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哥在看著你:廣電總局審查來勢洶洶,中國「網劇」還能玩出新創意嗎?

老大哥在看著你:廣電總局審查來勢洶洶,中國「網劇」還能玩出新創意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不久的將來,網劇與電視劇將邁向統一的審查規範,2016年成為中國網路影視與出版的轉捩點。但面對這偌大的市場與需求,中國的「視頻人」們想必都不會繳械。他們能夠在新的規範中想出什麼樣的新招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海明威在《戰地鐘聲》(For Whom the Bell Tolls)中寫到,「沒有人是一座可以自全的孤島。每個人都是大陸的一片,整體的一部分,如果海水沖掉一塊,歐洲就縮小,如同一個海岬失掉一角,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失掉一塊領地。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損失,因為我是人類的一員。因此,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它就為你敲響。」

這段話,出現在1996年中國小說家王小波的短文《從internet說起》中;而在20年後,大陸媒體人鄒思聰再次分享了這篇短文,因為在即將到來的3月10日,由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稱「廣電總局」)推動的《網絡出版服務管理規定》將在中國正式上路。此規定的推行,恐將正式結束網路傳播的信息,長期以來在中國出版物管控法規的邊緣「打擦邊球」的情況。

而如同「前哨戰」一般,在今年春節前後,兩部近日在中國爆紅的網路自製劇-《太子妃升職記》與《上癮》,被先後從全網的視頻網站上下架。緊接而來的是2月27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國電視劇行業年會,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司長李京盛在會中點名網劇,提出一個大標準,「電視不能播的,網路也不能播。」李京盛在談到到底什麼能拍時,特別提到了中國電視劇產業協會去年年底發布的《電視劇內容製作通則》,裡面寫到,「展示非正常的性關係、性行為,如亂倫、同性戀等,不能拍;不健康婚戀觀,如婚外戀、一夜情等,不能拍。」

對於在中國網路輿論中早已「惡名昭彰」的廣電總局來說,要求影視作品下架整改其實已不是什麼新聞,但是這兩部遭遇下架的作品又有一些不同。《太子妃》與《上癮》其實對台灣觀眾來說都不陌生,它們或多或少涉及了「同性」議題,同時又都是一夕爆紅的低成本網路自製劇。

Photo Credit: 北京鋒芒文化傳播公司

在大陸知名的知識問答型網站「知乎」上,談到廣電總局下架網劇一事,有一個有趣的論調。「想起前段時間,很多人翻牆出征FB,不說髒話、不罵人,還用表情包進行『文化輸出』,我覺得真心挺可悲的。帝吧出征,沒有達到什麼效果。看人家廣電出征,這才是寸草不生。」

之所以拿大選後的「帝吧出征FB」來與廣電總局聯繫起來,因為兩者有一個相似點-「文化輸出」。對廣電總局來說,就是輸出中央的價值觀。為什麼說廣電總局對影視作品的內容管轄,體現了中共中央的價值觀?對一般人來說,要接受某個意識形態,最容易的方式往往不是通過課本冰冷的文字,而是在潛移默化間透過最放鬆的娛樂,影視作品首當其衝。所以說,廣電總局此次的態度,以及民眾對其的反應,是觀察中國的一個重要角度。

在管制越發收緊的現況下,有兩個議題值得再次討論。若中央所灌輸的價值觀如此強勢,那麼在中國的同性議題是如何發聲的呢?而對意識形態的審查,又是否扼殺了影視作品或整個影視市場的創意呢?

一直以來,兩性議題在中國處於一個「既然無法嚴肅地討論它,那何不愉快地『娛樂』它呢」的狀態。像《上癮》這樣一部火紅的同志劇,為何不是出現在兩性平權運動佔據主流話語權的台灣,而是出現在中國呢?我們可以發現,在台灣,與同志議題相關的影視作品,大都是以相對嚴肅的角度,探討這一群體在社會中的掙扎與衝突;但在大陸卻是完全娛樂化的。

有許多人談到《上癮》之所以爆紅,是因為它完全是一部校園偶像劇,就像《流星花園》一樣,只是主角的性別換一下。其所滿足的,就是在大陸的一種「CP」文化。在大陸有這麼一個人數眾多的群體,叫「腐女」,她們看《瑯琊榜》時,會想像靖王與梅長蘇的關係;看《盜墓筆記》時,會看吳邪與張起靈的互動。比起嚴肅的同志議題,感官的刺激更有意思。而這樣的文化在大陸存在已久,也催生了像《太子妃》這樣「男穿女」的劇,或是《上癮》這樣的同志青春校園劇。比起台灣的「挑戰權威」,「娛樂至死」才是中國年輕一代的生活所向。

當然,也正是「娛樂至死」的精神使他們浮出檯面,受到官方的關注。但可以發現,在從網路下架網劇的同時,相對小眾的同志電影,如王家衛的《春光乍洩》、或是張元的《東宮西宮》仍然留在網上。所以可見官方並非未留餘地,只是也許娛樂化與熱捧不再是個好方法了。

至於對意識形態的審查,是否扼殺了中國影視作品的創意?從近年金馬獎的獲獎名單來看,恐怕並不能完全回答「是」。但可以回答的是,由於在過去對於電視劇的審查制度(上報審批制)與對網劇的審查制度(自審自播制)不同,催生了網劇這個行業的蓬勃發展。在去年,全中國的網路自製劇的數量達到了12,900集,《太子妃》的點擊量達到了32億,而當中有一大批觀眾為了看3個不同版本的結局,成了付費會員。

中國各大視頻網站通過網劇,開始改變用戶的網路使用習慣,也找到將流量轉化為現金的不同方式。也許審查確實扼殺了內容創意,但卻也激發了創新的盈利模式,在夾縫中尋找新的管道,這又未嘗不是一種創意。而相較之下,曾經是偶像劇強權的台灣,是否因為自由的環境,而在管道與盈利的創新上止步不前了呢?

而在不久的將來,網劇與電視劇將邁向統一的審查規範,2016年成為中國網路影視與出版的轉捩點。但面對這偌大的市場與需求,不論是內容還是管道,中國的「視頻人」們想必都不會繳械。他們能夠在新的規範中想出什麼樣的新招呢?就讓我們期待中國式的創意吧。

(文末備註:此文僅為筆者所觀察到的客觀現象,不代表筆者對於平權運動的個人立場)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Yiz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