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劇《上癮》爆紅背後的意義:同性戀值得被消費,但依舊不被理解

網劇《上癮》爆紅背後的意義:同性戀值得被消費,但依舊不被理解
Photo Credit:北京鋒芒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耽美劇的爆紅,不但捧紅了不少小鮮肉,也讓我們看到了同志話題的巨大市場和商機,以及商機的界限和危險。那麼耽美劇究竟為什麼這麼吸引人?對於廣大同志的生存境況來說,耽美網劇又意味著什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牛濕濕

中國同志校園題材網劇《上癮》火爆網絡。火紅到什麼程度呢?這部投資500萬人民幣的網劇,1月29日上線,2月9日就進入網絡劇日播榜前十。如今,兩位男主演黃景瑜和許魏洲的微博粉絲數每天增長數萬人。2月17日,《上癮》劇組參加某門戶的訪談直播時,最高在線人數達到195萬。

2月22日當天,微博關於上癮網絡劇的話題累積閱讀6.6億人次。當晚,網劇在只播出了12集之後全面下線。隔日凌晨,「上癮12集未刪減」的話題在該劇下線後依然成為微博話題榜首。

Photo Credit:微博視頻台截圖

耽美劇的爆紅,不但捧紅了不少小鮮肉,也讓我們看到了同志話題的巨大市場和商機,以及商機的界限和危險。那麼耽美劇究竟為什麼這麼吸引人?對於廣大同志的生存境況來說,耽美網劇又意味著什麼?

《上癮》:腐女臆想的情慾聯播

耽美(BL:boy’s love)一詞源自日本,指一類描寫同性(男男)浪漫關係的小說。這類小說通常由女性所寫,主要受眾也是女性。而消費這一類作品的女性則被稱為「腐女」。目前,腐女群體佔據了可謂網路二次元文化的半壁江山,以凶猛的傳播力和巨大的消費潛力著稱。國內某純腐女社區APP,上線不到兩個月時間,註冊用戶便達百萬,小說作者多達4,100人,有超過11,000部原創小說。規模龐大的「腐女」群體成為許多宣傳營銷中的必爭之地,所謂「得腐女者得天下」。

那麼令千萬腐女魂牽夢繞的耽美究竟是個什麼畫風呢?

「美」是耽美的第一要素。《上癮》的作者柴雞蛋之前推出的耽美網劇《逆襲》,就因為主角顏值與觀眾期待不符,被網友戲稱為「耽醜」。通常,耽美(BL)小說有著固定的標籤和類別劃分:忠犬、傲嬌、腹黑、眼鏡、貓耳、年下⋯⋯每一個故事都要配有自己的商標,一會兒忠犬攻配傲嬌受啦、一下又眼鏡受配年下攻啦。種種特徵鮮明的劃分能讓讀者迅速地甄別自己喜歡的類型,定時定點享受特定「類型」的愛恨情仇。

Photo Credit:北京鋒芒文化

至於耽美的情節,用三個字來概括就是「秀恩愛」。故事既不用戀愛來表現人物的內心世界,也不通過戀愛來展現社會的風雲沈浮。戀愛被單純用來構造一個甜蜜而美好的世界。而這個世界往往是模式化的,而同一類型的CP(配對)所談的戀愛也是類似的。故事情節不外乎八點檔偶像劇的排列組合,你愛他、他不愛你,他愛你、你不愛他,不是有人用一顆紅豆換一個宇宙,就是有人用盡一生一世將你供養。

毫無道理的意淫是多數耽美的共通點,但是以上這些特點但也同時是耽美招腐女們歡喜的原因。耽美成了許許多多女性逃離生活中繁瑣而令人沮喪異性戀關係,探索被壓制的情慾和男性特質的地方。高顏值的主角結合男人和女人的所有優點,可以擁有諸多女人敏感細膩的性別化特質,卻沒有小肚雞腸、嫉妒之心這種被認為是負面的人格。

另外,作為男人,耽美主角在公共領域往往比女人擁有更多機會、更少阻礙,在事業上獲得更大的成功和權力。透過塑造一個兼備男人的外在和女人內心的理想美男,女性讀者得以體驗種種性別紅利下的贏家生活。

