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瑞辛納對話」一個錯誤讓中國勃然大怒,也意外地讓台灣能見度大增

印度「瑞辛納對話」一個錯誤讓中國勃然大怒,也意外地讓台灣能見度大增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次「瑞辛納對話」,中國媒體刻意低調報導,在場幾乎不見中國官媒的身影,不知道是否因為第一天的不愉快,還是不想認證印度的國際地位。

「今天傍晚我們發現大會手冊有些錯誤,例如我們誤把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代表田中光寫成了中華民國(台灣)大使館大使。」

印度「瑞辛納對話」(Raisina Dialogue)的主辦智庫「觀察者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副主席薩蘭(Dr. Samir Saran)用著他一貫輕鬆而帶點玩笑意味的態度「更正錯誤」。當時坐在我身旁的印度退役准將賽格爾(Brig. Arun Sighal)則對著我大笑喊著「喔吼!」其他與會的40國代表拍手的拍手、大笑的大笑,這場國際盛會就在這樣一陣哄堂大笑中熱鬧開場。

印度從3月1日到3日舉辦了第一屆「瑞辛納對話」,這個對話從一開始規劃就被稱為是「南亞版的香格里拉對話(Shangri-La Dialogue)」,可以說是印度在經濟起飛與影響力崛起之際,希望晉身國際強權並打造大國形象的重要一步。活動廣邀了來自40國的120位政要、智庫學者以及媒體,討論亞太戰略秩序、海上安全、網絡安全以及恐怖主義問題等,並把焦點放在印度所能夠扮演的角色。不難看出印度舉辦這場對話的野心與目的。

我私下詢問了「觀察者研究基金會」裡的學者,得知中國方面看見大會手冊中,寫著「田中光是中華民國 (台灣)駐印度大使館大使(Chung-Kwang Tien is Ambassador of Embassy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 to India)勃然大怒,認為這是印度外交部與智庫聯合主辦的國際對話,所以這個動作具有冒犯性(Offensive)的,要求更正並承認錯誤,否則就必須要向中國外交部正式道歉。所以最後這場印度悉心打造的國際盛會只得這樣開場,而隔天其他人拿到的大會手冊,該頁被撕除。

除此之外,中國前外交部長李肇星在第二天早上的演講中,一開頭就大費周章的強調,印度是第一個承認新中國(New China)存在,並最早把台灣視為是中國其中一個省份的國家,不難看出前一晚的「刺」還狠狠地扎在那裡,而在這樣一個主題為「亞洲的連結」(Asian Connectivity)的對話平台上「偏題」來強調中國對台灣的主權。

中國對於台灣在國際上的身份反應激烈也不是第一天發生,我想這件事情發生在印度,也讓這個插曲變得更加有趣。說實話,一開始我看見田中光大使的頭銜時嚇了一跳,如果說是小工讀生的錯誤,那麼這個被印度視為可以成為「南亞版的香格里拉對話」也太不嚴謹;但若是故意的,背後的意思也未免太過直接,而且印度應該不至於在這樣的時間,用這種方式刻意惹惱中國。

為什麼我會說發生在印度非常有趣呢?首先一定要提到中印之間的互信問題。在1962年的中印戰爭之後,中印的邊界至今依然沒有劃定,雖然已經數十年沒有發過一顆子彈,但時而發生的邊界對峙、越界事件以及主權、簽證問題等等,也確實成為兩國邁向更進一步合作的主要障礙,再來則是印度現在也正在崛起,兩國影響力還有戰略空間的重疊,本來就有競爭之勢,再加上前面所述的互信問題,其敏感性與衝突的可能性不言而喻。

Photo Credit: 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

Photo Credit: 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印度防範著中國的動作,中國緊盯著印度的發展也不奇怪。而印度在中國最敏感的議題,包括台灣、西藏、南海以及日本的各種進退,當然也最能夠傳達政治訊息,同時也最容易引起雙邊猜忌。我開玩笑的對「觀察者研究基金會」的專家說,希望下次台灣的代表和學者還會出現在「瑞辛納對話」。「我還滿確定會的。」是他的回答。

西藏議題不必說,達賴喇嘛還有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的一天,這就永遠是印度握在手上的最後一張卡。針對台灣議題,印度雖然早早地就承認了「一個中國」政策,但是近年來卻消失在中印高層對話後的共同聲明中。這是印度對特定議題,包括中國在巴基斯坦控制的喀什米爾的建設發展、中巴關係還有另紙簽證問題等等表達不滿的方式,但這也看得出來台灣也確實是一個印度對華政策的槓桿,這在我先前的文章裡面有詳細的敘述。這也是為什麼印度雖然和台灣沒有檯面上的官方往來,但是在經貿與智庫交流上卻不斷推進的原因。

一次與印度-台北協會前會長古普塔(Amb. Ranjit Gupta)聊天時,正好提到台印交流,我提到台灣應該在印度更加積極,並將印度視為重要的戰略夥伴。古普塔只淡淡的說,台印關係不可能一瞬間大躍進,但細水長流的穩定成長是最重要的。這也是為什麼印度不斷保持和台灣往來的原因,「中國連台灣智庫交流還有學者訪問團都對印度表示抗議,他們問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一直來,但這樣的壓力我們還是扛下來了。」

古普塔也提到了馬英九2012年在孟買過境就是一項大突破。因為蔡英文當選總統之前曾經訪問印度,當時古普塔也陪同蔡英文的部份行程。我隨口問他之後蔡英文可能在印度過境嗎?是不是還可能用總統身份來印度呢?古普塔饒有趣味的說:「蔡英文如果當四年,不可能(用總統身份來印度),但如果是八年,我就不知道了!」

官方的正式往來在印度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下,恐怕還是很難推進,但是產業與智庫的交流以及華語文教學斷不可以偏廢,更要在這些「檯面下」努力「推波助瀾」。這次在「瑞辛納對話」中,中國的抗議也意外地讓台灣能見度大增。中央社駐印度記者康世人大哥說,許多外交官還有記者都因為這個插曲而主動向他致意,更遑論台灣的學者受邀至「瑞辛納對話」,讓各國政要與頂尖的智庫學者看見台灣、聽見台灣。

本次的「瑞辛納對話」是印度第一次建立這樣全球性的大型戰略安全對話平台, 這不只是國際對話平台,更是印度維護國際發聲權、扮演國際戰略要角,以及鞏固區域與全球性事務領導者的方式。也因為是第一屆,所以與會者多是各國前領導人、部長與次長即官員以及智庫學者,但整體而言確實是印度邁向國際大國之路的重要一步,而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Harry B. Harris Jr.)的出席,也能看出美國對印度的看重。

這一次「瑞辛納對話」,中國媒體刻意低調報導,在場幾乎不見中國官媒的身影,不知道是否因為第一天的不愉快,還是不想認證印度的國際地位,抑或是「瑞辛納對話」某種程度也是在與中國的「香山論壇」較勁。然而這樣的平台,對台灣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台灣前外交部長、國策研究院董事長田弘茂,以及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丁樹範的與會,以及台灣駐印度大使田中光偕使館人員的出席,都是非常值得讚賞而且也應該持續推進的。

(本文作者出版《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