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業者總說,他們的石油會打到岸上的機率是零:三年後,約18萬加侖的油還在卡拉馬祖河底

石油業者總說,他們的石油會打到岸上的機率是零:三年後,約18萬加侖的油還在卡拉馬祖河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上,許多堵路運動的參與者舉出2010年BP在墨西哥灣造成的災難,要不是說促成了他們的政治覺醒,就是說在那一刻他們領悟到,絕對要打贏他們對抗極限能源的各種戰役。

文:娜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

在全世界堵路運動的前哨中,英國石油公司的縮寫「BP」,作用有如真言咒或召喚咒語,代表的意涵是,不管你要做什麼,別把開採公司的話當真。這個縮寫意味著,被動且信任世界級科技和尖端安全措施帶給你的保證,下場就是——水龍頭的水著火、後院漂了一層浮油,或是火車在街頭上爆炸。

事實上,許多堵路運動的參與者舉出2010年BP在墨西哥灣造成的災難,要不是說促成了他們的政治覺醒,就是說在那一刻他們領悟到,絕對要打贏他們對抗極限能源的各種戰役。

相關報導:

那次意外事故大家都很熟悉,但是值得重述一遍。在後來成為歷史上最大的海上漏油事故中,最先進的離岸鑽油設備爆炸了,11名工作人員喪生,同時石油從破裂的「馬康多油井」井口噴湧而出,大約是在海面下一公里半的地方。

讓嚇壞的大眾印象最強烈的,並不是焦油覆蓋佛羅里達的觀光海灘,也不是路易斯安那浸泡在油中的鵜鶘,而是令人痛心的雙重打擊,一方面石油巨擘對於這種深度的爆炸,完全沒有準備好對策,只見他們抓瞎,一次又一次修復失敗;又看到政府的監管和回應機構,一副茫無頭緒的呆樣。不只監管人員採信BP宣稱的作業安全,而且政府單位設備嚴重不足,無法應付這種規模的災難,因此他們讓BP(肇事者)負責清理工作。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那些專家顯然是臨場發揮,邊做邊學。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後續的調查和訴訟揭露了創造出意外事故的條件,而想要省錢是其中的關鍵。舉個例子,當華府忙著重新建立失去的信譽時,美國內政部的調查發現,「BP不考慮意外事故和危機處理,光顧著省錢或省時間的決定,是馬康多爆炸的促成原因。」

總統特別成立漏油委員會進行調查,同樣發現:「無論是刻意或無意,BP、(以及包商)哈利波頓和泛洋公司(Transocean)所做的許多決定,提高了馬康多爆炸的風險,而這些決定顯然替這些公司節省了可觀的時間(和金錢)。」傑基.薩維茲(Jackie Savitz)是海洋科學家暨保育團體「海洋」(Oceana)的副總裁,他說得比較直接:BP「把獲利放在預防措施之前。他們讓金錢主導冒險文化,一路衝向這不可接受的後果」。

任何人以為這是BP獨有的問題,很快就被駁倒了。就在工作人員終於阻止漏油湧入墨西哥灣不過十天後,「英橋公司」的油管在密西根州爆炸,造成美國歷史上最大的陸上漏油事故。油管在卡拉馬祖河(Kalamazoo River)的支流地區破裂,一百多萬加侖的石油迅速汙染了超過五十五公里的河道和溼地,導致天鵝、麝香鼠和烏龜包裹了黑黏黏的物質。住戶撤離,留下空蕩蕩的家園。當地居民紛紛生病,旁觀者目睹了「嚇人的棕色薄霧升起,而河水像深色的巧克力麥芽飲料,漫過」當地的水壩,這是根據一篇報導的描述。

就像BP,看起來英橋公司也是把獲利放在基本安全之前,而監管機構怠忽職守。舉個例子:事後證明英橋公司早在2005年就知道,這段最終破裂的油當時就出現腐蝕狀況,而且到了2009年,已經查出延伸到密西根南部的管線上,有其他329個缺失,在聯邦法規下是必須立刻修復的。這家市值四百億美元的公司獲准延長管線,而且在油管爆裂前十天才剛剛申請第二條延長管線─同一天,英橋公司一名副總裁告訴國會,他們公司對於漏油會「刻不容緩」的處理。事實上,他們花了十七個小時才關閉漏油油管上的閥門。災難發生三年後,大約18萬加侖的油還留在卡拉馬祖河河底。

