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神鬼獵人》的主角是李奧納多,而不是原住民酋長Elk Dog?

為何《神鬼獵人》的主角是李奧納多,而不是原住民酋長Elk Dog?
Photo Credit: The Revenant Movi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片雖然真實拍出了北美原住民族的文化、語言、服飾甚至建築,但依然沒有跳脫出美國西部電影的框架。

文:洪裕淵

編按:本文原發表於1月21日,寫於李奧納多憑《神鬼獵人》一片奪下奧斯卡獎最佳男主角前,有部分劇情透漏。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在今年1月10日以《神鬼獵人》一片獲得金球獎最佳戲劇類電影男主角獎(該片同時也獲得最佳導演獎及最佳戲劇類電影),並且也在14日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提名;有人揶揄他今年又有機會可以獲得奧斯卡影帝,但另一個受矚目的焦點,卻是他在金球獎頒獎典禮得獎感言上所提的北美原住民議題:

「And lastly, I want to share this award with all the First Nations people represented in this film and all the indigenous communities around the world.」

(最後,我想要和本片所述說的所有第一民族族人,以及世界上所有原住民族部落一起分享這個獎。)

「It is time that we recognize your history and that we protect your indigenous lands from corporate interests and people that are out there to exploit them. It is time that we heard your voice and protected this planet for future generations. Thank you very much.」

(是時候讓我們肯認你們的歷史,並且保護你們的土地,不讓財團利益及那些剝削你們的人侵擾。該是時候,我們聽見你們的聲音,並且保護這個星球,以為了下個世代。非常感謝你們。)

李奧納多的致詞喚醒了人們對原住民族議題的重視 ── 因為即使在美國,原住民族議題至今仍存在。

15世紀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他卻以為自己到了印度,因而稱呼當地原住民族為「印度人」(the Indians),後稱「西印度人」(編按:以相對於真正的印度人)。目前中文將美洲原住民族譯為「印地安人」,而原本真正的印度人則稱為東印度人,只是現今我們已知道「印第安人」一詞帶有貶意,因此本文會以「北美原住民」或「第一民族」稱之。

《神鬼獵人》,從北美原住民族開始的傳奇復仇故事

《神鬼獵人》描述一個真人真事所改編的「復仇」故事,故事描述在19世紀初美國的傳奇人物修‧格拉斯(Hugh Glass),以嚮導獵人的身分,帶領一群由美國出資聘請的皮草獵人在北美原住民族 ── 瑞族(Ree)的領域狩獵,後來突遭瑞族突襲搶奪皮草。在一陣慌亂之下,眾人搭船逃離,並在格拉斯的建議下,決定捨水路而走陸路回到營區,以躲避瑞族的進一步掠奪。

沒想到格拉斯在半路上遭遇棕熊攻擊,最後他雖然奮力擊退棕熊,卻也已奄奄一息。獵皮草隊伍隨後找到了格拉斯,經過一番急救處理後,眾人仍強拖著格拉斯,回到營區的路途實在艱辛。最後,隊伍中一名叫約翰‧費茲傑羅(John Firzgerald)的獵人力主將格拉斯拋下,於是小隊隊長決定留下3人照顧格拉斯,直到格拉斯撐不下去後將其安葬。

Photo Credit: The Revenant Movie

Photo Credit: The Revenant Movie

留下來的3人有格拉斯的兒子Hawk,其為格拉斯與波尼族(Pawnee)女子所生之子,其母已遭白人所殺;還有布里傑及費茲傑羅。在經過數日的照顧後,費茲傑羅為了生存想殺了格拉斯,但被Hawk發現並阻止。怕被揭發的費茲傑羅失手殺了Hawk後,竟對布里傑謊稱不知Hawk何去,並稱見到20個瑞族人在岸邊徘徊,要他一同拋棄格拉斯。

最後布里傑在費茲傑羅的強勢下屈服,離去前,費茲傑羅取走了格拉斯的獵槍,想不到目睹一切發生的格拉斯並沒有死去!為了找到費茲傑羅,替他的兒子復仇,他奮力求生要回營區。途中遇到了一名被蘇族滅族的波尼族人,以及為了搶馬意外救了被法國商隊擄走的瑞族酋長女兒。在一番千辛萬苦後,格拉斯回到了營地,並與隊長一同追捕知道東窗事發而逃跑的費茲傑羅。

