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熱度又怎樣?日本潮流推手成功之道就靠「不專業」

三分鐘熱度又怎樣?日本潮流推手成功之道就靠「不專業」
Photo Credit: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三分鐘熱度的通才沒有任何才能,也沒有專業技術,仍能做好工作,並且創造出自己的品牌價值。

文:中村貞裕

將「三分鐘熱度」當武器

我這個人從孩提時代開始,做什麼事情都不會維持多久。如果把人生中我曾半途而廢的事情列成一張表來比賽,我有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就是中學時期參加的社團。

一開始我選擇加入籃球社,只因為「看起來很帥氣」。但是看到在一旁練習的排球社和足球社,又覺得「好像」很有趣。於是,在開學前幾週,我就像個遊魂,飄蕩在各社團之間,卻不曾深入了解任何一項球類運動。

後來,滑板開始流行,我也馬上買了一塊滑板,但總是沒辦法突破最基礎的難關「跳躍」,因此受到極大的挫折,很快就將那塊滑板收進倉庫去生灰塵了。

在THE BLUE HEARTS及BOØWY等知名樂團相繼出道後,世間興起一股樂團風潮,我又搶在其他同齡朋友之前就買了吉他。一開始,我練習南方之星的歌曲《Ya Ya》,不知為何第一小節彈得特別好,於是自認為我是「想做就能做到好」的那種人,為此自豪了好一陣子,但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練習吉他。

就像這樣一味地追隨流行,後來網球盛行起來,也買了一把網球拍,經過練習後,進步到可以找人對打的程度,卻也只維持了一年左右。

當Scha Dara Parr樂團出道時,我也買了一組混音設備。但後來收集了大約十張唱盤,那組和全新沒兩樣的混音設備,不知何時已經變成堆放衣物的置物台。

就這樣到了20歲,我環伺周遭,中學時和我一起開始玩滑板的朋友,已經變得相當厲害,在半職業玩家中,名聲還算響亮。

當時一起玩團的朋友,有些人現在還是繼續練吉他;持續運動的朋友,甚至厲害到能夠參加全國性比賽;喜歡音樂的朋友,後來成為受歡迎的DJ,在全國各地舉辦派對。

總之,當初和我一起開始培養某項興趣,並且持續苦練下去的人們,都在各自擅長的領域大顯身手。

而我,卻還是一事無成,持續喜歡追求流行事物,玩膩了就換下一個,做什麼事情都是三分鐘熱度。

有時會想:「要是當時有堅持下去的話⋯⋯」心中徒增空虛。為什麼這些人明明和我站在同一個起跑點,現在怎麼會差這麼多?我開始覺得自己很沒出息,做什麼事都半途而廢,這樣的想法讓我越來越自卑。

自己越是做不好,就越是喜歡跟那些義無反顧投入某個領域,同時獲得專業知識的人往來,所以對於自己見異思遷的個性更是加倍自卑。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因為我接觸的領域很廣闊,累積了一些淺薄的知識,聊天時的話題還算豐富。

久而久之,我發現朋友會認為我是個「什麼都知道一點的人」,遇到任何事情第一個就先來問我。就連那些我曾經十分崇拜、在某個領域成就非凡的人們也會問我:「最近流行什麼?」或是「大家都在討論○○,你有什麼看法?」每個人都對我的意見展現出深厚的興趣。

因為我對許多事情都有一點了解,身邊的人們經常來詢問我的意見,這樣的個性也成為我的特色。

當我發現大家都喜歡來詢問我的意見後,因為三分鐘熱度而產生的自卑感,也因此煙消雲散。

過去,我一直引以為恥的「三分鐘熱度個性」,如今卻成為具有個人特色的一項「武器」!

這就是三分鐘熱度的我,初次受到肯定的瞬間。

讓「三分鐘熱度」成為個人品牌

為什麼我會養成這樣的性格呢?事情要從多年前講起。

我的父親是家中么子,上有五個兄姐,他從小腳程就很快,讀高中時是個前途看好的田徑選手。

父親背負著全家人的期待,從長野縣來到東京就讀早稻田大學。

大學時期他加入田徑社,目標是成為接力賽的選手,但後來卻意外與我的母親奉子成婚。從那一刻起,家裡就不再寄錢給父親,而父親為了撐起自己的家庭,被迫必須開拓事業。他在嘗試過各種工作之後,其中以便當店的生意最好。當時正好是學運的全盛時期,於是父親尋找學生聚集的地點,決定賣便當給他們。在那個沒有便利商店,也沒有現做便當專賣店的時代,父親的便當賣得非常好。

從那個時候開始,父親就無時無刻不在尋找賺錢的機會。

每次看到我,他總是習慣性地問道:

「最近學校流行什麼?」

「你覺得做這門生意會不會賺錢?」

每天早上他都用「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來代替「早安」。

雖然被問得很煩,但年幼的我為了討父親喜歡,隨時都準備幾項新資訊,以便回答父親的問題。

於是我開始四處找尋新事物,而且一天到晚問身邊的朋友:「有沒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我會變成三分鐘熱度的通才,應該就是受到父親的影響。

上大學之後,我讀到一本改變命運的書。

那本書名為《東京約會餐廳推薦》,在當時是一本十分暢銷的美食指南。

該書出版於1994年,當時日本還沉浸於泡沫經濟的餘韻中,書中介紹餐廳的重點在適不適合帶女孩子前往,內容和一般推薦餐廳的指南書籍有所區隔,文風非常幽默。

而我也被這本書創新的構思吸引,於是開始按圖索驥,書裡介紹的餐廳一家一家都實際參訪過。話雖如此,我並不是希望利用這本書來追女孩子,陪我一起吃遍每家餐廳的人,就是當時正在交往的女友。

在那個時代,網路還不發達,像這類資訊只能從《PIA》或是《東京Walker》等雜誌來尋找。就在我實行餐廳巡迴之旅的過程中,不知何時我已經成為朋友口中的「行動資訊站」。

只要在街上閒晃,尋找不錯的餐廳,自然會吸收到許多資訊。舉凡街上新開的店、首輪上映的電影及各種活動等資訊,我都絲毫不放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