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川普十分自戀,他或許能成為一名務實的總統,卻可能是失敗的領袖

儘管川普十分自戀,他或許能成為一名務實的總統,卻可能是失敗的領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的危險不在於川普入主白宮後會踐行他的諾言,而在於他力求入主白宮時拋出言論所造成的損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oseph S. Nye(哈佛大學教授,著有《美國世紀結束了嗎?》,曾任希拉蕊顧問職務)

川普(Donald Trump)11月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競爭中保持領先已經造成了某種程度的恐慌。共和黨體制擔心他無法戰勝可能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但某些觀察家則擔心川普當選總統後美國的未來。有些人甚至將川普視為潛在美國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式的人物。

無論有什麼問題。今天的美國都不是1922年的義大利。憲法制度的牽制和平衡,加之公正的法律制度,或許完全可以制約這位真人秀表演者。真正的危險不在於川普入主白宮後會踐行他的諾言,而在於他力求入主白宮時拋出言論所造成的損傷。

評判領袖的標準不僅在於其決策的有效性,還在於他們能否創造內涵並將其傳授給追隨者。多數領袖通過迎合所在團體現有身份認知和一致看法來獲取支持​​。但偉大領袖則會教育追隨者認識他們所處群體以外的世界。

在70年內德國第三次入侵法國的二次大戰後,法國領導人讓・莫內(Jean Monnet)認定對戰敗的德國施以報復將再次釀成悲劇。相反,他制定了一項後來逐步演化為歐盟的體制計劃,這讓人們很難想像會再次爆發這樣的戰爭。

或者以偉大的領導人曼德拉(Nelson Mandela)為例,曼德拉可以輕易選擇限定其所在機構服務南非黑人,並為長達數十年的種族隔離屈辱及其自身的監禁尋求報復。相反,他不知疲倦地通過語言和實際行動來吸引不同身份的追隨者。

作為某種著名的頗具象徵意義的姿態,他身著南非羚羊隊的球衣出席一場橄欖球比賽,這支球隊此前曾是南非白人至上主義的象徵。曼德拉擴大追隨者陣營的努力,與鄰國辛巴威總統穆加貝(Robert Mugabe)所採取的狹隘策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和曼德拉不同,穆加貝利用殖民時代積累的怨憤來博取支持,現在則完全依靠武力來進行執政。

今天的美國,雖然經濟仍在增長且失業率處於4.9%的低位,但很多人仍然感覺自己無法享受國家的繁榮。很多人將過去幾十年不平等的擴大歸咎於外國人而非技術,組織一股反對移民和全球化的勢力可謂舉手之勞。除經濟民粹主義外,即使多數問題早已不是新鮮事,但絕大部分民眾仍然感受到與種族、文化和族裔相關的文化變革的威脅。

下一任總統必須教育美國人如何面對他們視為威脅的全球化進程。從某種意義上講,國家身份是人們想像出來的群體概念,因為很少有人曾經體驗過其他類型的文明。過去兩個世紀以來,民族國家一直是人們願意為之犧牲的想像共同體,而多數領導人也認為他們主要的義務應當面對國民。這種狀況無法避免,但在全球化世界中這卻遠遠不是全部。

在全球化世界中,很多人同屬於想像中的共同體——包括地方、區域、國家、世界——上述共同體多以網路和低成本旅行作為支撐。被國境線隔斷的離散人群現在建立了聯繫。像律師這樣的職業群體則奉行跨國標準。從環保主義者到恐怖分子的活動人士團體也跨越國界建立了聯繫。主權已經失去了曾經的絕對性。

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曾說他為未能充分應對1994年盧安達爆發的種族滅絕危機而感到遺憾,儘管應該遺憾的人還有很多。如果克林頓試圖派遣美軍他將遭遇國會的頑強抵抗。今天的優秀領導人往往在世界主義和更傳統的選民義務中陷入兩難——就像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在勇敢領導去年夏天難民危機時所發現的那樣。

在以國家社會為主要組織形式的世界裡,純粹的國際化理想是不現實的。這一點我們在普遍抵制接收移民的浪潮中可以親眼見證。由領導人提出全球收入均等化的目標並不可信,但提出進一步減少貧困疾病和幫助那些需要的人卻可以教育他們的追隨者。

口頭承諾也同樣重要。正如哲學家阿皮亞(Kwame Anthony Appiah)所言,「只有通過或失敗的考驗你將無法抹殺。承認不同層次的存在才對得起父母。」世界主義和偏狹主義的對決也是這樣。

隨著世界親眼見證美國總統候選人糾結於保護主義、移民問題、全球公共衛生、氣候變化和國際合作,我們應該問問他們要迎合美國身份的哪個方面,以及是否把更廣泛的含義傳遞給追隨者。他們是否盡力拓展美國人的身份意識,抑或只是抓住他們最狹隘的利益來加以迎合?

即使川普當選總統,其禁止穆斯林入境和要求墨西哥出錢修圍牆阻止移民的提案也不太可能通過憲法或政治審核。但話又說回來,他的很多提案不過是為喚起部分人孤立民粹主義情緒提出​​的口號,而不是可以真正落實到位的政策。

鑑於缺乏穩固的思想內核且宣揚「交易文化」,儘管川普十分自戀,但事實可能證明他或許能夠成為一名務實的總統。但優秀領導人可以幫助我們確定身份。從這個意義上講,川普已經失敗了。

本文經Project Syndicat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