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考研究院前應三思︰從一次招聘看哲學博士求職多艱難

報考研究院前應三思︰從一次招聘看哲學博士求職多艱難
Photo Credit: Helene Cyr / Design Pics / Design Pics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當有資質一般的學生告訴我打算報考研究院讀哲學博士,我都會語重心長勸他們三思,向他們詳細解釋那是多麼難走的一條路。

讀哲學,就算是被濃厚的興趣推動,就算是資質夠高,要一路讀上去,讀到拿博士學位,也是困難重重的事。哲學艱深,要讀懂原典已不易,要有創見則更難,其中的苦樂與悲喜、迷失困惑與柳暗花明,實不足為外人道也。

此外,還有現實的問題:讀哲學的,拿到博士學位後的出路很窄,主要是在大學教書,因為沒有比這更適合繼續研究和著書立說的環境。可是哲學教席在過去二三十年都嚴重短缺,就算是頂尖大學出來的博士,也隨時找不到 tenure-track 的教席,畢業等於失業,或只能找到博士後研究(postdoc)或visiting的教席,只望打滾兩三年後會找到長久落腳的大學,否則便要轉行(在美國,最常見的是考入法律學院,然後轉行做律師)。

逾150人爭一教席 多為名校博士

我自己早已落了腳,也沒打算在其他大學謀教席,不必理會所謂job market for philosophers是否仍然很差。這些年來如果我有留意哲學界的求職狀況,主要是由於我系招聘助理教授,而我曾經3次是招聘委員會的成員。

對上一次招聘已是7年前的事了,今年我系多年來首次有教席空缺,要求的專研範圍是心靈哲學(philosophy of mind)或法律哲學(philosophy of law),申請者超過一百五十人,大多是名校的博士,有好幾位不只有博士學位,有期刊論文,還有法律學位!

這次我不是招聘委員會的成員,但也可以翻看申請者的履歷和推薦信等,委員會內的同事也告知我不少關於申請者的其他有關資料。有些申請者的履歷真是非常亮麗,例如有一位是耶魯博士兼哈佛法律學院畢業,有著名哲學家寫的推薦信。

招聘委員會從一百五十多位申請者中選了15位面試,然後再從這15位中選4位來campus visit(主要是給一個學術研究的 presentation 和示範教學)。結果全系一致贊成聘用其中一位:哈佛本科畢業,布朗大學博士,德國圖賓根大學(Tübingen)博士後研究員,主要研究心靈哲學,出了兩篇一流期刊論文。她已口頭接受了這個教席,如無變卦,下學年便是同事,希望她會令我系更添朝氣和活力。

讀博士前應三思

一個小小的助理教授教席,而且要求列明了專研範圍,加上我們只是一間教學型的州立大學,教學量較重而資源遠不及研究型的大學,也有這麼多高質素的申請者,由此可見哲學博士依然搵食艱難!

招聘委員會裏的一位同事一直都有留意哲學界的求職狀況,據他說,這兩年的情況可說是史無前例地差,無論質素多高的哲學博士,也要有點運氣才會找到tenure-track的教席。

另一方面,質素不那麼高而找到教席的,我也見過,但那是極少數——世上畢竟有運氣特別好的人。要依靠特別好的運氣,就有如期望中彩票,太渺茫了。因此,每當有資質一般的學生告訴我打算報考研究院讀哲學博士,我都會語重心長勸他們三思,向他們詳細解釋那是多麼難走的一條路。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魚之樂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