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孩子進國會」只是第一步:少子化不是靠「友善職場」就能解決⋯⋯

「帶孩子進國會」只是第一步:少子化不是靠「友善職場」就能解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讓爸媽帶孩子去職場,只是一種選擇;魯蛇崩世代的少子化危機,不是靠「友善親職的職場」就可以解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民進黨不分區立委余宛如在立法院的一樁提案,燒起的不只是生養孩子觀念的戰爭,更是世代之間的階級矛盾。余宛如提案,讓國會議員與政府閣員,可以帶著嬰兒、小孩一起工作。

開放職場友善的大門,對於父母親來說,是備而不用。台灣很多雙薪家庭、頂客族不生的原因,除了經濟壓力外,更多可能是來自職場環境與照顧幼兒的衝突。因此職場這扇門,對很多雙薪家庭、頂客族來說,打開職場大門是鼓勵生育的最後一扇門。  儘管現在有許…

余宛如(社會創新 透明國會) 貼上了 2016年3月3日

新聞一出來,蘋果日報粉絲頁的小編,以「這是納稅人的錢」酸之。網路鄉民也紛紛表示:「當立委真爽」,甚至還有人說「可以帶完小孩再出來工作」「這真是個無聊的小事情」。

當然,也陸陸續續出現許多聲援余宛如提案的言論,認為創造友善親職的職場,從國會開始做起,有助於整體社會見賢思齊,改變觀念,帶動企業界鼓勵爸媽都帶孩子一起到工作場所。

關於「樹立典範、擴大適用範圍」這一點,我先存疑,不過,這個提案至少提醒了台灣社會兩件事。

提醒台灣社會的第一件事情是:性別仍然不平等。

其實,這個提案早就不是什麼先進的看法。在歐洲議會有義大利的議員帶女兒一同工作、阿根廷議員也曾在議會上公開哺乳,在加拿大、西班牙也都曾有過案例。但是,大家應該都有發現,只有「女」議員會提案、帶孩子去工作,宣示女性在職場上的平權。

【在台灣你看不到這張照片的景像】下週一是新一屆立委的就職宣誓典禮,本想帶著我的寶寶,一起參與媽媽人生中重要一刻,不過帶寶寶到議場,目前在台灣是不可能了。昨日我請黨團幫我確認,得知現行立法院議場規則是不允許的,其規定為:「非委員、政府…

余宛如(社會創新 透明國會) 貼上了 2016年1月30日

這個提案在台灣會引起軒然大波,顯然是因為台灣的主流看法,仍然覺得生孩子、帶孩子就是女人的責任。所以,我們不會看到男性政治人物,必須被迫帶小孩去工作,因為他們的妻子負擔了這個責任。

這大概也是台灣政治圈非常父權之處,我們常常可以看到男性政治人物在造勢晚會上,牽起妻子的手,夫妻連心,好棒棒,但是我們卻鮮少看到女性政治人物的丈夫,出來站在她們的身後。

不過,性別不平等之處,更嚴重的可能是男女薪資水準不一樣的問題。國會議員與政府閣員的薪水,不會因為性別而有所差異,絕對一視同仁。

但是,「台灣女性希望丈夫薪水平均五萬元以上」的新聞仍然屢見不鮮,所以在薪資未明文規定的職業之外,許多女性仍然認為:(1)雖然自己也有工作,但是薪水低於丈夫是可以被接受的事情;或(2)自己薪水多少無所謂,反正丈夫有錢就好。

因此,一旦夫妻雙方有了孩子,通常被迫放棄職場的都是女性,要不然就是成為職場、家庭兩頭燒的職業婦女。職業婦女又經常因為有「家累」,而無法升遷或被外派加薪,再度加深性別不平等的狀況。

怪了!難道男性就沒有「家累」嗎?生孩子、帶孩子難道只是女人的責任嗎?

提醒台灣社會的第二件事情是:育兒到底是誰的責任?

