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正勝:校園內設有軍訓教官,是「法西斯主義殘存的證據」

杜正勝:校園內設有軍訓教官,是「法西斯主義殘存的證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中國的學者來訪問,都非常訝異臺灣的大學校園內竟然還有教官。這使得杜正勝決定改革大學軍訓制度,讓軍訓教官徹底退出大專校園⋯

文:韓國棟/本文摘自《走在風尖浪頭上:杜正勝的台灣主體教育之路》

「臺灣要走向真正民主自由的國家還留這威權專制時代的偶像在那裡而且每天要朝拜!⋯⋯國民黨還是穩固而且國民黨過去形塑的意識形態很多人還深入腦中沒有改變要碰觸以前塑造的偉人要改變很多人不能接受。 」——杜正勝

臺灣的高中職和大專教育,有一項很特別的設計,就是校園裡面設有軍訓教官,負責學生的軍訓教育和生活輔導。軍訓教官雖然是軍職,但在行政上,則由教育部採「一條鞭」式的管理。教育部設有軍訓處,學校軍訓教官的任免遷調,都由軍訓處掌控。軍訓處設有處長一人,早年都是軍職。形式上處長由教育部長任命,但實質上是由國防部舉薦。因為服從是軍人的天職,全國的軍訓教官皆由教育部軍訓處統一指揮,教育部軍訓處長的權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毛高文擔任教育部長的時候,將軍訓處長改為「文職」。形式上雖改為「文職」,但實質上,還是由「軍職」轉任。毛高文時期的「文職」處長謝元熙是將軍出身,杜正勝接任部長時的處長宋文也是中將轉任的,他們在軍事系統上都是很有分量的將軍級人物。

軍訓教育重大改革

杜正勝於2004年5月接任部長,不到2個月的時間,宋文就因涉貪而遭檢方收押禁見(本案於2010年11月最高法院判宋文無罪定讞)。當時杜正勝十分有感地對外表示,教育部軍訓處的67項職掌中,只有4項要經過部次長核定,而且這4項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其中有一項,竟是決定軍訓教官服式這種事。軍訓處掌管了全國4600百多名教官,只有臺北市、高雄市的軍訓室主任教官,以及中部辦公室6科科長的人事權由部次長管轄。

當時的軍訓處,雖然在教育部之下,卻擁有非常大的權力。

杜正勝還舉了一個例子,他剛接任教育部長的時候,軍訓處要辦一場4天3夜全國軍訓教官的講習活動,當軍訓處將講習活動流程送到部長室的時候,他發覺這場講習活動所安排的課程,主要都是宋文在幫教官訓話;而教育部的大家長,也就是教育部長,只在其中一天安排了大約10分鐘左右的時間到會場去接受大家鼓掌歡迎。看到這樣的講習課程,他立即退了回去,要求重新安排,並幫軍訓處邀了蔡明憲(擔任過國防部副部長)等國防領域的學者專家,幫教官們講課;第一天和第二天晚上也安排了軍事相關的影片欣賞活動。

講習活動課程做了極大調整,不但邀請蔡明憲等多位國防專家講課,講習活動的第一堂課,也由杜部長親自主講海洋臺灣。講習地點在中興新村,杜正勝當天一早由臺北下去上第一堂課。

巧的是,講習活動開辦前一晚,宋文就被收押了。

杜正勝認為,大學校園內設有軍訓教官,是「法西斯主義殘存的證據」,有些中國的學者到臺灣訪問,都非常訝異我們的大學校園內竟然還有教官。此時正好《九五暫綱》將「軍訓」改為「國防通識」,經過深思之後,杜正勝決定利用這個機會改革大學軍訓制度,而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聘用一名文官來擔任軍訓處長;接下來,再將軍訓制度革新為文官體制,軍訓教官轉型為純粹的教育人員。

軍訓教育改革第一步:軍訓處長改由文官擔任

杜正勝屬意的軍訓處長人選,是當時的體育司長王福林。報請行政院核定後,王福林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文人背景的教育部軍訓處長

