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淚是真的,但你的認知是假的——你願意勇敢服下這顆紅色藥丸嗎?

你的眼淚是真的,但你的認知是假的——你願意勇敢服下這顆紅色藥丸嗎?
Photo Credit: 共生音樂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醒醒吧!「跟國民黨和解」,那就不叫和解,那叫鄉愿;「與中華民國共生」,那就不叫共生,那叫共亡。

一、到底是誰跟誰才要和解?究竟誰與誰才要共生?

這些年來「和解共生」這個詞很流行,尤其是在政壇。有些人認為可以利用這個詞來拓展票源,也有些人利用這個詞來迷惑人心,試圖幫魔鬼脫困。筆者認為,如果不把「和解共生」這個詞的意思說清楚,必定會造成台灣人認知混亂,大大阻礙進步。

筆者想問:「誰跟誰和解?誰與誰共生?」

由於台灣人被迫活在中華民國這個母體裡面,在中華民國全天候24小時的洗腦下,終究導致了某一部分的台灣人變成了鄉愿。這些鄉愿整天自以為是地扮演和事佬,自以為自己在促進台灣社會的和諧,要嘛是去脈絡地把衝突的雙方先各打五十大板再各自幫他們塗上萬金油,不然就是喊喊「寬容如海,成就台灣」這種沒有深度的口號。

這些鄉愿天真地以為這樣做就是中立、理性與客觀,殊不知這樣只是助紂為虐。

二、鄉愿縱放加害者與檢討受害人、加害者正準備反撲

請允許我用漫畫《哆啦A夢》的人物寫出一個情節,這樣子大家一看就懂了。

胖虎和他的手下小夫,整天勒索自己社區小孩的零用錢,而且還每天痛打大雄,甚至還每天去掀靜香的裙子。絕大部份的社區小孩都是鄉愿,看著大雄每天被打,要嘛會有口無心地安慰大雄兩句,不然就是袖手旁觀。有的鄉愿更可惡,居然慶幸自己還好沒被胖虎盯上。功課最好的王聰明因為會幫胖虎寫作業,所以沒被找過什麼麻煩。

這群超級鄉愿的心態就是:錢給胖虎,請靜香多忍耐,請王聰明繼續幫胖虎寫作業,穩定他的情緒;胖虎要打人就去打大雄,不要打我就好,然後不要惹小夫。

後來大雄苦練武功,跟胖虎單挑,總算艱困地讓胖虎跌倒了。其實胖虎只是跌倒而已,沒有大礙,但是這群平常也是受害者的鄉愿居然跑出來大聲嚷嚷,說什麼胖虎已經變得很慘了耶,大雄不要再繼續打他了啦;還有人說大雄如果繼續打胖虎,那麼大雄就是法西斯;有人還大聲地喊「這樣子的大雄我不要」;更好笑的是,小夫這個狐假虎威的鷹犬居然跑出來,以一副悲天憫人的姿態,無恥地勸大雄要放下仇恨,不要再製造對立,不會再撕裂社區的和諧。

靜香這時候也跑出來發表意見,說:「如果大雄打倒胖虎以後也會強行掀我裙子的話,我就不支持大雄你去打倒胖虎了」。就在這個時候,社區裡面功課最好、沒被胖虎找過什麼麻煩的王聰明跑出來說話了。王聰明說:「大家都是同一群人,不要打來打去的,大家要和解共生啦!」

就在大家困住大雄的同時,胖虎可是默默在休息,喘口氣,準備起身,要用右勾拳來幹掉大雄呢!

三、受害者之間要和解,所有認同這片土地的人要共生

我不是鄉愿,我知道該怎麼做。

如果我在那個社區裡面,我會幫助大雄痛打胖虎,讓他失去反抗能力,此外,我還要跟大雄一起教訓小夫這個鷹犬。胖虎與小夫必須為他們的罪行受到懲罰,他們將會因為勒索、傷害與性騷擾等罪行去坐牢。如果胖虎和小夫出獄後希望社區重新接納他們,那麼他們必須誠心懺悔,向大家道歉。

不過無論如何,胖虎和小夫不能參選社區管理委員,因為大雄與我已經透過民主程序,制定出一套新的社區規範。這套新規範規定,犯過勒索、傷害與性騷擾等罪行的人,不可以參選社區管理委員,這叫做「社區民主防衛機制」。

