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百學生抗議教官撕毀228海報 政大道歉坦言不當

逾百學生抗議教官撕毀228海報 政大道歉坦言不當
Photo Credit: 楊子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大台史所教授李福鐘強調,政大正處於一個「尷尬的狀態」,背著國民黨黨校的包袱,與現代民主社會和主流精神背道而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政大學生社團「野火陣線」2月26日在圖書館蔣公銅像、風雨走廊張貼228傳單、海報,內容敘述228罹難者的生平,遭到教官和駐警隊阻止、動手撕下傳單,雙方並發生對罵,引發爭議。校方事後說明,學生團體在風雨走廊張貼傳單不需申請,但要註明張貼日期、張貼單位或社團名稱等,野火陣線違反規定,才會將海報撤掉。

中央社報導,政大前任校長、現任教育部長吳思華1日在立法院答詢表示,這次事件處理,「我個人認為不夠恰當」。行政院長張善政說,張貼罹難者事蹟基本上不是壞事,但學校應有張貼海報規定,照學校規定做就是了。

中時報導,上百名政大野火陣線學生、聲援的政大師生及民進黨立委蔡培慧,今(4日)下午在圖書館前召開記者會,抨擊校方在事發7天之後仍未道歉,眾人高喊「政大戒嚴、校方道歉」等口號,要求校長、教官及駐警隊公開道歉,並提出3項具體訴求,包括校方道歉、撤除校內蔣中正銅像、教官退出校園等。

政大野火陣線社長楊子賢表示,同學們當初只是希望喚起校內學生關注228議題,竟然遭到校方粗暴對待,很遺憾看見這所大學正在「淪陷」。校方以粗暴手段對待野火,很有可能變成對其他社團的SOP,「政大校方甚至私下請徐世榮教授叫野火撤下影片,就可以有張貼海報的優先權」;痛斥校方無視人權自由和轉型正義訴求。

【嗜血的慘忍權力──悼念弱弱相殘的政大民主】我無意抹黑或捕風捉影的描述個人,究竟曾有過的幾次檯面下接觸,是如此不堪地足以寫成好幾篇文章,來闡明從廢校歌運動至今的汙穢行徑。當然,我也不願將矛頭指向個人,畢竟,他們曾經在課堂上是充滿魅力…

楊子賢貼上了 2016年3月4日

政大教師會長、法學院副教授陳志輝質疑,從影片來看,當天駐警隊和教官處理行為相當不適當。儘管校方高層事後開了很多次會,但始終沒有看見政大高層做正面的表示或致歉,校方如果隱忍,該處理而不處理,等同是漠視這樣的行為,對政大言論自由會造成倒退。

ETtoday報導,政大台史所教授李福鐘認為,就這個事件而言,校方手段的確粗糙,政大有這麼好的新聞科系和傳播學院,卻任由事情發生,「校方沒有頭腦,讓我覺得作為政大人很丟臉!」學校應該要有像樣的發言人,不是讓校警出面。李福鐘強調,政大正處於一個「尷尬的狀態」,背著國民黨黨校的包袱,與現代民主社會和主流精神背道而馳,「必須要好好思考究竟要捍衛這些黨國時期留下的東西還是拋掉?」

蘋果報導,政大台史所教授陳文賢說,政大校長曾喊出朝「東方哈佛」努力,但政大校方對於有勇氣與行動力學生卻是這樣對待,政大校方應該對學生好好道歉,至於蔣介石銅像,則是移到慈湖,讓想憑弔蔣介石的人都去慈湖就好。

聯合報導,民進黨籍立委蔡培慧也說,或許大家覺得國家威權似乎離我們很遙遠,但事實上並沒有,從228事件到318學運都是,從這次政大事件,看到行政官僚與行政威權,看到教官對只是意見表達的學生做出不恰當行為,但台灣既是民主國家,「為何政大校方縱容教官?」

中央社報導,野火陣線抗議時,有兩位持不同立場的民眾發言嗆聲,認為學生舉動太過「政治化」,在場聲援的教師好言相勸,雙方沒有進一步衝突。隨後政大學務處與學生在行政大樓協商,學務處副學務長蔡炎龍出面表示,這件事應該是由課外組出面處理,而不是教官,「學務處要向全體師生道歉」,未來將會努力改善讓所有學生意見都有暢通管道。

然而蔡炎龍說,學務處是主管單位,所以由他出來說明,不代表校方,這一席話引起野火陣線不滿,要求應由校長周行一道歉,否則不排除提告。政大主任秘書王文杰稍晚接受電話採訪表示,風雨走廊海報是學務處的主管事務,「副學務長當然代表校方。」他也提到,當天在風雨走廊撕下海報的教官,事後感到非常自責。

【「政大戒嚴 自由倒退」記者會會後聲明】 今日在「政大戒嚴 自由倒退」記者會中我們再次強調四點訴求:一、全面檢討黨國不分時期於現今校園殘存之遺緒,正視歷史的轉型正義課題。二、撤除蔣介石銅像,民主社會不應供奉獨裁者,並還於政大師…

政大野火陣線貼上了 2016年3月4日

ETtoday報導,校方下午三點召開對外說明會,但事件關鍵人物主任教官張惠玲、駐警隊隊長、主任秘書王文杰都未到場,讓學生質疑會不會總務處(駐警隸屬單位)、學務處(教官隸屬單位)、主秘都有不同說法?

政大學務處、總務處傍晚陸續發出聲明稿,學務處指出,當天撕下海報的主任教官張惠玲到校任職不到半年,不熟悉貼海報規定,做出不恰當動作,學務處向事件中所有學生及造成社會大眾紛擾不安,表示歉意。政大總務處在聲明中強調,駐警隊員們希望保護校園的安全寧適,原始初衷均為善意,但也承認當天駐警隊員執勤時的態度確有不妥之處,為此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