杜正勝說,國民黨總是做些「有名無實」的事。雖然毛高文將軍訓處長改為「文職」,但實際上仍由軍職的將軍轉任。「說白一點,這是漂白,是掛羊頭賣狗肉!」

杜正勝做得就徹底了,軍訓處長既已改為文職,他就排除軍職轉任,用純粹的文官去擔任處長。

2004年底,教育部在國立三重高中為300名軍訓教官舉行晉任授階和頒授勳章典禮,杜正勝致詞時表示,軍訓處長已改由單純的公務員擔任,接下來也將逐漸調整軍訓教官成為「教育者」。

軍訓改革第二步:退出大專校園

說得更直白一點,杜正勝要讓軍訓教官徹底退出大專校園。

1987年臺灣解嚴,1988年民主自由派的學者高喊軍訓教官退出校園。但多少年下來,軍訓教官依然存在於大專校園。

「我不會用那種粗魯的作法,要他們一下子全部退出。我用的辦法,是要讓他們自然退出!」杜正勝接掌教育部之後,他深入了解軍訓教官無法退出大專校園的癥結所在,並提出了具體可行的做法。

杜正勝說,軍訓教官的員額,都計算在學校的員額裡面,私校軍訓教官的薪水也都由教育部編列預算支付。當他剛提出軍訓教官退出校園的時候,公立大學都「暗爽」,沒有反彈,因為學校可以用軍訓教官的員額去聘請教授,軍訓教官所做的事,則可以用經常費去請保全來做。

但是私立大學乍聽教育部要讓軍訓教官退出校園,反彈的聲音就大了,而他們反對的主要考量,都在於軍訓教官的薪水來自教育部。舉例來說,有一所私立大學,原本有20名軍訓教官,如果少了5名教官,就少了5名教官薪水的補助,少了10名教官,就少了10名教官薪水的補助,對學校而言,是一種損失。

當杜正勝了解他們的想法之後,就告訴這些私校,即使軍訓教官退出校園,「補助的薪水仍然不變」,但軍訓教官退出之後,原先教官該做的事,如學生輔導和校園安全等工作,校方必須用這些教官薪水的補助款去聘用專業的人力。私校一聽到補助的錢沒有少,馬上就沒聲音了。

當時,杜正勝要求軍訓處針對每所學校教官的年資、年齡和預估退休的時間,全面進行調查並列表,藉此預估軍訓教官何時可全面退出大專校園。

杜正勝說,其實他心裡很清楚,這套辦法一旦做下去,軍訓教官全面退出大專院校的時間,會比預估的時程更快速。他舉例說,有一所學校,原本有20名軍訓教官,退出5人之後,就變成15名教官,退出10人之後,就縮成10名教官;原本教官該做的事,後來落在15名、10名教官的身上,工作量和壓力都增加了,他們不會提早退休嗎?

立委施壓國防部

「那個時候如果就依照我的計畫進行,現在的大專校園,早就沒有軍訓教官了!」杜正勝說,可惜當時功虧一簣,現在大專校園依然存在軍訓教官。

杜正勝不諱言地指出,軍訓教官退出校園的最大阻力,其實是國防部,因為每當國防部有一批軍官要消化的時候,就會把他們轉換成軍訓教官,塞給教育部。杜正勝深知其中道理,於是就和當時的國防部長李傑溝通。

「李傑原先同意了,後來又改口不同意了!」杜正勝說,李傑原本同意軍訓教官退出大專校園,但消息傳出之後,約有10名立法委員,他們不敢來找他,卻一同跑去國防部跟李傑拍桌子,李傑挺不住,最後改口,關閉了軍訓教官退出校園這道門!

功虧一簣,時隔10年,杜正勝現在想起來,仍覺得遺憾。

杜正勝請接下來的執政團隊思考兩個問題,第一個是「軍訓教官該不該退出大專校園」?如果思考的結果是應該退出,就要考量第二個問題「如何退出」?杜正勝認為他當年提出的辦法,既溫和、又有效,因此願意提出來和新的執政團隊分享,徹底清除臺灣大專校園內殘存的法西斯主義。

書籍介紹

《走在風尖浪頭上:杜正勝的台灣主體教育之路》,時報文化

20160215走在風尖浪頭上-(立體書封)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闕士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