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日本年輕世代的抗議:SEALDs揚起的社會運動,用說唱音樂向政府發聲

來自日本年輕世代的抗議:SEALDs揚起的社會運動,用說唱音樂向政府發聲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要忘了在全日本2000多個地區,走上街頭的上百萬普通市民和數千回大大小小的示威遊行。儘管SEALDs這顆勁草的激情並不能掩飾其無力感,但他們的政治參與卻已經讓日本社會「起風了」。

文:高超

在日本60-70年代的安保鬥爭和左翼學生運動中頻繁出現的畫面是學生們與警察之間的衝突,「造反有理」「鬥爭」的旗幟在催淚彈揮舞,閃亮的各色頭盔成了遊行示威中的一道風景線。而學生派系之間的血腥內鬥也是日本學生運動至今揮之不去的過去。這段「暴力的歷史」曾造成日本整個社會長期對「遊行示威」、「學生運動」等詞彙「過敏」。

儘管2015年12月1日本流行語大賞的年度大獎給了來自中國等地遊客的「爆買」,但本次評選中也有兩個關聯反對安保法案的政治名詞入選,一個是「安倍政治不容繼續(アベ政治を許さない)」,另一個則是反對安保法案運動中的學生團體「SEALDs」。正是SEALDs的出現讓眼下的日本社會對學生運動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新觀感,儘管他們也時常被日本的網絡右翼誹謗為「一小撮、不明真相、別有用心、被操縱、擾亂社會秩序」。

相關評論:傳單、街頭演說、夜間遊行:終於,這世代的日本大學生們開始發聲了

新的垮掉的一代

「SEALDs」(Students Emergency Action for Liberal Democracy-s)用「Liberal Democracy」作為其組織名字的一部分,正是為了反諷當前的執政黨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對「自由和民主」理念的拋棄。SEALDs的成員主要是在校大學生和研究生們,約有180人左右。他們大多出生於日本經濟泡沫末期或破滅期,並沒有感受過「一億總中流」(いちおくそうちゅうりゅう,或稱一億總中產)。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他們屬於「失去的20年」一代,自小所看到的是日本經濟陷於停滯狀態,日本社會陷於悲觀絕望的地步,日本政治被自民黨所操持把玩。成年人對政治的淡漠也造就日本政治教育不過是諸多科目考試之一而已,失去公民教育的真正含義。慶應義塾大學的小熊英二教授指出:

大學生在最近十幾年來變得貧困。SEALDs的成員中,有的人身背600萬日元的助學貸款,因為數百日元的車費而不能參加會面的人也很多。必須看到對造成這一狀況的社會整體變化的不安感。

根據2014年日本政府對13-29歲青年的國際抽樣調查,日本青年對政治的關心程度有40.6%,而對日本社會的不滿度高達52.7%,滿足度僅為31.5%。不滿的青年中認為就業難失業多的佔56.7%,沒有好政治的佔52.2%。2011年3.11日本大地震和福島核電站事件則成為他們參與政治的主要動機。

相關評論:安倍全力拼經濟,日本卻有六分之一的孩童生長在貧困家庭

SEALDs的核心成員大多參加過災後援助和重建工作,對日本社會有了實地的認知。同時福島核電事故更是讓他們對政府充滿了不信任感。從2012年3月開始,以「首都圈反對核電聯合」為首的各種團體就開始每個週五晚在日本國會前示威抗議。他們這群學生本是抱著看看的心態到國會前。如核心成員之一的芝田萬奈(上智大學)所說,儘管當時有很多中老年參加,但是沒有自己同輩的人一起交流。

在奧田愛基(明知學院大學)的呼籲下,在官邸前組成了見習反核電示威的「臨時自主管理區域(the Temporary Autonomous Zone)」(簡稱TAZ),為同輩的青年學生提供了交流的組織平台。之後由TAZ組織開展了包括學習會的各種活動,在活動中他們非常強調「Do It Yourself」的精神。

2013月7月他們還開展「vote」襯衫運動,呼籲大家參與參議院選舉,站出來投票。2013年12月6日,在反對特定秘密保護法成立的國會前抗議行動之後,他們錯過了最後一班地鐵,於是十來個人決定一起去吃飯,在會餐中大家就這樣討論決定成立新的組織「反對特定秘密保護法學生有志會(Students Against Secret Protection Law)」(簡稱SASPL)。他們在2013年的2、5、10月分別主辦了三場示威活動,從最初的500人參加發展到最後有2000多人參加。儘管在2014年12月10日特定秘密保護法正式施行後解散,可是SASPL後核心成員仍經常舉辦學習會,參與示威抗議活動。

2015年5月3日SEALDs正式成立,從6月份開始每個週五晚上都去國會前示威抗議。根據核心成員牛田悅正(明知學院大學)的回憶,其實SEALDs一開始本是打算做長期工作,以2016年的參議院選舉為目標。但是就在該月安倍政府正式向國會提出審議安保關聯法案,因為安倍法案的局勢變化,SEALDs才向現在的情況發展。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當時SEALDs剛成立不久,安保法案的審議和反對運動並沒有在社會上引發更多的討論。安保法案審議的關鍵分水嶺是6月4日的眾議院憲法審查會上,自民黨推薦的三名憲法學者全部反水,一致指責安保法案違憲。這一事件突然成為了安保鬥爭的催化劑,各大媒體也大幅跟進。SEALDs終於放大到全國社會,登上輿論的高峰。

為什麼是SEALDs

在這次的安保鬥爭,傳統的在野黨、工會、左翼團體以及他們旗下的青年學生團體也都有長時間參與。但是為何偏偏讓SEALDs獨領風騷?這就不得不談談SEALDs示威抗議活動的特點了。其實對於如何進行遊行示威,SEALDs的成員自身也是懵懵懂懂缺乏經驗,甚至用GOOGLE搜索如何示威。在堅持親身在國會前見習各個團體的示威活動中,針對傳統政治勢力的舊一套,結合歐美的經驗,他們慢慢摸索出自己的方法。

1.與政黨政治保持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