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困難,都不能讓孩子因戰爭成為失落的一代——兩個台灣女生,在土耳其申辦敘利亞難民學校

再怎麼困難,都不能讓孩子因戰爭成為失落的一代——兩個台灣女生,在土耳其申辦敘利亞難民學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戰亂中,似乎仍能看見那麼一點人性之光,但對於人性,鄧馨庭和陳韋慈看見的不只如此。

文:世界微光|照片提供:鄧馨庭、陳韋慈

看見車廂的走馬燈大大亮著「屏東」兩字,我慌忙撥出電話。

「Anny姐,我不小心坐過站了!」

「啊?坐到哪裡?」

回答之後,話筒那端傳來她愕然但仍親切的聲音:「什麼?怎麼會坐到屏東呢?」

出了車站,已比相約時間晚了半小時,急忙走近特定車牌,車窗降下,出現的是她大方的問候和笑臉。她是鄧馨庭,大家都叫她Anny。「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什麼?」即使客氣婉拒,她仍然帶我去買了兩碗燒仙草,配料之多,價錢之便宜,讓久未南下的我一時反應不過來,讓她和老闆娘非常得意:「高雄的比台北豐富多了吧!」我看著眼前的女人,第一次相約的對話仍歷歷在耳。

「妳一個人下來?有地方住嗎?」聽說我要親自到高雄拜訪,她問。

「應該有,我還沒找。」

「來我家吧!」

「什麼?」

「可以來住我家,和我女兒睡同個房間。」

當下,我們還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但我也就真成了這麼個厚臉皮的訪客,拉了兩大皮箱前去,還狼狽地坐過頭,讓他們夫妻等了近四十分鐘。買完燒仙草,夫妻倆接著討論,要到附近的夜市張羅什麼美食讓我嘗鮮,我不禁想像,這樣自然的「收留」是否已成他們習慣?而她在土耳其的那群敘利亞朋友,當初看見的,也是這份笑容嗎?

一踏出國境,就完全歸零的人生

鄧馨庭一家人是2013年離開台灣的,目的地是土耳其的加濟安泰普(Gaziantep)——這座世上有名的古城,卻是東南部的邊陲城市,由於與敘利亞人口最多的城市阿勒坡(Aleppo)相近,也因此成為接收敘利亞難民的第一線地區。她的菲籍丈夫田安克受聘來此任教,三個女兒則在家教育,剛開始,一切都很平靜,但慢慢地,鄧馨庭注意到日常裡的一些不尋常。

「加濟安泰普的房仲業比便利商店還多,一條街可能就矗立著兩三家房仲公司。因為敘利亞難民湧入,房子不夠住,所以建商拼命蓋、房價一直漲,房仲還很黑暗,即使簽了約,房東也可以隨時趕走房客,甚至不還押金。」

街上隨處可見敘利亞人:抱著孩子乞討的女人、穿梭在車陣中賣花的青年、敲著車窗要錢的老人⋯⋯他們都是難民,幸運離開了敘利亞,異鄉的生活卻仍然難過。一位敘利亞師大畢業的高材生,炸彈一下來,護照、畢業證書都沒了,在異鄉無法證明學歷,僅能擔任最低工資的工作;一位年輕美髮師,丈夫跑了,獨自帶著四個孩子來到加濟安泰普,為了生存,只好白天工作、晚上賣身;還有一家人房子被炸毀,身上只剩下護照,透過人蛇集團來到土耳其⋯⋯不管原本擁有什麼樣的生活,一逃出敘利亞,人生全部歸零。

自2011年敘利亞內戰以來,湧入土耳其的敘利亞難民已有兩三百萬人,其中光是「伊斯蘭國」(ISIS)造成的難民人數就約三十萬。一開始,土耳其張開雙手歡迎這些流離失所的百姓,讓他們享有免費的受教權、基本就醫權,也有專門掌管敘利亞教育的部門,在各地開設難民學校,然而,土耳其社會很快就起了變化。

一些土耳其人利用難民賺大錢,房仲業樂見房價不停攀升、資方大肆雇用低工資的難民勞工、慈善機構則騙走了給難民的愛心款;難民中的不良份子,到土耳其後繼續作奸犯科,2014年還曾有難民強暴四歲兒童,引發大遊行抗議;而大量勞工的湧入,導致平均工資下降,本地人失業、黑工問題增加⋯⋯這一切,在首當其衝的加濟安泰普更為明顯,城裡每十個人,就有一位是敘利亞人,即使土耳其政府頗有誠意面對,仍有許多矛盾的問題無法解決。

在一個天氣炎熱的午後,田安克突然帶著兩男一女回到家裡,嚇了她一跳:「我問他,怎麼家裡突然出現這些陌生人?他說天氣這麼熱,實在不忍心看他們一直在路上找水,就載他們回來裝水,之後又送他們回去⋯⋯」鄧馨庭回憶:「這就是我們和難民的第一次接觸。」

