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ina離婚為什麼要為自己「專注於工作」、「沒有成為一個賢妻」而道歉?

Selina離婚為什麼要為自己「專注於工作」、「沒有成為一個賢妻」而道歉?
Photo Credit: S.H.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可曾看過任何男性名人離婚原因是自己忙於工作、沒有成為一個「真正的賢夫」?

演藝圈金童玉女童話般的婚姻故事,常帶給人無限想像,但是想像愈美,童話破滅的時候帶來的震撼也愈大。任家萱(Selina)與夫婿張承中在臉書上宣布離婚的消息,就是這樣一個事情。其實,這一點也不需要意外呀!

我跟阿中決定要離婚了婚姻是需要兩個人的努力我們坦誠面對彼此也坦誠面對自己我們都做得不夠我沒有扮演好一個賢妻的角色婚後的我依舊享受我的工作專注於我的事業也因此我忽略了經營婚姻與維持一個家需要相對的時間與付出我成…

任家萱 Selina 貼上了 2016年3月4日

九年前,我們因了解對方而在一起;九年後,我們因珍惜彼此要離婚了。 我天性不浪漫也不體貼,九年前,某程度上繫於她遷就我、追著我跑,我曾習慣她對我比較好。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們處於非常時期,都變了,那時我們的目標與一般夫妻不同,只想變回正常人…

張承中貼上了 2016年3月4日

台灣的離婚率在全球排名約20多名,屬於相當前段班的位置。平均每10分鐘就有一對離婚,每天約150對離婚(2014年有近15萬對登記結婚,但也有超過5萬3千對離婚),而且,台灣的生育率是全球最低。

主要原因之一當然就是超長的工時,我們的平均工作時數是全球前三名。夫妻長時間沒辦法相處,感情怎麼會好?好不容易期待已久的約會時間,一通電話或一個LINE來,抱歉必須加班,失望和裂痕怎麼不會產生?同時,大家忙於工作,對於要不要生小孩、誰來照顧小孩、該怎麼分配工作時間和家庭時間等議題的分歧自然會產生。

除了工作環境的變化之外,整個社會加諸男女在婚姻當中角色的期待,跟高離婚率也脫不了關係。《經濟學人》最近才剛調查了「全球女權工作指數」(對職業婦女的友善程度),日本、南韓是全球已開發國家的墊底。台灣常常不被包含進類似的調查名單中,因而逃過墊底的命運,但我們的狀況比日韓都更糟糕,因為我們的傳統思想的束縛沒有比他們少,而且平均工時更長、實質薪資更低。

看看Selina的離婚聲明,竟然要為自己「專注於工作」、「沒有成為一個真正的賢妻」而道歉。我們可曾看過任何男性名人離婚原因是自己忙於工作、沒有成為一個「真正的賢夫」?從沒看過,因為這個社會還是覺得男性忙工作是正常的,而女性為了家庭及小孩而犧牲自己的前途,似乎成了理所當然。

最近,新科立委余宛如提案要取消「禁止帶小孩一起到國會議場」的規定,結果她被整個社會炮轟趕快辭職回家。炮轟還在持續當中,而且據說打電話去各地民代辦公室罵她的人又以女性居多,這其實就是弱弱相殘的可悲例子。不正常的體制讓許多人必須犧牲工作來帶小孩,不然就是犧牲家庭時間,但當有人試著要改善些什麼時,這些弱勢者卻是去質疑為什麼我犧牲了你卻不能一起犧牲,而不是想說改善了整個結構才有機會讓大家不用再做犧牲。(延伸閱讀:想帶小孩不用辭職回家

看看社會上許多人的思想:男性單身立委在職期間成家(例子很多,例如謝國樑)是恭喜他脫離黃金單身漢的行列,女性單身立委當選之後「與友人出遊」就叫做不認真問政。男性政治人物「交(女)友」廣闊是風流和海派的展現,女性的話就算單身,談個戀愛都不可以。還有,女性不結婚或晚婚叫做「國安危機」,但是男性就不會怎麼樣。

對了,在整個社會與經濟結構扭曲的狀況下,台灣的虐童案數目也是一直增加中,不僅發生的頻率增加,受害年齡也愈來愈低;同時,家暴案件通報數目也是居高不下。但我們卻不曾看到像「護家盟」這樣的團體出來講什麼話,而是把無數的金錢和人力投入反對同性戀。(這些離婚的人,虐童的人,以及家暴的施暴者全都是異性戀,都是所謂「神聖婚姻」的殺手,為什麼如此大力捍衛婚姻的團體不出來做點什麼呢?)

還有大家到處可以看到捐款箱的像是什麼「青少年純潔協會」,主要都是叫大家要「守貞」、告訴大家性是骯髒的,最後也只是強化了女性應受約束的傳統觀念。但說也奇怪,這些團體卻從不在意兩性關係的經營,似乎只要婚前不跟人上床,婚後就是王子公主過著快樂的日子,一切沒問題了。

那些大聲嚷嚷著要守護家庭價值的政治人物,有的人「假離婚」來避開利益迴避條款(像是花蓮傅國王跟太太假離婚,讓她可以當副縣長。而這位太太現在還當上了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有的人搞婚外情(例如薇閣吳)。至於有些刻意表現出理性中立價值,避免在重大政策表態的人,又往往以沙文心態居多,例如人氣超高的素人市長隨時都在講出歧視的話語。

不婚、晚婚、沒有能力生和養小孩,以及被壓榨的勞工和扭曲的社會結構,這是最貨真價實的台灣危機。

有沒有解方?可能有,但是改變需要很長時間的努力(絕非辦理徵文比賽、口號比賽,或者是現金式的津貼發放)。改善托育制度,以及減少變態扭曲的長工時,才是根本解決超低生育率及高離婚率之道。與此同時,改造大多數人沙文主義的思考模式,似乎是更重大的任務。

註:一般來說,離婚率的比較常會用「粗離婚率」來算,也就是每千位人口的離婚對數(總離婚對數除以總人口,再乘以1000)。台灣在亞洲排名數一數二,跟香港、南韓、哈薩克等地差不多。比我們高許多的目前查到印尼,中國的數據也比台灣高一些,但有些國家暫無資料。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