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就是自我到讓你想賞他一巴掌,卻又因欣賞他的堅持而喝采

巴黎就是自我到讓你想賞他一巴掌,卻又因欣賞他的堅持而喝采
Photo Credit:Moyan Bren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起美國報紙上所說的一句話:「巴黎是最美的城市,只可惜那裡住滿了巴黎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In Paris , Just Be Yorself

這次回到巴黎,如同過往一樣可以忘掉歲月的積澱,像巴黎人一樣以藝術的眼光審度新生的一切。忽略了國籍與膚色的差異,巴黎,有著一片滋長藝術的土壤。

90年代初,到達巴黎讀書前,我想像中的巴黎,是時尚之都、時尚藝術愛好者朝聖的地方、一座很美很浪漫的城市、那裡有著滿街的名模、滿街穿著昂貴時裝的時尚人士。可是來到巴黎後,我對巴黎的第一印象可沒有那麼好,到了戴高樂機場,那些無禮的服務人員居然是那麼冷漠無禮,這讓我們這些習慣亞洲式服務的人感到驚訝,怎麼巴黎人那麼凶呢?這和我心裡對巴黎的印象有好大的落差,也讓我在來到巴黎的第一天就開始想家……

我想起美國報紙上所說的一句話:「巴黎是最美的城市,只可惜那裡住滿了巴黎人。」後來我知道,巴黎人從來都是那麼不可一世,也從來不講自己是法國人,而是自認為自己是優雅的「Parisian」。

可能恰好是巴黎人身上的這種高傲,慢慢地讓我感受到了他們身上的魅力;巴黎人的高傲促成了他們極其自我的作風,我在巴黎居住了7年多,心底逐漸產生了一種永遠不在意別人、勇於表現自我的勇氣,堅持做自己。這種想法和特色或許也是為何巴黎孕育了許多來這裡堅持自己風格的成功藝術家和設計師吧?!

巴黎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的細膩之處。走過很多地方,有些城市給人感覺是大剌剌的,巴黎則非常精緻,無處不重視細節的雕琢。巴黎不是膚淺的,是有深度的,當藝術延伸到了生活的每一個細節,連接吻都可以非常細膩的處理鑽研,而他們在如此細心雕琢他們生活的同時,更有一份不羈的作風,這正是我尊敬但也同時對巴黎人不耐煩的地方。

我每次都說,巴黎就是充滿了自我到一個程度而讓你想賞他一巴掌的人,但是在賞完這些人一巴掌後,你卻又因為欣賞他的堅持和自我風格而喝采。很多人問我,巴黎是什麼?我總是會把巴黎比擬作一個女人,她懂得誘惑的尺度拿捏,她了解生活藝術,她懂得什麼是美,什麼是藝術,她對美的審視有著她極其自我的標準。

她也很性感,並且時刻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當她想要的時候,她才會對你熱情;不需要你的時候則對你冷漠。她眼裡永遠充滿著不屑,絲毫不在乎你是誰,因為她要的是極度自由的過程中,用她的方式生活著。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當時,在我慢慢深入巴黎人的生活細節後,我才發現他們的冷漠是表面的,內心是熱情的,他們是慢熱的一群,是漸漸才和你熱絡得起來的人。巴黎不像紐約,那裡的人們也許才認識了幾分鐘,就可以像認識了幾十年的朋友般熟絡。

然而,我開始喜歡上巴黎人的直接,和他們在一起,你永遠用不著去猜想。因為巴黎人的情緒反應就是如此地赤裸裸展現在你眼前,他們不是無禮,只是因為巴黎是一個允許讓人表現自我本色的國度,不管你是討厭還是喜歡,她就是不喜歡迎合。

我最喜歡的巴黎人的一個優點,就是人們對藝術家與設計師的尊重;無論你來自哪裡,只要你愛藝術,你就是屬於這裡的人,藝術,就是這個國度的共同語言。雖然巴黎是一座古老的城市,然而不斷湧現的創意因子為巴黎不停注入新鮮血液,對藝術有理想的人總可以在巴黎找到一片天空,而巴黎始終可以在新舊之間找到平衡。

巴黎讓我體會到,藝術不僅僅局限於繪畫或雕塑,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是藝術家,藝術是沒有框架的,角色可能是一個企業家、一個作家、一個政治家、一個廚師或設計師,他們在各自的領域內也可以生活得像藝術家那樣執著於自我的理念,專注於守持一種自我風格。

巴黎的洗禮,總是讓人懂得不可以把自己限制在傳統的框架裡,創作就應該是無拘無束。巴黎,讓很多藝術家、思想家的思考模式在此解放,也正是巴黎總是孕育那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人才,她的魅力聚集了這些人在這裡綻放。

Photo Credit:Moyan Brenn CC BY 2.0

就文化的開放性而言,巴黎具有全球化胸懷。巴黎非常尊重那些有著悠久文化歷史的國家,他們對中華文化的尊重也讓我反思,為什麼我們華人不好好珍視自己的文化?

在巴黎感受到的自由才真是心性靈的自由和將心比心的尊重,在巴黎,無論好壞對錯,她允許你可以做獨特的自己!記得多年前有人和我說過,年輕時住在巴黎的生活,將會跟著你一輩子。我真幸運在當初陰錯陽差的選擇和緣分下選擇了巴黎,否則我將會錯過讓我此生真正對生活藝術開竅的那段美好時光!

如果說,很多國家的生活經驗讓人學習到的是如何生存;巴黎,讓我學到的則是如何過自己要的生活!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孫珞軒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生活藝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冠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