格拉斯與費茲傑羅經歷一場河邊的死鬥,就在終於可以成功報仇之際,瑞族人馬突然出現 ── 他突然領悟,一切都將交由上天安排。於是格拉斯讓費茲傑羅順流而下,但後者卻隨後被岸邊的瑞族人所殺,格拉斯卻因先前救了酋長女兒而逃過一劫,本故事就在格拉斯重重的喘息聲中結束。電影裡面提到了三個北美原住民民族,分別是瑞族、波尼族及蘇族。

瑞族酋長:殖民者已從我們拿走一切

瑞族,又稱為Arikara族,是北達科他州原住民,屬於喀多語族;根據2007年統計,以Arikara為母語者只剩10人。該族在15世紀以前的北美大平原(Great Plains)過著半游牧的生活,在非遷徙季節(sedentary seasons),會定居在土屋(earth lodges)裡;需要遷移狩獵野牛時,會以隨身攜帶的梯皮帳棚(tipis)當臨時的居住所。

他們主要以種植玉米維生,除此之外,傳統上每個Arikara家族會養30到40隻狗,除了作為獵犬,還會當成哨兵來使用;這些狗也能拉著畜力雪橇(Travois)拖行貨物或人,在17世紀白人帶著馬來到新大陸前,是一種重要的交通工具。

18世紀末期,Arikara族流行起天花,使得他們的人口從3萬降到了6千。由於大量的人口流失,Arikara族開始與Mandan族及Hidasta族結成聯盟,對抗其他部落 ── 尤其是蘇族(Sioux)── 和歐美白人的殖民壓力,並從內布拉斯加州及南達科州他遷移到現在的北達科他州。

瑞族酋長在故事中,與法國人商隊貿易時,曾說了一段令人動容的話:「你們已經從我們這邊拿走了一切,土地、動物,所有的一切。」這不禁讓人回想起有名的《西雅圖酋長的宣言》,當1850年北美原住民戰敗,西雅圖酋長來到華盛頓特區的政府,要簽署一份由印第安事務部新任行政官提出的協議文件,以購買西雅圖酋長族人的土地。

酋長說:「你們怎麼能買賣天空?你們怎麼能擁有雨和風?我的母親對我說,我們族人相信大地的一切都神聖不可侵犯。每一根松針,每一片沙灘海岸,樹林深處的霧氣,遼闊的草原和嗡嗡鳴響的昆蟲。這一切,在我們族人的記憶裡,都聖潔無比。」(西雅圖酋長真有其人,但有名的《西雅圖酋長的宣言》,其實是一位好萊塢編劇Ted Parry1972年為浸信會出資的紀錄片而寫的腳本內容。

批熊皮的瑞族人(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批熊皮的瑞族人(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波尼族:以夷制夷的犧牲者

波尼族(Pawnee)是美國中西部的原住民部落,與Arikara族同樣在北美大平原生活,沿著密蘇里河和北堪薩斯居住,生活方式也與前述的Arikara族大致相同。信仰上,波尼族信奉星星跟太陽,每年會犧牲一名年輕女性,稱為晨星儀式(morning star ritual);他們相信這個儀式會滋養他們的土地種出玉米,並且能在春天喚醒萬物。直到1838年,這個儀式才宣告結束。

在19世紀初期,波尼人因其傳統領域位置關係,相對與歐洲人隔離,使他們沒有與歐洲的疾病──如天花和肺結核──接觸過,因此沒有對前述疾病的免疫力。然而,由於蘇族等原住民族及歐美白人殖民地擴張的關係,波泥族頻頻被迫割讓土地。於1857年搬遷至現在的內布拉斯加州後,開始面臨了東邊的蘇族人威脅。

蘇族人早已接觸歐洲的傳染病,間接傳染給波尼族,使得後者人口從1830年的1萬2千人,銳減至1859年的3千4百人。受不了蘇族和歐美白人的持續侵擾,波尼族終於決定於1870年離開原本的內布拉斯加州保留地,在現在的奧克拉荷馬州建立新的殖民地。只是遷徙的壓力、疾病和保留地的貧窮,卻進一步使得他們的族群人口大幅下降。

波尼族因為部落間的仇視關係,於1864年到1877年的14年間與美國人同盟,擔任偵查隊,稱為波尼偵察隊(Pawnee Scouts),幫忙打擊包括世仇蘇族在內的其他反抗原住民部族。《神鬼獵人》片中與男主角巧遇的波尼人說其部落被蘇族人滅族其來有自,可說是導演/編劇考察歷史的結果。

