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監獄】新收房:過年前的末班車

【解構監獄】新收房:過年前的末班車
Photo Credit:林文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術家林文蔚擔任監獄管理人工作長達17年,在各種壓力下仍然持續創作,通過他簡單的手繪作品,將為我們真實地解構監獄裡的大事、小事;正義與非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按:關鍵評論網生活藝文版非常榮幸邀請藝術家林文蔚開設專欄,本專欄定名為「解構監獄」。未來將以一個月一篇的形式,刊載藝術家的手繪作品,並且介紹、解釋關於他筆下的監獄細索事。文後將有「監獄辭典」為讀者說明那個絕大部分人都不得而知的世界。藝術家林文蔚擔任監獄管理員工作長達17年,在各種壓力下仍然持續創作,通過他簡單的手繪作品,將為我們真實地解構監獄裡的大事、小事;正義與非議。


Photo Credit:林文蔚

Photo Credit:林文蔚


今天特別忙碌,接下來就是春節連續假期,所有的事都得在這連假的前一天完成。新北地檢的警備車緩緩駛入,這是每天的例行公事,不一樣的是這是過年前最後一班車,戴著手梏、拖著腳鐐的受刑人們踉蹌地拖著行李,魚貫進入戒護區,同仁確認完的人數和身份後,開始進行各項檢查和新收程序。

「放下行李聽到這邊,現在開始編號!聽到名字的舉手答『有』,複誦自己的號碼一遍,旁邊的主管會幫你們用奇異筆把號碼寫在手背上,有沒有聽懂?」同仁對著眾人大喊:「李某某,XXXX號!張某某,XXXX號⋯⋯」,被叫到的受刑人一個個緊張的舉手:「有!XXXX號!」

「有夾帶違禁品的現在拿出來繳,不然等一下檢到了就要送違規;另外,在你們面前有兩個塑膠袋,一個給你們放要保管的物品,例如社會上的衣服、金錢、貴重物品、證件;另一個放要送檢的東西,比方保溫杯、電器、電池、耳機、藥物、書籍、香菸。注意!散裝的電池、香菸只能廢棄。裝袋好了就帶到旁邊排隊拍照、做資料,會有專人幫你們清點保管物和送檢。弄完的回來檢包檢身。」

「把東西全部倒出來!被單、枕頭套全部拆開。」我邊對著辦完手續的受刑人說,邊動手檢查。老兄他只能呆坐一旁,任憑我對他的私人物品翻了又翻。「來!在下擺寫上刑號和姓名,」我把奇異筆和幾件白色內衣丟了過去:「555內衣只能帶三件,其他的都要保管。」

他有些無奈地說:「可是⋯⋯」

「別可是了,」我也無奈:「你也知道每個監獄規定都不一樣。還有,那雙夾腳拖也不行;我們保管室空間放不下,你的置物箱只能請你『自願』廢棄。」

我跟他被單上的死結纏鬥了大概兩分鐘只好放棄,他見狀自己過來解。自從幾年前有人用拉鍊上吊自殺成功後,被單就禁用拉鍊,改用綁的。我拉出被胎用力抖,飛舞的棉絮逼得我直打噴嚏,我有些後悔忘了戴口罩進來。

「動作快點,天氣很冷,衣服褲子全部脫掉,搔搔頭髮、嘴巴張開、手舉高、轉一圈,屁股掰開、用力咳嗽!」

Photo Credit:林文蔚

Photo Credit:林文蔚

「咳咳咳⋯⋯」

「好,制服(囚服)在那裡,挑一件穿上吧!」我說。

因為是最後一個完成檢身的人,他其實沒得挑,只好拿那僅剩的那件過小的外套,和迸線的開檔褲。我:「放心,新收房裡有得換;你的東西用被單當底打包,因為進新收房還會再檢一次,所以不必整理得太整齊。」

帶隊的同仁走了過來:「你的眼鏡是紅框,要保管。」

他皺著眉:「可是我近視很深,沒眼鏡我看不見。」

同仁搖頭:「新收房裡成天靜坐,看不見正好,反正也沒什麼好看的;要不你就叫家人幫你寄黑框的進來。」

他聽了有些急:「可是,主管,我家人都不在了⋯⋯能不能通融一下,你奇異筆借我,我把它塗黑!我把它塗黑!好不好?」

同仁和我互使了個眼色,把奇異筆遞給他:「塗了可能也沒用,要不你自己跟新收房的主任談看看。」

「來!所有人,東西上手,整隊,目標新收房,一路前進!」

監獄辭典

新收房:新收房是監獄用來收容新入監人犯的地方,主要的功能是要讓甫入獄者能夠早日習慣獄中生活作息,例如:點名報數、整理內務、就寢方式,並且讓他們熟悉監獄裡的規定,以期早日融入獄中的團體生活。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