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政治幕僚的誠摯觀察:「洪秀柱情結」是國民黨還沒回神的主因

一位政治幕僚的誠摯觀察:「洪秀柱情結」是國民黨還沒回神的主因
Photo Credit:pedist@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國會開議至今,為何最大在野黨卻最不具實力,其表現更不如5席的時代力量,和居關鍵少數地位的親民黨團?原因無他:沒有穩固的領導中心。

文:徐維遠(不長不短的三年政治幕僚經驗,是一向不愛河蟹的巨蟹座)

2014年九合一國民黨慘敗,馬英九請辭黨主席以示負責,隔年1月進行黨主席改選,投票率約為5成6,同額競選的朱立倫當時以99.61%超高得票率,打破了歷年紀錄。

然而望眼月底再度上演的黨魁之爭,縱使破天荒有4位候選人角逐,卻少有競爭煙硝味,選情冷到乏人問津,投票率還可能創下新低。

尤有甚者,根據黨務選舉規定,若無人得票率過半,則得票前2名候選人進入下一輪投票。如此曠日廢時的選務,將持續消耗國民黨已無存續多少的政治資本;而第二輪投票的制度設計,更可能讓原本平淡的選情一夕間激化、拉高對立態勢,讓已滿布荊棘的政黨改革之路晚景變得更加淒涼。

新國會開議至今,最大在野黨卻最不具實力,其表現更不如5席的時代力量,和居關鍵少數地位的親民黨團,原因無他:沒有穩固的領導中心。

且為降低問政干擾,國民黨立委更不敢對主席改選置喙太多,甚至先行拋出「黨鞭直選」,用以構築新主席可能干預黨團事務的防火牆。

向未來的黨中央訴求「絕對自主」,這其中透露立委內心真實的想法:與新的黨中央「黨政不一」在所難免,意識形態仍獨具偏鋒的洪秀柱,進駐中央的機率仍略高一籌,才會讓黨團心有旁騖、未雨綢繆,「失神」到連準總統蔡英文近日否定自身過去言行而兼任黨主席一事,國民黨上下也未予以精確的回擊,白白喪失輕鬆取分的機會。

既盼望領導中心早日定於一尊、基層群眾到黨團立委卻又對改選這件事置若罔聞,就是這強烈又無奈的內在邏輯矛盾,造成眼下如此百無聊賴的政黨運作。何以致此?

洪秀柱曾被抽梁換柱,「朱立倫們」當初想用「國會勝選」來合理化換柱行動,最後卻失敗,這也注定造成了洪在選後強勢問鼎黨主席的空間。

雖然洪秀柱全身傷痕累累,但也掛滿勳章,「討公道」就成為了她競爭主席的心靈號召,「給同情」被轉化成黨員為彌補去年換柱罪惡感的心理因素。

洪的對手包含了黃敏惠、陳學聖等,不盡是當初換柱策劃的人,也甚至不是參與者,卻必須面對來自上一階段黨中央的錯誤決策,造成原應是純粹的黨綱和路線思辨的主席改選之爭,層次低落到僅淪為「本省與外省」的假性議題對壘。

而呈現在媒體上的,通通是「本土及非本土」之間的虛偽對抗。很顯然地,國民黨終究又再一次地脫離進步中的社會群像,反而自陷在上一世紀的虛假意識當中。

很清楚地,換柱烙下的傷痕對國民黨來說,實在太大,這是大選之後留給國民黨的政治遺緒,即使洪秀柱的對手想閃避,也無能為力。

但無論是痛心疾首的黨員,或是無所適從的黨籍立委,客觀來說都是被這場主席改選綁架的受害者,因為他們被迫在「同情」和「理性」之間做二元選擇,不盡然公平。

黨主席之爭的重要性已經超脫了「選出一名政黨領導人」,更是國民黨支持者洗滌心靈、尋求解放的過程。

如果國民黨可以無畏懼地正視與敗選陰影,及緊密嫁接的「洪秀柱情結」的存在,並且清楚認知到換柱所造成的心理障礙和衝擊,並且面對處理,或許這場選舉能在投票前昇華成開拓性的面貌,同時也稍稍縮短國民黨再次站起的時間。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