耽美要好看,就必然少不了H(性內容)。粉絲一般把H的出現叫做「發糖」。《上癮》為了讓各大視頻網站們安心,先用「去污粉」把自己仔仔細細洗了一遍,剪去了大量H,再讓這些內容在播出的同時以花絮的形式在網上流傳,並傳言之後的DVD版將推出完整未刪減版。巧妙地兜售情色成了《上癮》走紅的關鍵。帥哥們含羞半露、青澀撩人的調情片段就足夠讓粉絲們舔銀幕舔到手機進水。

瑪麗蘇光環下,同性戀始終是「他者」

耽美說白了就是男男版的瑪麗蘇。和瑪麗蘇一樣,它默認並挪用了現實世界中既有的規範和法則,也隱藏了現實生活中的辛酸和悲苦。比起兩個帥哥之間全天候無死角地秀恩愛、有些刻意的虐戀情深或者出其不意的啪啪啪(性愛),耽美並不能看到同志日常正在經歷的冷眼與歧視、糾結與掙扎、傷害與暴力。就連向家人「出櫃」這種家庭暴力高發事件,都得為主人公至死不渝的愛情主線服務。

BL小說的攻/受都是截然分明的,主動的那個是攻、被動的那個是受。一個演「男人」,一個演「女人」,模仿者老套的異性戀浪漫橋段。主動的一方永遠是家財萬貫,對被動的一方百般呵護。被動的一方呢,往往出身基層,有著出人頭地的夢想,無奈出身不好。於是,這純真受碰到了有錢攻,立刻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階級跨越走向人生巔峰。

Photo Credit:
Stefan Schubert
CC BY 2.0

但實際上現實中的同性關係里,角色劃分有著無數種可能。它可以是革命同志的末路狂花,也可以是窮同志的相濡以沫。然而在耽美里有華麗浮誇的慾望,卻沒有平鋪直敘的苦難。它看不到同志不被社會接納的痛苦掙扎,看不見叛離家庭的辛酸故事,也看不見針對同志的恐怖暴力。它宣告這是一個只有純愛的世界,在裡面同性戀是最優秀的物種,擁有收集所有好運的能力。耽美就像關於同志的新聞聯播,它咸濕的自欺欺人、美好的莫名奇妙。它用霸道總裁奮不顧身的愛,安慰著那些渴望被照顧的靈魂。

可是,一旦你把耽美里的攻受換成男女呢?這故事還會這麼楚楚動人麼?霸道總裁愛上基層小妹,會不會突然覺得很低俗?男男的設定之所以讓爛俗的劇情顯得神聖的關鍵在於作為「他者」而存在的同性戀。同性之間的愛欲成了純真勇敢的代名詞。作為慾望遊戲的符號,同性戀是異域的、是另類的、是格外迷人的。同性戀的生活抽象而遙遠,詭譎而奇異。他/她們可以不斷地被同情、憐憫、意淫,但唯獨得不到理解和哀悼。

從《奔愛》到《上癮》:不配被理解的同性戀

近半年來,《烈日灼心》、《奔愛》的院線電影都以同性戀情節作為賣點。然而結果往往是掛羊頭賣狗肉。日前,由於《奔愛》用女同噱頭炒作遭到網絡上眾多同志和同志友好人群的抵制。

Photo Credit:北京鋒芒文化

今天,對於商家而言,同性戀意味著點擊量,意味著票房。但是作為被壓迫的少數人,他/她們不需要被理解,更沒法被更多面的呈現。同性戀只需要作為一個符號在那,這甚至不是為了政治正確,而是為了吸引眼球。他/她們的生命點滴也只有作為利潤增長點的時候才具有意義。這些打著同性戀旗號出現的影視作品僅僅製造了一層解放的幻象,而同性戀依舊背負著異端、不正常、反人倫、不道德的宣判詞。

《上癮》下線成為新聞熱點後,除了大量的粉絲哀嚎著要看完未播完的劇集,還有不少網友網友表示深感欣慰,終於在網絡上拔除「宣傳同性戀」的毒草。同志所面臨的冰冷處境一時間凍醒了許多沈浸在耽美甜蜜氣泡里的觀眾。時至今日,同性戀好比站在我們房間里的大象,我們每個人都能看到並在角落里大聲地評頭論足,卻依舊可以對她/他們實實在在的處境和歷史視而不見。不管今後耽美網劇的命運是否會走向終結,面對重重壓迫,我們抗擊同性戀恐懼的鬥爭才剛剛開始。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破土 Ground Breaki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