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川菜也能辦外交?梅克爾就靠這道「宮保雞丁」贏得了中國人心

學川菜也能辦外交?梅克爾就靠這道「宮保雞丁」贏得了中國人心
Photo Credit:PoYang_博仰@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川菜也能辦好外交,看似寧靜柔弱,也許卻能無聲潤物,如同筆名諾安的法國律師與歌曲填詞家勒格宏所提醒我們的:「敵人,並不存在,他們只是些還未與我們共進午餐的人。」

文:楊子葆/本文摘自《喫東西集》,二魚出版

已故史學家唐德剛曾點評近代中國只有兩個半外交家,一個是清末名臣李鴻章,半個是國民政府顧維鈞,另外一個,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任總理並兼第一任外交部長周恩來。周恩來不拘一格的創意是有名的,有人說他在正式外交之外,還有四大非正式外交:熊貓外交、乒乓外交、烤鴨外交與茅台外交。

「熊貓外交」是指中共1958年起贈與外國「國寶」熊貓以表親善的作為;「乒乓外交」則指1971年期間中共與美國桌球隊互訪的一系列活動,這看似微小的體育活動,直接觸發1979年的美國建交。至於「烤鴨外交」與「茅台外交」,當然就是周恩來頗為自豪的美食外交。

不知曾經留學法國的周恩來,是否從法蘭西外交史裡汲取靈感?因為,法國確實將美食軟實力在外交上發揮得淋漓盡致。

以被視為法國外交官典範的塔列蘭‧佩里戈爾(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érigord, 1754-1838)為例。原本在拿破崙戰敗之後1814年召開、歷時長達十五年的維也納會議裡,英國、奧地利、普魯士與俄羅斯四大戰勝國堅不允法國參與會議,但時任外交部長的塔列蘭‧佩里戈爾卻非常技巧地以舉辦非正式盛大餐宴的方式,從一開始就不落痕跡地融入談判之中,他的秘密武器,就是隨身帶著法國第一名廚卡漢姆(Marie-Antoine Carême, 1784-1833)。卡漢姆使出渾身解數以法國美食款待與會各國王公貴族,居然成功地將嚴肅的談判氣氛扭轉成為糜爛、無所成就的享樂歡宴,當時奧地利代表曾感嘆氣氛失控而留下一句名言:「會議正在跳舞。」(Der Kongreβ tanzt.)

但最近樹立美食外交新典範的竟不是法國人,而是德國人。2014年7月5日,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訪問中國,第一站居然是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選為「美食之都」的成都。據報載,她下鄉到農貿市場購買豆瓣醬、辣椒粉、八角等佐料,並到當地餐廳向廚師學習四川名菜「宮保雞丁」的作法。梅克爾,這位德國歷史上首位女性聯邦總理,對自己的總理身分和女性角色都能認同而呈現出自信自在,以一種大方積極的態度與行為,表達對中國人引以為傲美食的欣賞與讚揚。

這個有備而來,先承認對方價值的無言姿態為梅克爾贏得中國人民的普遍好感,因此三天後她以東德共黨時期的親身體驗,在北京清華大學演講,期許中國:「為了成功地形塑未來,你們需要一個開放、多元、自由的社會。」(You need an open, pluralistic and free society in order to shape the future successfully.)時,並沒有引發抵制與批評,因為有一個簡單但有說服力的邏輯:喜歡中國美食的人,應該也希望中國變得更好。

有人說梅克爾善用「軟實力」(Soft power)與「巧實力」(Smart power),我卻以為前述兩種由美國發展出來的實力概念仍不免帝國主義色彩,與中國傳統「文化內緝,武功外悠」的征服教化非常接近,應該不是歐盟想要傳遞訊息的方式。反倒是在歐洲被熱烈討論,法國思想家托多洛夫(Tzvetan Todorov)所提的「寧靜之力」(Puissance tranquille)或英國政治學者倫納德(Mark Leonard)與人為善的「柔弱之力」(Power of weakness),似乎更接近梅克爾無意為敵,而滿心希望中國變得更好的做法。

學川菜也能辦好外交,看似寧靜柔弱,也許卻能無聲潤物,如同筆名諾安(Nohain)的法國律師與歌曲填詞家勒格宏(Jean-Marie Legrand, 1900-1981)所提醒我們的:「敵人,並不存在,他們只是些還未與我們共進午餐的人。」(Les ennemis, ça n’exiete pas. Ce sont des gens avec qui l’on n’a pas encore déjeuné.)

書籍介紹

《喫東西集》,二魚出版

作者:楊子葆

楊子葆對法國飲食文化的認識,起於念書時的「教父」。因為學業跟不上,學校斷定他不理解法國人的想法,因而派了一名將軍當他的教父。每週,楊子葆都要去將軍家吃飯,從如何用餐具、如何品酒,慢慢地,他才深刻體驗法國飲食文化的厚度。從一個略「仇富」、搞不懂為何吃飯要如此大費周章的花蓮小孩,到深深同理這個「將飲食放的比人還高」的文化的美食愛好者,東西潮流匯集在這一人。

在臺灣(東方)長大、法國(西方)啟蒙、深信多元文化可以共同繁榮的他,到底會如何開拓飲食書寫新局?他說:「也許東拼西湊,也許東成西就,但『文明饗宴』與『東西靈魂對話』的美夢,始終是縈繞在這本書寫作過程中隱而不顯的低吟歌聲。」你,聽見了嗎?

《喫東西集》

《喫東西集》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