說實在的,我看到很多人說「這真是個無聊的小事情」,心中有默默燃起一把無名火。因為很多人都沒有帶過小孩,所以他們才會認為「帶孩子」到職場,而不是把小孩留到家裡,是一件「小事情」。

我們都知道,這個國家即將邁入超高齡、低生育率的社會,也都意識到「少子化」的危機,甚至還有人將之比擬為「國安危機」。

為什麼大家不想要生小孩?沒錢,不想生,生了也養不起。

願意且有能力生孩子、養孩子的雙薪夫妻,多半就是母親放棄職場,變成全職媽媽。若是夫妻雙方,誰也不願意放棄職場,只好拜託自己的爸媽,以「培養兒孫情」之名幫忙帶小孩。萬一自己的爸媽沒有能力或沒有意願帶,就只好花錢請保姆。

這大概就是我們這個社會,對於生養孩子的看法,簡言之,自己的孩子自己養,養不起,就別生了。

好吧!既然自己的孩子自己養,我養不起、怕麻煩,不生總可以吧?我們的國家、社會卻說:「不行!要生!現在少子化了!」國家、社會把「少子化造成國安危機」的帽子給年輕夫妻,那麼,國家、社會要不要為這一切負起責任呀?

Photo Credit:余宛如(社會創新 透明國會)

所以,我的立場很簡單,生養下一代,不是自由市場失靈,而是國家失職、社會支持系統失效、主流價值觀失能所共同造成的後果。

到底要怎麼提,才能有效地解決「少子化」問題?

說實在的,當我們意識到生養孩子突顯了性別不平等與全體的責任之後,我們應該去想的是,如何有效地提供多重生養孩子的管道與解決方式。

首先,讓爸媽帶孩子去職場,只是一種選擇。

按照《性別工作平等法》第23條規定,僱用受僱者250人以上之雇主,就應該設置托育的設施,或是提供其他適當的托育方案(註1)。

我以前工作的地方,設有集哺乳室、親子室,也經常有爸爸媽媽帶孩子來公司上班。特別是暑假時,小孩幾乎是天天到辦公室報到。在台灣,許多非正式經濟,如:小吃店、夜市攤,帶小孩一起工作也實屬常態。

不過,許多工作的確不太適合帶孩子去工作,尤其如果是容易哭鬧的嬰兒,一方面影響其他同事,另一方面也會影響到自己的工作表現。所以,基本上我是支持「友善親職的職場」,但它必須只是眾多選擇的方案之一。

我兩個小孩都在立法委員任期內出生,我也長期哺餵母乳。關於女人與小孩與哺乳,據我觀察,立法院有幾個非常辛苦的助理,在托兒,哺乳和工作上是心力交瘁。所以我更想做的是,希望調查立法院助理,立委,職員的托兒需求,在立法院以“合作…

林淑芬貼上了 2016年3月3日

第二,崩世代的少子化危機,不是靠「友善親職的職場」就可以解決。

在平均薪資倒退16年的年代,生養孩子的龐大支出,將成為年輕夫妻的巨大負擔。就算夫妻有能力生養孩子,但是若有一方放棄職場,負擔恐怕也會過於沈重。

此時,政府提供完整且優質的托育方案,讓爸爸媽媽們去工作時能安心,下班後能享受親子相聚的時光,便格外重要。

台灣的托育體系就如同長期照顧體系一般,照顧人力大量不足、勞動條件過差、社區式與居家式方案缺乏。要把所有的照顧體系都建立起來,屆時,必定會付出比立委薪水更多的稅收。

這些稅收,要讓高所得者承擔多,低所得者負擔少,並且必須向企業大幅度地課以重稅。這些稅收將成指定稅收,專款專用,做為構築托育與長照體系的基礎設施所用,如此才能在顧及世代正義、階級正義的情況下,建立一個幼有所託、老有所終的社會。

生養孩子、照顧長輩的所有措施,都不是「浪費納稅人的錢」,這是國家、企業、社會共同的責任。

註一:立法院在網站上公布「立法院鄰近地區已登記立案之托兒機構資料」。立法院與長頸鹿美語台北忠孝直營校簽約,以幼兒園註冊費8折,安親班註冊費9折的方案,做為《性別平等工作法》中所謂「提供適當之托兒措施」。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