這間房子住了三戶難民家庭,廚房和廁所在戶外,雨天和冬天對他們來說是個折磨。

這間房子住了三戶難民家庭,廚房和廁所在戶外,雨天和冬天對他們來說是個折磨。

在加濟安泰普,只有四個台灣人,除了鄧馨庭,還有一個已經待了五年的年輕女孩陳韋慈,畢業於政大土耳其語文系。陳韋慈說,土耳其在台灣眼裡很冷門,台灣在土耳其眼裡也很冷門,每次自我介紹,很多土耳其人都不知道台灣在哪,常常以為是泰國或中國的一部分。「而我住在加濟安泰普,又是土耳其的冷門城市,結果,我永遠都在台灣介紹土耳其,在土耳其介紹台灣——而無論對土耳其人或台灣人,都要介紹加濟安泰普!」她笑道:「反正,我永遠都跟所謂的『熱門』沾不上邊啦。」

陳韋慈在加濟安泰普大學教中文,也在安卡拉念博士,見證了敘利亞內戰的起點,以及土耳其一路以來的變化。「內戰前,加濟安泰普就已經是邊緣城市,每當土耳其朋友聽到我在加濟安泰普,反應大多是:那邊不是有很多庫德族、很恐怖嗎?現在街上又都是敘利亞難民,更令他們卻步。」

土耳其建造的難民營是全世界最好的難民營,但因為排斥庫德族,所以庫德族難民營環境最差,只用乾草和帳篷搭建,而庫德族難民一直生孩子,導致難民營人滿為患。

土耳其建造的難民營是全世界最好的難民營,但因為排斥庫德族,所以庫德族難民營環境最差,只用乾草和帳篷搭建,而庫德族難民一直生孩子,導致難民營人滿為患。

「的確,敘利亞人在土耳其製造了一堆麻煩和問題,我們身為外來者,好像也沒有立場發表意見。」鄧馨庭說:「但是,我在想,如果我失去國家的保護、失去存款、失去房子、失去父母和另一半⋯⋯我能怎麼活下去?你呢?你覺得你會怎麼活下去?」


猜你喜歡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響不動產價格的因素很多,裝潢、屋齡、屋況,甚至同一棟樓不同座向的房子都可能有不同價格,消費者光是消化交易資訊都已不容易,更別說自行查詢實價登錄。因此多數消費者都仰賴仲介人員的分析解說,這就給了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操作的空間!

近日永慶房屋強打的新廣告「真房價保證-小夫妻買房篇」,揭開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消費者的「暗黑手法」而引發熱議。廣告敘述帶著孩子的小夫妻,辛苦存錢買房,沒想到卻遇到黑心仲介,隱瞞前幾個月投機客才以600萬元購入房屋,並以較貴的成交行情讓小夫妻誤判行情,最終以900多萬元高價買屋,不只投機客6個月獲利超過45%,黑心仲介也賺了兩次服務費!

這不是永慶房屋第一次揭發產業惡習。事實上,2020年永慶廣告「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也是改編自真實消費者受害故事,訴說黑心仲介刻意拿附近較低的成交行情誤導,導致退休老伯伯低價賤賣房屋給投機客,而投機客很快再轉手高價賣出,短期內低買高賣賺差價,損害買賣方權益的案例。

短期交易非個案 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炒高房價

永慶房屋總經理吳良治表示,永慶推出兩支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買賣雙方的廣告,就是希望提醒消費者注意自身權利,更強力宣示永慶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頻頻示警,就是因為短期交易、坑殺消費者的案例依舊時有所聞。根據財政部統計,房地合一2.0上路滿一年,適用45%稅率的短期交易案件將上看3萬件,其中應有不少就是遭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一般消費者的案例,不僅受害當事人遭受巨大的金錢損失,房價也因此越炒越高!

吳良治總經理說明,中古屋的交易佔整年不動產交易的大宗,現在的消費者買賣屋都會透過仲介,仲介就是關鍵的第一線,如果仲介泯滅良心,配合投機客低買高賣,炒高房價,就會帶動周邊行情不合理的上漲,區域行情就再被推高,房價因此越推越高!以蝴蝶效應的理論來看,黑心仲介就是源頭,是第一隻蝴蝶,炒高房價的元凶!

圖2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特別提醒買賣房屋有三大財務風險。

擔心「錢途」被斷? 要求停播永慶房屋廣告

事實上,永慶揭開了業界「不能說的秘密」,不僅引起部分同業反彈,更被要求停播廣告!吳良治總經理分享,可能是永慶曝光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的炒房手法,讓消費者加以警覺,斬斷黑心仲介的「錢途」。2020年「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篇播出後,確實曾有部分同業要求永慶下架廣告不准再播。

但孫慶餘董事長在成立永慶房屋之初,就清楚定義了房仲的核心價值──不買房子、不賣房子。更多次提醒「房仲是良心事業,不能只做到合法,更要為消費者權益把關」,因此永慶經紀人以成為「誠實房仲」為榮,更深信「不做投機客的白手套、不炒房」是房仲業者最重要的企業社會責任。

圖3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

拒絕炒房!永慶「真房價保證」保證不賺差價

為了落實孫慶餘董事長打造公平房產交易平台的承諾,永慶房屋連年推出消費者保障的誠實服務,更提出「真房價保證」,保證不炒房不賺差價,若未落實最高將賠償買方四百萬元;賠償賣方最高四倍服務費,用實際的行動和服務,展現「房仲第一品牌」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提醒消費者買賣屋時優先參考永慶的誠實房價報告書,以避免消費者以不合理的價格買房,成為炒房下的受害者。同時,永慶房屋也提供業界唯一的「買賣屋全保障」的房仲品牌,讓消費者有一個公平交易的平台,拒絕讓台灣成為炒房之島。

本文章內容由「永慶房屋」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