如同在墨西哥灣,BP鑽油的深度不過幾年前還是未曾聽聞的,卡拉馬祖河的災難,也是跟新時代化石燃料高風險的極限開採脫不了關係。不過,得經過一段時間,真相才逐漸清晰。

爆炸過了一個多星期,英橋公司都沒有告知大眾相關的事實,漏出來的物質不是傳統原油,而是稀釋的瀝青,從亞伯達油砂場運送過來,經過密西根。事實上最初幾天,英橋公司當時的執行長派翠克.丹尼爾(Patrick Daniel)明白否認漏油是來自油砂,後來被迫收回前言。「我指的是,那不是我們傳統上所說的油砂油。」丹尼爾表明瀝青當然是來自油砂,「如果那是屬於相同的地層構造,那麼我俯首接受專家的意見。」

2010年秋天,上述災難依舊是現在進行式,「原住民環境網」的馬提.卡本內茲告訴我,夏天的漏油事故大大衝擊了新的基礎建設會經過的那些社區,不論是重型機械設備、油管或是油罐車。

「石油業者總是說他們的石油會打到岸上來的機率是零,但是BP讓我們見識到了,他們的預測永遠是錯誤的。」馬提表示,接著又補充:「他們總是拍胸脯說『不可能出錯』,但是在卡拉馬祖的事故中,我們見識到他們好幾個小時都關閉不了油管。」

換句話說,有非常多的人都不再相信業界專家跟他們說的話了;他們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而在過去幾年我們見識到太多了。

無法忘懷的影像,從詭異的海底「漏油實況直播」,呈現BP的石油湧進墨西哥灣長達三個月;無縫接軌到令人震驚的畫面,在壓裂開採的天然氣之邦,摻了甲烷的自來水會著火;接著融入魁北克梅干提克湖鎮的悲傷,在駭人的火車爆炸後,家人在瓦礫中搜尋他們親愛的人留下的痕跡;之後再淡入西維吉尼亞30萬人的記憶,他們被告知採煤所用的化學物質汙染了水源,之後長達十天他們不能拿自然水飲用或洗澡。

接下來的奇觀是,2012年,殼牌首度嘗試風險最高的一步棋─北極鑽探石油。精彩畫面包括,殼牌一架巨大的鑽探機具脫離了它的拖曳船,擱淺在錫卡利達克島(Sitkalidak Island)岸邊;控制汙染擴散的水泥罩「像啤酒罐一樣被壓扁」,根據美國「安全暨環境執法局」(Bureau of Safety and Environmental Enforcement)官員如此形容。

相關報導:

如果看起來似乎漏油和意外事故比以前多, 那是因為的確是如此。根據「 能源網」(EnergyWire)好幾個月的調查,2012年,在美國岸上的石油和天然氣開採據點,總共發生超過六千次的漏油和「其他不幸意外」。「平均下來就是一天超過16起漏油事件。這是從2010年以來大幅的增加。在十二個州有可以比較的數據,結果是漏油增加了17%。」

Oil Spill

Photo Credit: RT/達志影像

也有證據顯示,公司在清理他們的爛攤子時做得更差。在調查油管洩漏危險的液體時(大多數跟石油相關),《紐約時報》發現,在2005年和2006年,油管業者回報「修復了超過60%的液體洩漏」;而在2007到2010年間,「業者修復不到三分之一」。

不只是工程上的失敗助長了普遍的不信任。就BP和英橋的例子,是不斷的事實揭露出貪婪似乎才是關鍵(由於寬鬆的管制和監控而完全解放的貪婪),讓公司一開始就作弊。舉個例子,殼牌的北極鑽探機具在勇敢對抗惡劣天氣之時擱淺,顯然是因為公司企圖及時離開阿拉斯加,迴避付給州政府額外的稅。

而梅干提克湖災難背後的鐵路公司「蒙特婁、緬因及大西洋」(Montreal, Maine & Atlantic,MM&A),在意外發生的前一年,已經獲得政府同意裁掉火車上的工作人員,只留一名工程師。直到一九八○年代,出軌的這類型火車通常會有五名工作人員,分擔安全操作的責任。現在減少到兩位,而對MM&A來說,還是太多了。根據這家公司之前的一名鐵路工人說法:「全部都是為了削減、削減,再削減。」

在合理的世界裡,這一連串的災難,層層堆疊在更大的氣候危機之上,早就促成重大的政治變革了。總量管制和暫時的禁令早就發布了,也會開始轉型,放棄極限能源。事實是上述種種都沒有發生,而且依舊批准和發執照給越來越危險的開採活動,之所以如此,至少部分原因是老掉牙的腐敗─合法和違法的各種腐敗。

本文摘自《天翻地覆──資本主義 vs. 氣候危機》時報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his Changes Everything (cover)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