蘇族:殲滅第七騎兵隊的瘋馬酋長

蘇族人(Sioux)原居北美五大湖以東地區,務農,主要作物為玉米。19世紀初以來,由於殖民者與白人的壓迫和屠殺,部分西遷到大草原,曾一度組成「草原大聯盟」。後來部分族人又被迫輾轉遷徙,終於被集中到南達科他州、北達科他州等幾個瘠小的印第安人保留地,現於美國存約4.5萬人。

除了與波尼人的新仇舊恨之外,提到蘇族人的歷史,不能不提到的人是「瘋馬」酋長。傳說瘋馬酋長驍勇善戰,曾在1876年率領數千名戰士,以優勢兵力在黑山山谷中,殲滅了知名的第七騎兵團200餘騎兵,並擊殺美國內戰中聞名的團長卡士達。此戰令瘋馬一戰成名,但隨後美軍便立刻大規模迫害蘇族人,且將大平原上的美洲野牛趕盡殺絕,以斷絕他們的食物來源。

為了保全部落,瘋馬酋長在1877年5月初於內布拉斯加州羅賓遜堡投降,後遭稱有越獄嫌疑,被美軍處死。

據傳為瘋馬酋長的照片,拍攝於1877年。(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據傳為瘋馬酋長的照片,拍攝於1877年。(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等同遭迫害史的原民近代史

種種事件,讓北美原住民的近代史幾乎等同於原住民族的被迫害史:土地被剝奪、族人被殺,還有白人對原住民的不平等待遇。電影中格拉斯被同伴拋棄後,巧遇的波尼人以傳統療法治療他;想不到格拉斯好轉後,看到的卻是波尼人已經被路過的法國商隊吊死,並且身上還被戲謔地寫上「我是野蠻人」的畫面。

究竟誰才是野蠻人呢?劇情其他片段如慘被白人消滅的波尼族部落、被白人擄走並強暴的瑞族公主,以及在營區內的北美原住民妓女等等……導演想明示的一件事很清楚 ── 原住民被迫害的歷史不能被遺忘。但是這樣足夠了嗎?

電影的考究與堅持

確實,這部電影,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在這部片上是用足了心思。包括他堅持使用自然光拍攝,還有為了雪景,從加拿大一路拍到了阿根廷,橫跨了兩極地的拍攝。感謝導演的堅持,讓我們看到了一幕幕如明信片般美麗的畫面。

Photo Credit: The Revenant Movie

Photo Credit: The Revenant Movie

更不能忘記提的是導演對於選角的堅持:此部主要北美原住民演員有瑞族酋長Elk Dog(Duane Howard飾演)、酋長的女兒Powaqa(Melaw Nakehk’o飾演)、格拉斯的兒子Hawk(Forrest Goodluck飾演 )、路上相助的帕瓦族人(Arthur RedCloud飾演),還有數以百計的臨時演員,都是從加拿大亞伯達省找來的第一民族,大部份的人都不是真正的演員。

除此之外,為了讓電影呈現更考究,導演也找了真正懂這段電影歷史的顧問Craig Falcon等人,一路跟著攝影團隊行動,要求演員講正確的原住民族語言,詮釋正確的原住民族文化。這些細節要求都讓北美原住民趕到欣慰,並且感謝本片的拍攝,讓他們得以被重現。

翻轉電影框架,何時才能讓原民做主角

就算如此,本片雖然真實拍出了北美原住民族的文化、語言、服飾甚至建築,但依然沒有跳脫出美國西部電影的框架:男主角都會碰到象徵野人的第一民族(如本片中的瑞族人)、在一連串的意外後,主角最後會在一番努力中掙扎存活,並且一定能消滅敵人。大抵上不脫這樣的套路,沒有走出新意。

從1936到1960年是美國西部片的黃金時期,故事裡的「印第安人」常常是扮演著被西部牛仔給打倒的對象,但當時還沒有任何族人會抗議這樣的刻板呈現,因為那時北美原住民族還普遍被歧視著。

1960年代後,這類的西部片就少多了,直到1990年《與狼共舞》終於一定程度地還給北美原住民些許公平正義,但仍然沒有一部真正代表北美原住民觀點的電影,也鮮少有以族人為主角的商業片。讓人諷刺地想起電影裡的片段中,格拉斯對他的兒子Hawk所說:「他們不會管你說了什麼,只會管你的膚色是什麼。」

如果可能的話,該是時候讓酋長Elk Dog當主角了,這或許是一個正確的方向!

本文獲Mata Taiwan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闕士淵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