黑人傢伙——黑武士達斯維達」。他也在台上拿電影《小小兵》嘲諷主流中,對於亞裔男子個子小、老二也小的刻板印象,身為亞裔,即使有點小訝異,卻也覺得無傷大雅。

克里斯・洛克和薩夏・拜倫・柯恩,對於種族開玩笑的表演是美國文化中非常有趣的一部份,也是美國「單人脫口秀」(standup comedy)的重要元素。通常台上講笑話的人,會機智幽默地說出各種嘲諷,為台下的觀眾出怨氣,釋放他們在種族/性別等議題上的壓迫;但是奧斯卡盛會上,台上台下盡是衣香鬢影的主流白人(被嘲諷的人),他們聽這些笑話,當然還是會捧捧場笑一下,但是一定也笑得很乾,很無奈,很不開心吧!而整場晚會上台頒獎的人有1/4是黑人,領獎者沒半個黑人,彷彿是場大鬧劇,著實有趣。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造成這場種族鬧劇的主謀,彷彿隱形似的。我們都知道掌握奧斯卡決定權的是美國影藝學院會員,但他們是誰根本不清楚,也無從責難。反倒是幾個白目演員說錯話而成了眾矢之地:台灣文青最愛的法國女星茱莉・蝶兒表示:「在好萊塢,當一個女人比當黑人還要難」,言下之意就是:身為弱勢反而有戰鬥位置,講話可以很大聲,然後就變成強勢了;以《45年》入圍最佳女主角的老牌英國女星夏綠蒂・藍普琳則說:「多元」是一種對「白人」的歧視。這兩位歐洲背景的演員,都曾經跟許多大師合作,但是竟然都如此「無概念」,令人訝異。

不過「無概念」也不稀奇:最近《大尾鱸鰻2》事件,幾乎也是一模一樣的模式。有歧視行為卻不自覺,真的很可怕。

相比之下,剛在台灣掀起巨浪的瑪丹娜就很不一樣。她《心叛逆》演唱會的舞群,清一色都是黑人和亞裔,雖然有個男舞者看起來很像白人,但是也不是金髮碧眼的那一種。瑪丹娜一向非常政治正確,有時候正確到太刻意,但是比起嬌生慣養的茱莉•蝶兒和夏綠蒂•藍普琳,瑪丹娜有腦子很多很多。

最後點播2016奧斯卡獎晚會的結尾歌曲: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