現在把焦點轉回到我想問的問題:「誰跟誰和解?誰與誰共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受害者之間要和解,所有認同這片土地的人要共生,這就是答案。

過去在中華民國的操弄下,台灣各個族群之間充滿了誤解與仇視,因此不能團結起來對抗中華民國。現在,我們總算看破了中華民國的詭計,我們各個族群之間要重拾友誼,不要再被中華民國挑撥我們彼此的感情。所有的受害者都應該團結起來,對抗中華民國這個外來的殖民體制,這才叫做「和解共生」。

Photo Credit: 欣盈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欣盈 @ Flickr CC BY SA 2.0

或許有人會說:「我沒感覺我受害啊!」我在此就舉一個例子。為什麼今天的你是一個沒有國家的人?為什麼你在聯合國找不到自己的代表?因為中華民國。其實你一直在受害,只是你沒有感覺到而已,只是你不在乎罷了。當然,我們台灣人的受害不是只有在這個方面。

或許有人會說:「那麼原住民怎麼辦?在原住民面前我們也是外來者啊!」,我在此回答,原住民如果要獨立建國,我是絕對贊成。誰說台灣這塊土地上只能有一個國家?三個不行嗎?五個不行嗎?只要時機成熟,十個都行。

如果原住民要獨立建國,請跟我們一起打倒中華民國,因為中華民國是原住民建國的最大障礙,而台灣國是原住民建國的堅定盟友。台灣國與原住民所建立的福爾摩沙諸小國,一樣可以和解共生,更會是永遠的兄弟之邦。

很多人一直不明白,在中華民國的統治下,吃香喝辣的永遠就是那些國民黨的權貴和買辦,被照顧的就是軍公教(被照顧的程度隨著官階、血統與運氣有所不同)。好啦,我就先假設權貴、買辦和軍公教因為得到國民黨的好處所以選擇投票給國民黨是一個合理的行為好了(當然,這一個行為絕對是自私的),可是我還是感到奇怪,因為這些人加起來哪有6、700百萬呢?

每次看到一大堆人投票給國民黨和它的統派盟友,我就生氣,台灣哪來6、700萬的權貴、買辦和軍公教?你又不是權貴、買辦和軍公教,你到底投票給國民黨是在投什麼意思?為什麼你們被國民黨賣了還在幫國民黨數鈔票?

四、一個充分正直的社會,終究不可能容許中華民國和國民黨的存在

我們台灣人都被正版中國恐嚇,被山寨中國愚弄,被國民黨欺騙,我們都是受害者。我明白,「和解共生」這麼一個大計畫,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逐漸完成,但是這個藍圖的終極目標,絕對沒有中華民國和國民黨的容身之處。

一個充分正直的社會,終究不可能容許中華民國和國民黨的存在。蔣介石就是殺人魔,他那些銅像必須熔毀,他那座陰廟必須拆除。蔣經國只是一個很會演戲的殘忍獨裁者,孫文既不是台灣也不是中國的國父,他們的遺像必須拿下,他們的紀念館必須徹去。

國民黨就是一個威權法西斯的政治組織,它的黨部所在是台灣人的土地,它的不當黨產是台灣人的財產。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台灣政治認知,相關研究早就汗牛充棟,除非你受到正版中國、山寨中國與國民黨的欺瞞,否則你不可能否認這些常識。

如果有台灣人會為中華民國和國民黨的消失感到難過,如果有台灣人認為「和解共生」一定要為中華民國和國民黨留個位子,說真的,我很同情你,因為你真的被騙了,而且你被騙得很慘。我會聽你訴說完你對中華民國、國民黨與其統派盟友的款款深情,然後我會告訴你:「你被騙了,你的眼淚是真的,但是你的認知是假的。現在,你願意勇敢服下這顆紅色藥丸嗎?」

醒醒吧!「跟國民黨和解」,那就不叫和解,那叫鄉愿;「與中華民國共生」,那就不叫共生,那叫共亡。

只有台灣人一起勇敢服下這顆紅色藥丸,才有真正的和解共生,在此與所有的台灣人共勉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