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人生就像shit,總搞得你狼狽不堪:《翻轉幸福》將改變人們對追逐成功的樂觀想像

真實人生就像shit,總搞得你狼狽不堪:《翻轉幸福》將改變人們對追逐成功的樂觀想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喬伊誕生了。她的名字(JOY)代表多數人的生存目標。雖是真人真事改編,戲裡的她到底有幾分真實,倒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內含劇情,若您有被雷的顧忌,建議您觀影後再行閱讀

好像不少人對本片有點失望,覺得整齣戲幾乎是女主角喬伊的「特寫」,除此之外的人物既扁平又性格怪異。這讓我剛看完時稍稍有點疑惑,畢竟大衛‧歐羅素(David O. Russell)也不是沒什麼經驗的新導演,他的人物和劇情掌控力顯然不僅如此。但為什麼《翻轉幸福》(Joy)看起來會那麼像喬伊個人秀呢?這僅僅只是一個很衰的窮忙族,憑藉努力和勇氣變身富豪的勵志故事嗎?

我們永遠不缺「無論如何,努力就對了」的教材,當我們從已成功的角度來探討條件時,運氣跟努力是必要的;然而,運氣和努力卻不必然能夠成就所想。甚至過程中伴隨的犧牲,有時會意外地大過成就所能獲得的快樂,更遑論失敗的代價,有可能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可怕,說它是一種光榮的勳章都顯得矯情。

負債、身敗名裂、心血、人情、不堪歸零的年齡等,比起成功所需要的努力或勇氣,這些都相對沈重。年紀愈大,愈禁不起一無所有,以致令人懷疑是否每種成就都值得不顧一切去追求。從這樣的角度來看《翻轉幸福》,或許會有一些勵志以外的收穫。

我們都知道喬伊堅韌,但這份堅韌從何而來?剛開始她沒有做生意的頭腦,製作商品只知道壓低成本。和很多發明者一樣,認為東西夠好就會有市場,卻忽略其中的人為變數。

她純然相信銷售關鍵在於好平台,樂觀地沒有考量合作者的特質(或許也是沒得選),結果找了一位乖僻的金主、不替她好好規劃的銷售專家、脾氣執拗的主持人,迎來第一次慘敗。這時候的她,就像多數相信努力=邁向成功的人們,既不清楚自己,也不瞭解環境,更不懂得人性。

負債逼迫她自己爭取舞台。她理解到如果要做生意,不能只是交給專家,自己也得是最有說服力的發言人才行。人生終究得由自己轉場、曝光,即便他人能力再優秀,也沒義務為你多做什麼;能夠創造出利益,別人才會和你分一杯羹。此外,不要等待別人push你,即使是愛你的家人,也未必會信賴你,更多時候人們寧可相信你是平庸的,他們才無須改變。

Photo Credit: 藍光/DVD由得利影視發行

無知為她招來第二次危機,對法律和專利的輕忽,讓人輕易掐制了生產線,資訊掌握不足導致有心人從中作梗。這一摔教她學會生意往來的謹慎,該如何保護自己、掌握對手,有時候比資金和技術來得重要。誠如起初她碰到的經銷商所言:點子人人有,一點都不希罕,除了點子之外,做生意勢必需要更多手腕。

零件商的詐欺讓喬伊徹底從作夢蛻變。成功從來不只是實踐夢想那樣漂亮的東西,當你過度樂觀地追逐它,命運反而會來回、狠狠地碾壓你,教你血肉模糊。她在崩潰中拆穿外婆的天真(也是她自己的天真),就像我們常常鼓勵人「有志者事竟成」──一種過於簡化又不負責任的安慰──實際的人生往往像shit,搞得你狼狽不堪。

而面對它的唯一方法,只有「老娘跟你拚了!」想要游刃有餘地讓夢想成真實在太傻,即便身處糞池裡也卯起來游泳,才是絕境存活的方法。安慰?愛?夢想?那些都太虛幻,在你一敗塗地的時候,能夠救你的絕不是這些東西,它甚至讓你軟弱。

