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28歲,連法拉利都指名找他拍商業攝影

他28歲,連法拉利都指名找他拍商業攝影
Shooting Paolita’s SS13 swimwear & resortwear advertising campaign for a week in beautiful Mykonos, Greece.

Swimwear Advertising Campaign

未來不一樣:草莓族當家

在台灣,我們稱為七年級生,在大陸,我們叫80後。有人說,我們是最幸福的一代,從小不用吃苦,搭上經濟成長的列車,跟著飛快的科技一起長大,生活一路順遂。

可是當我們出社會,才發現這些幸福的泡沫早已破滅。才開始懂得賺錢,就碰上全球經濟危機的局面,台灣平均薪資不漲反而倒退16年。大人們擅自把我們貼草莓族的標籤,履歷不但看到出生年紀就先皺眉,還要我們領22k不要計較生活和薪水。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我們無法避免的年代。與其自怨自艾感嘆大環境給我們的挑戰,不如找到對的方法去迎戰和解決。所以,我試著想寫下小資男女在各行各業拼搏,一路從Straw-berry轉變成Strong-berry的故事。看別人闖關的模式,或許你也能從中找到一些適合自己過關斬將的方式。

Based in London from Taiwan – 從商學院出身的時尚攝影師

Ben Lee- Photo by 1st Assistant: Eva Shu-Wei Huang

Ben Lee- Photo by 1st Assistant: Eva Shu-Wei Huang

在英國攻讀碩士的期間,我曾經有段現在想起也會莞爾一笑,覺得有點衝動的創業計劃。2011年底,為了跟倫敦的夥伴就近討論工作事宜,決定趁著簽證過期以前遷居都市。剛好有個華人要去海外攝影,打算把房間出租,就這樣,結下了我們的特殊之緣。 回台灣以後,我們不時在Facebook上持續關心彼此近況,而我也漸漸注意到,他的攝影作品越來越成熟,案子越來越大。因此,在決定寫下這系列的職場故事時,首篇我就決定就介紹身邊這個才華洋溢的男孩。

他叫做Ben Lee,是今夏倫敦時尚界知名的年輕華人攝影師。1985年出生台北,在台南長大。8歲移民溫哥華,18歲進入加拿大名校McGill University商學院就讀行銷和財管。

畢業後他原本和多數的商學院學生一樣,投入了屬於行銷領域的專業。但因不甘於自己嘔心瀝血的提案,替老闆爭取到兩百萬加幣訂單,卻只替自己換來多兩句的稱讚。毅然決然在工作三個月後,就離職創業自己當老闆。

我不是要當藝術家,而是當攝影企業家

大一暑假為了賺零用錢,Ben發揮了他的商業腦袋,自己成立一個學生油漆公司,僱用八個職員,主打便宜快速又親切的服務,意外賺了一筆小財,也在此時才擁有人生第一台屬於自己的相機,而這次成功的經驗也喚起他體內的創業的渴望。

大二時,Facebook 剛開始風靡加拿大校園,Ben會將自己拍的照片放在網路上分享,卻意外受到校園裡其他人的關注,偶爾還會因此接到一些請他拍照的案子。大四時,商學院找上了他,希望能請他替他們拍攝 Charity fashion week (慈善時裝週)的海報,以及捕捉伸展台上模特兒的身影。這是他與時尚攝影的第一次接觸,對這領域感到新奇也很興奮。

「我非常喜歡攝影,體內流著一些藝術的血液應該是來自於父親。他在台南是一位很成功的建築師,從小就讓我們在一個充滿創意和實際的環境裡長大。所以,我選擇商業攝影作為我創業的目標,是因為它是最容易平衡藝術與商業的領域。我的父母一開始也很反對,可是我只花了30分鐘就說服他們。因為我要做的,並不是藝術家,我的目標是要開一個自己的攝影公司,把拍照當作事業在經營。」

Shooting Paolita’s SS13 swimwear & resortwear advertising campaign for a week in beautiful Mykonos, Greece.

