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偉:身為一個喜劇演員,必須完全將負面情緒拋開

曾志偉:身為一個喜劇演員,必須完全將負面情緒拋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重要的是把歡樂帶給大家。對我來說,喜劇分成兩種:一種是馬上就能看到的效果,另一種是幽默感。」

文:洪宥鈞

農曆年的賀歲片早已成為台灣國片搶攻的灘頭堡,光是今年,就有3部賀歲電影搶進農曆新年檔期。

2013年在全台創下4.3億亮眼成績的《大尾鱸鰻》,今年找來原班人馬演出續集《大尾鱸鰻2》,除了本土大哥大豬哥亮的台式搞笑,也加入香港影壇一哥曾志偉合體搞笑,一港一台,難得一見的喜劇雙料組合,目的就是讓觀眾們笑出六塊肌。

久未在台公開露面的曾志偉在百忙中抽出時間,與GQ暢聊,關於他的曾式喜劇,以及與賀歲片的不解之緣。

我們從小看你的香港賀歲片長大,台灣與香港的賀歲片有何不同?

曾志偉:除了語言不同外,出發點都一樣。賀歲片最大的目的就是簡單,讓大家笑得開心,因此劇情無需過多的峰迴路轉。不少人一年可能就只看一部電影,透過與家人團聚一起進戲院,只要能夠為大家帶來歡樂,有喜慶作用,那就是賀歲片的靈魂。

如果要說最大的不同,大概是地方文化差異吧,香港賀歲片好賭,無論是《澳門風雲》《賭城風雲》系列,都充滿濃厚賭博色彩,台灣在這部分反而比較少見。

睽違29年,再跟台灣綜藝天王豬哥亮大哥合作,兩人之間有什麼特別的火花?

曾志偉:他的喜劇節奏恰好跟我相反。豬哥亮很慢,我反而比較急快,因此在一快一慢的狀況下,有種有趣的反差效果。

另外,我其實常常聽不懂他的台語,也不用期望豬哥亮能夠照劇本演出,他總是突如其來一個笑點,或是天外飛來的臨場反應,逗得現場工作人員哈哈大笑,令我相當佩服。

拍《大尾鱸鰻2》的最大感想?

曾志偉:這次幾乎都跟老朋友合作,心情上相當輕鬆踏實,尤其看著我長大的邱瓈寬從當年的漂亮場記,一路走到現在氣勢凌人的導演,一切都充滿著親切感。

我當年看完第一集《大尾鱸鰻》後,曾跟她說:「如果第二集需要我,可以跟我說,絕對義不容辭飛過來幫忙。」沒想到她完全沒跟我討論,就直接把我寫進劇本裡,可見我們的感情有多深厚。

其實我很喜歡來台灣拍喜劇,那種特有的秀場文化在香港沒有,也因為過去與張菲、張小燕、倪敏然、胡瓜合作,我把台灣綜藝圈那一套帶進香港,才懂得怎麼主持。

演喜劇演了一輩子,對你來說,演喜劇最大的困難點是?

曾志偉:自己不能重複,必須尋找新的方式創造笑點,畢竟觀眾看我這張臉這麼多年,我得找出新的表演,才能有新鮮感。

現在的搞笑方式跟以前有很大差別嗎?

曾志偉:有啊!我現在看到30年前的作品都會驚訝:「為什麼會這樣演呢?」隨著年齡轉換,對喜劇的了解和詮釋手法也會跟著變。

有沒有遇到過自己狀況不太OK,還要硬著頭皮搞笑的情況?你通常都怎麼處理?

曾志偉:這次拍《大尾鱸鰻2》中間遇到一些狀況,的確心情不太順遂,但對一個喜劇演員來說,必須完全將負面情緒拋開,還是硬著頭皮,盡力做完全部的表演,也是讓自己釋放壓力的方法。

喜劇對你來說是什麼?

曾志偉:最重要的是把歡樂帶給大家。對我來說,喜劇分成兩種:一種是馬上就能看到的效果,另一種是幽默感。

私下最常做的休閒娛樂?

曾志偉:這幾年比較常打高爾夫,也會來台灣揮幾桿。我認為打高爾夫是對自己的一種挑戰,因為從開球到推桿必須仔細掌握每一刻。

高爾夫能加強磨練耐心,無論球打歪、進沙坑或者出界等各種狀況,都得靠自己承受,才能完成到最後,因此我相信,每個運動員最後都會愛上高爾夫,與其和別人對決,跟自己PK其實才是最難的。

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你每年過年一定會做的3件事?

曾志偉:去拉斯維加斯作秀、打高爾夫、當然囉,還要小賭一下。

延伸閱讀:

本文獲GQ TAIWAN授權刊登,原文:曾志偉 想我的喜劇人生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