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只是徵狀︰美國威權主義崛起更值得留意

特朗普只是徵狀︰美國威權主義崛起更值得留意
Photo Credit: Rebecca Cook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甚麼特朗普會得到那麼多人支持?有政治科學家的調查顯示,這反映了在美國,具威權主義傾向的選民已足以左右大局,未來或會有更多像特朗普的政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剛過去的美國初選「超級星期二」,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在11個州份出勝出7個,目前獲得336張選舉人票,領先次名克魯茲(Ted Cruz)的234張,代表共和黨出選總統的呼聲甚高——甚至有望入主白宮。

特朗普能夠獲得如此高支持度,使很多人都大跌眼鏡,畢竟他有太多口沒遮攔的歧視言論——例如指墨西哥移民是強姦犯、語不驚人勢不休的「政策建議」——例如受訪時指要對付伊斯蘭國就必須針對恐怖份子的家人(此舉屬戰爭罪行),以及極大量前言不對後語——按名嘴John Oliver的說法,特朗普根本不在意事實為何。

特朗普訛稱「數千人為911歡呼」遭反駁 模仿關節攣縮症記者惹批評

那麼特朗普的支持從何而來?有說投給他的並非支持票,而是反對美國現有政治風氣及政客的抗議票;有說他的支持者教育程度較低;有說是對移民的恐懼;有說其支持者覺得自己「沒有聲音」。

但麻省大學阿默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政治科學系一名研究生麥威廉士(Matthew MacWilliams)的調查統計發現,一個人的威權主義(authoritarianism)傾向,是其會否投給特朗普的重要指標。而關於威權主義者的理論,也許能解釋現時狀況並提供預測。

甚麼是威權主義者?

威權主義者重視社會秩序以及等級制度,務求在混亂的世界中感到狀況可以控制。他們把維持現狀視作一種保障,任何對現有秩序的衝擊——無論是多元化傾向、外來者湧入抑或舊秩序失效——都會讓威權主義者感到受威脅。

1990年代,石溪大學的政治科學家費特曼(Stanley Feldman)認為,威權主義對美國政治會有重要影響,但不會像法西斯主義等傳統威權主義。要有效量度一個人的威權主義傾向,只能透過一些非政治的取向,正如你不能直接問人「你是種族主義者嗎?」來判斷其歧視傾向一樣。

費特曼想到4條關於育兒取向的問題,乍看之下跟威權主義無甚關係,但後來被研究威權主義的學者廣為採用。4條問題均以「請告訴我你認為擁有以下哪個特質對兒童更重要」開頭,受訪者須在以下4對特質之中各選一項︰

  1. 獨立/尊重長者
  2. 服從/自力更生
  3. 體貼/行為端正
  4. 好奇/斯文有禮
共和黨較吸引威權主義者

研究威權主義的專家發現這個測試可靠,因此被用作判斷一個人的威權主義傾向。1992年開始,費特曼說服專門在選舉年針對選民作全國調查的機構全國選舉研究(ANES),把他那4條問題納入調查範圍內。自此政治科學家要研究威權主義者,便可以從這方面的數據入手。

根據美國網媒《Vox》的調查,威權主義者中較多共和黨人。在測試中威權主義傾向得分最高的人當中,超過65%是共和黨的選民,與此同時受訪的共和黨人有55%可歸類為威權主義傾向「高」或「非常高」。

相比之下,非威權主義者——在上述4條問題中答案均非威權主義的人——有近四分之三是民主黨人。民主黨跟共和黨在立場及政治取向上的分野,使威權主義者傾向支持共和黨,也令他們在共和黨中的影響力與日俱增。

威權主義者傾向支持特朗普

麥威廉士的共和黨初選選民意向調查顯示,一個人的威權主義傾向越高,投給特朗普的機會便相應增加,這個現象只有特朗普身上出現。進一步的調查發現,特朗普支持者的威權主義傾向也比其他候選人的支持者高。

《Vox》的調查也得到類似結果,威權主義程度最高的共和黨支持者中,有52%支持特朗普,相比之下威權主義程度中及低的組別則分別有33%及38%支持特朗普。然而超過3成也不算少數,這些人為甚麼又支持特朗普?

Photo Credit: Gage Skidmore, CC BY-SA 2.0

調查同時詢問受訪者對不同議題的看法,特別是如何衡量各種威脅所帶來的風險,例如伊斯蘭國、俄國政府、伊朗政府、槍械暴力及傳染病等。把這些數據納入考慮後發現,威權主義程度中、低及極低三個組別中,越恐懼外國威脅者越支持特朗普。例如在威權主義程度最低的組別,感覺到最少外國威脅的人只有不足兩成支持特朗普;相比之下感到最高威脅的人有超過一半支持。

恐懼啟動機制

根據學者史坦拿(Karen Stenner)關於威權主義的理論,很多人都只是潛在的威權主義者,平日未必會支持這類威權主義式的領袖或政策,直到他們的威權主義傾向被「啟動」。啟動機制源自他們感受到社會改革,並認為會威脅到他們所支持的社會秩序。

有另一些學者不同意威權主義傾向可以「啟動」,例如希達靈頓(Marc Hetherington)認為,有些威權主義者是在感到社會變革或外來者威脅時,才表現出其威權主義傾向——但他們一直也是威權主義者。

恐懼本身,正是恐怖主義成功的關鍵,也是獨裁政權興起、挑戰民主體制的關鍵

無論如何,兩派均相信特朗普之類的政治人物受到廣泛支持,乃人們感受到恐懼及威脅之後的反應,而非本身希望支持極端政策或強人領袖。

此外,希達靈頓有份參與的另一研究顯示,當非威權主義者感到受實質威脅時,會表現得較像威權主義者,例如會較支持媒體審查及竊聽等。去年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明顯為美國帶來恐怖襲擊的威脅,也許可以解釋到為何在威權主義傾向較低的群組當中,特朗普仍然獲得一定支持。

更多的特朗普?

目前共和黨的建制派密謀如何拉倒特朗普,但即使後者未能取得過半選舉人票,其支持者數量已足以左右共和黨的決定。這次初選已充份反映出,共和黨人與該黨領導層出現重大分歧。《Vox》的調查亦顯示該黨的威權主義者在政策取向及優先次序上,跟傳統的共和黨有別,甚至可以說是「共和黨內的另一政黨」。

更重要的是,無論特朗普能否成為美國總統候選人、能否入主白宮,其支持者不會消失。特朗普只是徵狀,只要這類政治人物有市場,未來便會出現更多「特朗普」——甚至是形象討好、更懂說話也更危險的極端政客。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