Shooting Paolita’s SS13 swimwear & resortwear advertising campaign for a week in beautiful Mykonos, Greece.

3年溫哥華打底,3年倫敦試極限

雖然在校園因為拍照而小有名氣,但出了社會,畢竟跟專業的攝影師還是有些落差。為了要維持草創初期的生計,Ben只能硬著頭皮,對所有邀約案子來者不拒。無論是家庭聚會、婚紗婚禮、寵物特寫、嬰兒特輯、商品寫真、活動攝影等等,雖然有些沒有興趣,但還是為了五斗米拿起了相機。

「我會試著說服自己換另外一個角度想,多方嘗試不但可以累積作品,也可以賺些經費添購設備。有空我就會去參加一些Party,但不是為了玩,而是為了認識人脈,只要能替自己多爭取一些案子,我都會很積極。

初入時尚攝影這個圈子,一切都要從零開始。我只能先找遍所有溫哥華規模較小的經紀公司,一間一間打電話,再一一帶著作品拜訪,目的就是希望他們能讓我替他們的小模拍照,即使免費都沒關係。」

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作品累積,從小模一路拍到和溫哥華最專業的攝影團隊合作。短短三年,25歲的Ben已經是溫哥華地區小有名氣的時尚攝影師。

「那時候覺得在溫哥華最好也不過這樣了。偶而去了倫敦拜訪在那裡工作的哥哥,感覺好不一樣。那裡有好多新鮮的東西可以看、可以學。我很喜歡溫哥華,但我知道如果繼續留在舒適圈,我的成長可能會有所限。所以2010年,我鼓起勇氣決定放棄溫哥華有的成就,決定前往倫敦這個時尚之都,當然我知道,這個決定有些冒險。可是不去嘗試,怎麼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靠著在溫哥華的工作夥伴介紹來到倫敦,原本對自己作品蠻有自信的Ben,把作品拿給當地的經紀公司看以後,一文不值得批評排山倒樹而來,把他在溫哥華的光環全都否決。這時Ben才意識到,倫敦的時尚攝影門檻有多高。這一行競爭非常激烈,要在最棒的公關公司,最棒的攝影團隊裡求生存,並沒有想像中容易要。只能讓自已變成一張白紙,再次從零開始。

Thinking of Summer

Thinking of Summer

嚴格遵守計畫 努力連法拉利也找上門

「一開始來倫敦真的很辛苦。常在想如果沒有接到案子,這禮拜要怎麼生活。這裡不像溫哥華舒服,可以住在家裡什麼都有人幫忙打理,有困難還也能請爸媽幫忙。在這裡為了不讓他們擔心,沒有案子時就盡量省吃儉用。我除了替自己的生活嚴格安排收支計劃外,也不斷定目標,強迫自己一定要達成,不成功就沒飯吃那種壯士斷腕的感覺。

例如每一天應該打多少電話去找新案子,每周應該安排多少會議去拜訪客戶,每月應該參加多少聚會,認識多少新的人脈和資源。 每天我都會檢視進度,只要有達成一些,就會很開心也很滿足。因為我知道,現在每分每秒的努力,都是在替自己的事業增加一些價值。」

靠著朋友介紹,以及自己積極的拜訪,Ben除了替自己爭取到幫一些小模或雜誌拍攝時尚照片的機會,偶爾也會接拍公司的商業廣告。

就這樣,從名不見經傳的雜誌到拍到Marie Claire、BRAND Magazine、Cosmo和GQ等知名國際時尚雜誌,從倫敦的小公司廣告一路拍到Reiss、Ferrari、YouTube和Mircosoft都指名要他為他們拍商業攝影。隨著作品的累積,Ben Lee這名字也悄悄地增加了曝光率。直到某一天,一通工作邀約的電話意外替Ben開啓了不一樣的路。

