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法案」背後絕望的丹麥警員:我當警察不是為了沒收移民的財物

「珠寶法案」背後絕望的丹麥警員:我當警察不是為了沒收移民的財物
本圖僅丹麥警察示意圖|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經常會沒收人們的物品,因為那物品是非法的,但我從不會對人們進行脫衣搜身,或檢查他們的口腔內部,以奪去他們的珠寶!」

作者:Eva Hoier Greene
譯者:So Wan Ting|校對:Fang-Ling Hsueh

丹麥國會於1月26日通過了備受爭議的「L87法案」,又稱「珠寶法案」(Jewellery Bill)的限制移民權利法案,納入沒收移民貴重財物、試圖阻擋移民尋求庇護的嚴苛措施。在政治家不瞭解及不善管理的社群(及傳統)媒體上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然而,警察搜索並沒收價值超過10,000丹麥克朗(約$1,460美元)的執勤任務,引起各界的極度關注。除此之外,法案中的其他條文也為尋求庇護者的權利及福祉帶來更大威脅。

丹麥爭議性「珠寶法案」 允許沒收難民貴重財物惹議

L87法案中最受國際忽視的是,尋求庇護者申請配偶及子女前來團聚,其等待時間必須從一年延長至三年,而這項變革很有可能違反丹麥對國際公約的承諾(因丹麥公務員承認在其檢送議會的法案中,同時擬入了警示語句)。

這意味着眾多家庭,將要因戰爭或情勢不安穩而多分隔2年。此法案亦規定年輕男子必須留在營地,活動範圍相當小。儘管長期以來,丹麥有空屋過多的現象。

然而,最引起世界關注的,仍是有關沒收珠寶及其他財物的部分。

經過多輪辯論及多種不確定因素,立法人員最終決定了,結婚戒指及具「明顯紀念價值」的珠寶,不受L87法案所限。然而,司法大臣平德(Soeren Pind)指出,豁免沒收的項目並不包括「裝滿鑽石的行李箱」 。

免除沒收婚戒並沒有緩和國際社會上強烈的反彈。中國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取消了他在Aros美術館令人期待久的展覽,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對此表達了他的憂慮及震驚,英國《衛報》更畫出丹麥首相拉斯穆森(Lars Loekke Rasmussen)身穿納粹黨制服的諷刺漫畫。

Photo Credit:The Guardian

Photo Credit:The Guardian

警員尼爾森(Jacob Nielsen)在社群媒體上寫出了他的憤怒和絕望,其網誌被分享超過21,000次:

我並不是為了沒收人們的財物而當上警察的!

我之所以當上警察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我知道公平正義是要努力爭取而得的,總有些人需要去保護那些不能好好保護自己的人。再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像在警察機關做到這件事-只要你不濫用你的權力。

我經常會沒收人們的物品,因為那物品是非法的,或者是從別人身上偷來的,或是一些有可能傷害他人的危險品。但我從不會對人們進行脫衣搜身,或檢查他們的口腔內部以奪去他.們.的.珠.寶!

正當我做這些事時,曾加入反抗軍且十分令我敬佩的祖父母,也將因為我使他們想起了某號人物,而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寧。

Jeg blev ikke politimand for at plyndre flygtninge for DERES ejendele! I 13 år har jeg loyalt stillet op for skiftende…

Jacob Nielsen 貼上了 2015年12月19日

當談到要按照聯合國所建議的,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0.7%,投入人道救援及發展救濟這件事時(儘管多達其1/3是花在丹麥本身,亦即這0.7%的GDP並不是全都花在那些「支援國外有需要的人們」身上),丹麥政治人物和外交官均無法指出丹麥仍然是一個非常慷慨的國家。

即使有論點指出,若丹麥公民申請社會福利,其財產及珠寶同樣也會遭到沒收,這仍然無法削弱丹麥政府陷入的負面輿論。丹麥的產業界對於國家日趨惡化的聲譽,漸漸感到憂心

那為什麼丹麥的政治人物在這次事件表現得束手無策呢?為什麼他們無法解釋他們認為合理的議案?無法解釋這議案是建立於在伸手尋求援助前,必須先對社會有貢獻的丹麥傳統價值呢?

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當一個國家的自我認知-以丹麥而言,這是一個渺小、在人道主義好人角色中佔下風,無法造成傷害的國家-與現實衝突時,政治人物特別容易忽視外界對於這些措施產生的觀感。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對移民持懷疑態度的右翼政黨「太清楚」珠寶法案引起的公眾注意,並對此現象感到歡迎。

這是繼2015年11月丹麥政府出資,在黎巴嫩當地報紙刊登廣告凸顯丹麥嚴厲的難民政策後,再度試圖將丹麥塑造成一個不受尋求庇護者青睞的避難目的地。

這場關乎丹麥名譽及其政治認同的爭論仍然十分激烈,丹麥政治人物亦再次學到,在國際放大鏡下處理國內政治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本文獲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