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我們來開自己的店吧!」 從僱主非法僱用到成台灣妻子,如今她開了自己的越南餐廳

「姊姊,我們來開自己的店吧!」 從僱主非法僱用到成台灣妻子,如今她開了自己的越南餐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某天這個越南妹妹突然跟我說:「梨姊姊,我們來開一間自己的店吧!」

口述、照片提供:阮氏梨| 中文撰稿:Asuka Lee

引言

去年11月桃園後火車站附近新開了一間「紅梨台越餐廳」,原本以為「紅梨」是一個人的名字,結果去了後發現,「紅梨」是一對情同姊妹的越南新住民創業伙伴,店名是從兩人名字各取一個字組成的,第一張照片中左邊紅衣服的是「梨」、右邊藍衣服的是「紅」。

兩位越南媽媽的年紀、住所、故鄉、經歷、甚至原本來台灣的身份都不一樣(一位是留學生、一位是外籍幫傭),但命運的紅線冥冥中把兩個人串在一起,進而成為創業伙伴。兩人一起租下桃園市區一棟四層樓的破舊廢墟,再一點一滴將它改造成為承載兩人夢想的「紅梨餐廳」。

聽完兩位越南媽媽的人生經歷後,深深被她們的奮鬥過程感動,決定把「紅」與「梨」的故事寫下來,讓更多朋友認識「紅梨台越餐廳」背後的故事。

正文

我叫阮氏梨,1970年出生於北越太平省,今年46歲。我在2002年來到台灣,但來這裡的理由跟多數人不一樣 ── 我年輕時在故鄉遇到一些不好的事,當時只想趕快離開那邊,於是聽到台灣有工作機會,我就跑去申請了。我申請的工作是外籍幫傭,雇用我的台灣人老闆住在台北市,他是在做滷味攤的生意。

到台灣後我覺得很奇怪,因為台灣人老闆沒有叫我去做家事,反而要我幫忙他的滷味攤,我後來才知道這是違法行為,台灣人老闆只是因為雇用外籍勞工比本地勞工便宜,就用外籍幫傭的名義把我請來,卻叫我幫忙賣滷味。原本我還覺得沒關係,只要在這邊有工作、有薪水就好,但這老闆卻用不人道的方式對待我,足足折磨我四年多。

賣滷味的工作很辛苦,要從早忙到晚,滷味老闆幾乎叫我一個人做全部工作,我每天要上班15、16個小時,剩下的時間才能洗澡、吃飯、睡覺,也幾乎沒有休假;此外由於他違法雇用我,因此他把我管的很緊、怕我出去告密,規定我下班後不能離開他的房子、不能用手機、不能跟外界聯絡、也不能隨便跟顧客說話,我等於整個人跟社會隔絕了,每天睜開眼就是幫老闆賣滷味,沒有其他的人生意義。

在異鄉打拼如果有朋友或親人可以講話,至少能減輕一些痛苦,但因為滷味老闆的關係,我完全沒有朋友,過的孤單又寂寞。這段期間有一些越南人來買過滷味,她們看到我就問:「妳是越南人嗎?」但因為老闆在旁邊,我都必須假裝聽不懂越南話,然後用中文說:「妳認錯了,我是菲律賓人。」但其實我內心在流淚,為什麼不能堂堂正正說我是越南人呢!偶爾廠商送貨來的時候,會送一些越南進口的食品,我看到食品包裝紙上面的越南字就哭了,心想自己怎麼會過的這麼慘。

我曾經想逃跑,但我跟社會隔離太久了,看不懂中文字也沒有認識的朋友,就算逃跑也不知要跑去哪裡,最後我只能壓下自己的情緒,日復一日工作。這樣痛苦的生活持續了好久,最後把我救出來的人,是我現在的台灣老公謝先生。

當時的謝先生是一位40多歲的水泥工,沒結過婚也沒小孩,平常都自己一個人生活,我會認識他是因為謝先生買下我們滷味攤那棟樓的四樓,於是他變成我的鄰居,常常碰面也會打招呼,偶爾也會講幾句話。由於我沒有朋友,謝先生是我少數叫的出名字的人,我都趁老闆不在時多跟他聊幾句,而他也慢慢了解我的遭遇,非常同情我。

某天謝先生突然跟我說:「我想救妳,妳嫁給我吧!這樣妳就可以脫離現在的生活了。」我嚇一大跳,心想他怎麼沒頭沒腦說這些話?但他繼續認真的說:「妳不要怕,我會照顧妳、愛妳一輩子。」看到他的眼神我發現他不是開玩笑,便答應他會認真考慮,思考了一陣子後,我實在太想逃離這種生活,最後決定跟他結婚。

我承認婚前沒有跟他談過戀愛,直接嫁給他很冒險,但我不後悔這個決定,因為現在我有美滿的家庭、有一個可愛的女兒,老公非常疼愛我,願意為了我的事業放棄自己的工作,我很感謝他也很愛他。

10660119_1181360445210096_7782949267294986666_n

阮氏梨(左)與陶紅錦(右)情同姊妹,也是創業的伙伴,兩人一起在桃園經營「紅梨台越餐館。」(圖/紅梨台越餐館提供)

決定嫁給謝先生後,我向滷味老闆辭職,說要回越南辦結婚手續,他當然不想放我這個「便宜、好用、好欺負」的勞工離開,但我被他壓榨好幾年了堅決要走,然而他已經依賴我太久,苦苦哀求我繼續再幫他一陣子,他願意給我跟台灣勞工一樣的薪水及正常休假,最後我勉強答應,又幫他賣了一年多。

婚後我從滷味老闆的一樓搬到四樓與謝先生同住,這時我已經完全自由了,我開始外出參加活動並交朋友,假日時我會邀請這些朋友來家裡唱歌,然後把卡拉OK機的聲音開很大聲,故意要讓一樓的滷味老闆聽到,向他證明脫離他之後我過的很開心。

之後我辭掉滷味攤工作、徹底擺脫那個老闆,我改到新北市三重區很知名的「家一牛肉麵」工作,這家店的台灣老闆跟老闆娘非常好心,把我當女兒在照顧,我才發現原來不是所有的台灣人老闆都跟那個滷味老闆一樣壞。

10390118_1181360441876763_1552697130530708214_n

阮氏梨(中)熱情外向,很照顧年輕的越南勞工弟弟們。(圖/紅梨台越餐館提供)

在「家一牛肉麵」我每天工作10小時、月休兩天,比之前在滷味攤輕鬆多了,而且薪水很合理,我整整在這工作了八年,存了一筆錢也留下很多美好回憶,因此我決定辭職自己開店時內心很掙扎,老闆夫妻很捨不得我,但最後他們仍祝福我事業順利。「紅梨台越餐廳」開幕後,老闆夫妻不但送花籃來祝賀,還特地從三重開車來桃園我的店吃飯,讓我十分感動。

該提到故事的另一位主角了,當我還在牛肉麵店工作時,某天店裡來了一位越南妹妹吃東西,她發現我是越南人後就跟我聊了起來,一聊發現我們很投緣,於是我們感情越來越好,我也得知這個越南妹妹有在附近開一間越南餐館。

某天這個越南妹妹突然跟我說:「梨姊姊,我們來開一間自己的店吧!」

她就是陶紅錦,我最好的姊妹跟創業伙伴。(未完待續)

紅梨台越料理

  • 地址:桃園市桃園區桃鶯路173號
  • 電話:(03)363-1736
  • 營業時間:每日午餐時間開始營業,晚餐後會視越南勞工的預約情況,延長營業時間(全年無公休)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