一位和Ben同樣年紀的年輕企業家在某本時尚雜誌上看到他的作品,馬上被他特殊的攝影風格給吸引。打電話希望能請他為他們即將創刊的第一本時尚季刊雜誌雜誌 -《The HUB》封面操刀。

沒想到兩個年輕人第一次合作就相談甚歡,擁有絕佳的默契。一個負責尋找行銷通路,專注在提升品牌的知名度;一個負責操刀時尚攝影,專注在提升內容的精彩度。能力受到賞識的Ben,除了固定替每期雜誌做主力攝影,也開始當起總監負責指導其他攝影師為雜誌拍的各個單元。

這本雜誌台灣定價690元,擺在誠品像精品一樣販售,行銷通路遍及25個國家。而Ben Lee這個品牌也在海外知名度大增,於是Ben演起型男飛行日記,到處飛到處拍,一半重心放在雜誌,一半的時間放在自己另外接的案子。忙碌的工作擠壓生活所有的時間,但Ben甘之如飴。

攝影,要很瞭解自己,才有獨特性

「旅行,是學會和自己相處的最好機會。密集的出國拍照,除了讓我遇到許多不一樣的合作夥伴,累積許多珍貴的人脈,也讓我多了很多和自己對話的時間,進而更加瞭解自己。知道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想要拍什麼樣的作品,這對攝影非常重要。我覺得拍照是非常Personal的東西,越瞭解自己,拍出來的作品越有獨特性。而那才是真正的獨一無二,因為那就是你,是別人無法複製模仿的。」

Published in The Hub Magazine: City of Colours Issue

Published in The Hub Magazine: City of Colours Issue

讓Ben至今為止印象最深刻的一張照片,來自於他們團隊在英國最古老的畫廊,開幕至今已有200多年歷史的道利奇美術館(Dulwich Picture Gallery)為雜誌所拍的作品。租借那裡的場地一天,要價高達兩萬英鎊(約一百萬台幣)。但Ben他們非常聰明,以雜誌四頁全幅報導的代價,和美術館談得免費租借場地一天的機會。拍攝當天畫廊除了要閉館清場外,還得聘請10幾位警衛全天站崗保護畫作,動用非常多的資源全力支援雜誌的拍攝工作,重點是,全部免費。

為了在這間擁有悠久歷史的藝廊,重新用時尚的角度詮釋達文西巨作 – 最後的晚餐,他們召集了13個專業模特兒、2個服裝造型師、6個化妝美髮師、1個助理攝影師和他自己,總共23人組成的龐大團隊,耗費14個小時才完成這張照片的拍攝。

最後的結果證明,這些努力非常值得,效果不但令人滿意,也都另看過的人驚豔和印象深刻。而這就是別人怎麼都複製不出來的作品,也就是「獨特」。

The Lasts Supper by Leonardo Da Vinci - Published in The Hub Magazine

The Lasts Supper by Leonardo Da Vinci – Published in The Hub Magazine

夢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The HUB》雜誌現在因為老闆計畫而暫時停刊,但Ben開始用Ben Lee這個品牌在倫敦開了自己的攝影公司,未來五年內,目標在上海建立分公司,專注於歐美和亞州市場。Ben的故事讓我們可以仔細思考,什麼是自己想要的?願意為它付出多少?遇到困難是否也能夠意志堅定永不放棄?更重要的是,是否清楚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目標在前進?是為了錢還是名譽?是為了夢想還是興趣?

每天不斷的問自己問題,一天比一天的更加瞭解自己。無論是你的作品或個性,就會更有你獨一無二的風格。而那將是你最珍貴,且無與倫比的不可取代性。

【Ben’s website: www.benleephoto.com

Dream big. Stay focused. Be positive. The universe will sway in your favour. – Photo by Ben Lee on 1st, Jan, 2013

Dream big. Stay focused. Be positive. The universe will sway in your favour. – Photo by Ben Lee on 1st, Jan, 2013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