不過愚勇當然不可能解決問題,也不是立志就能輕易改變自己,反敗為勝。最終能度過危機的方式,還是要徹底瞭解自己的弱點、全面檢討細節、清算資源,找到對的人談判。如果喬伊沒有承認自己過去多少抱持著「水到渠成」的僥倖和情感依賴、沒有徹底揮別對成功的幻想的話,是不可能破釜沈舟、釐清盲點,來個逆轉勝的。

Photo Credit: 藍光/DVD由得利影視發行

所以《翻轉幸福》是一則勵志故事嗎?我覺得不盡然。它沒有鼓吹你空泛的勇氣,也沒有什麼「只要你想,全世界都會幫助你」的美好,反而提醒你:嘿~你想成功是不是?你得先犀利看待你的處境,搞清楚現實是怎麼回事,我們再來想想現在的你適不適合逐夢。

如果喬伊沒有成功呢?是的,她非常有可能沒成功,只要電視台不給她第二次機會、朋友沒有神來一筆、觀眾不買單,或零件商再高明一點,她隨時可能破產。也或許她會如多數人,被困境和周圍的不支持削磨鬥志,最終放棄。

如此一來,她要面臨的可不只是窮忙人生,還有無法清償的負債、喪失居所,或許還會因商業糾紛坐牢、小孩送養……有沒有超可怕?我想,這樣的思考過程,就是本片帶給觀眾的貢獻了。

再回到為人詬病的角色來講。全片大部分的人物都帶有不太現實的扁平特質,父親易怒、花心又不顧家;母親逃避現實、沈迷於女性主義肥皂劇;奶奶是夢想家,姊姊老是在自憐;金主耐性很差;前夫沒什麼生存能力,以及說不上有心幫忙的商業伙伴。就連喬伊這個角色,到後來也像變身女超人一樣,剪了頭髮、穿上皮衣就忽然勇猛起來。是導演表達能力拙劣嗎?或許不是。

Photo Credit: 藍光/DVD由得利影視發行

雖然整部戲很像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的個人秀,只有她一個人演技盡施,在前半場徹底發揮快速切換情緒的技能;其他角色則相對薄弱。但人物們的扁平和戲偶感,也只是為了強化/簡化觀眾認知,淬煉出生活裡每一絲小確幸背後隱藏的危機。讓觀眾更直覺地注意到那些我們平常依賴的、以愛連結的人事未必美好,它們同時也可能侵噬我們的天賦,而不必用一個和觀眾疏離的背景來說事。

喬伊跟我們多數人一樣,有家人、朋友圍繞,父母雖然離婚但都健在,也在乎她;她甚至有段還不錯的童年,她其實就是我們。但我們平常會覺得這樣的自己有什麼不幸嗎?我想不太會。我們往往認為比起那些真正窮到沒飯吃的人、殘疾者、孤兒等,自己幸運多了,所以我們也可以信賴這份平凡的幸運,只要加以「努力」就能夠「成功」,因此忽視了生命中的拉力。

可能正是來自這樣的背景,平凡養成的過度樂觀,以及那些我們忽略的親友預言,可能反而導致我們不會徹底檢討自己、自我設限。而這才是我們之所以難以成功的關鍵──不是因為不夠努力或者缺乏勇氣,而是沒能認清困境。

綜上考量後,我就不太介意這部戲是否人物扁平、戲謔了。我想它之所以如此表現,是為了突顯那些太過日常而讓人看不清的地方,仔細想想那些人物特質,又何嘗不是我們周遭可見?

Photo Credit: 藍光/DVD由得利影視發行

英雄電影只要製造巨大的災難來襯托就可以,但我們不是英雄,也不可能等待英雄來救援,我們只能作自己生命的主宰。因此我們需要的model,不會是一個鋼鐵人或蝙蝠俠,而是一位跟我們很像,但比我們衰一點、也更剛毅一點的主角,演繹一次人生給我們看。

於是喬伊誕生了。她的名字(JOY)代表多數人的生存目標。雖是真人真事改編,戲裡的她到底有幾分真實,倒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珮姬』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