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每年都有的流感,我們真的科技進步、民智已開了嗎?

面對每年都有的流感,我們真的科技進步、民智已開了嗎?
Photo Credit:Il Dottore公有領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疾病大流行個措手不及面前,百年前的人們是這樣無助。但現在的我們不再是啥都不知,科技進步,民智已開了吧?

編按:建議搭配音樂

先來看兩個「配方」

  1. 芸香、鼠尾草、薄荷、迷迭香、艾草、薰衣草,或以醋做調和,每日用來洗滌身體跟清潔室內。
  2. 龍涎香、蜜蜂花、留蘭香葉、樟腦、丁香、鴉片酊、沒藥、玫瑰花瓣以及蘇合香,磨碎裝在口罩裡,口罩呈現袋狀,通過這來呼吸。

你以為這是哪一家的芳香精油配方?

想像起來,洋溢著花香與幸福,一定很棒吧!

錯!

歷史上會使用到這樣草本內容的人們,當時他們眼前的煉獄是用屍體不斷的堆砌成山的慘況。

「開始見到很多人死去。那是殘酷又可怕的事,我不知道怎麼訴說那有多殘忍、無情……父親拋棄小孩,妻子拋棄丈夫、兄長拋棄胞弟,因為這個疾病彷彿看一眼,吸口氣,就會感染……家裡的人盡可能把死者搬到壕溝,沒有司鐸,沒有葬禮……而我……親手埋葬了我的五個孩子……死了這麼多人,大家相信世界末日來了。」

以上是Agnolo di Tura(十四世紀義大利歷史學家)針對發生於中世紀的黑死病所做的描述

而第1項提到的叫做「四賊醋」,相傳在當時,人們死傷慘重時,有四個小偷不受這病傳染,到處行竊,被逮捕之後他們供出了這樣的草藥配方,流傳下來。

Photo Credit:Ian Spackman公有領域

Photo Credit:Ian Spackman公有領域

第2項,則是當時帶著鳥嘴面具的所謂「瘟疫醫生」(Doktor Schnabel)。布質面罩塗蠟,眼部為玻璃,戴手套,用木桿挑動病患的衣物。

用這樣的藥草,躲避瘴氣。用信仰的崩毀與贖罪,來乞求神明的寬恕。

中古世紀前後因為五次大型黑死病傳染,死了30%-60%的人口。

不明就裡的人們,痛苦的掙扎,不得不與死亡為鄰,到了甚至把死者骷顱的形象拿來各種創作。

繪畫,壁畫、教堂、墓地,各種階級,不分貴賤,全都受著骷顱死神(Danse Macabre)的控制,被拉進死者舞蹈的行列。穿插著詩文,滿是懊悔、怨懟、哀求、崩潰。

寫作出「十日談」,在死亡圍城生命可能消逝的時刻批判、挑戰、戲謔。

音樂家譜出「骷顱之舞」,用前所未聞高音木琴(xylophone)敲擊擬出骨骼碰撞的尖銳音效,震驚四座。聖桑,不是桑葚,天才音樂家難得的還在當時得了個負評。

在疾病大流行個措手不及面前,百年前的人們是這樣無助。

到現在也是。

但現在的我們不再是啥都不知,科技進步,民智已開….…了吧?

走在火車站環視人群。

意識到自身有可能暴露於近在咫尺咳嗽者的危險者,做出配戴口罩的防衛動作者,寥寥可數。

旁邊告示電視傳來播報:「國內流感肆虐,疾管署最新統計,上週新增314例流感併發重症,死亡37例,累計自去年7月進入本流行季以來,已有1423例重症、121例死亡,雖然B型有上升趨勢,研判會延緩輕症的下降趨勢,估計截至3月底,重症人數上看1900人、死亡290人…」

相關新聞:A、B型流感接力發威 疾管署:3月底死亡人數恐達290人

290人,想起當年的SARS呢?

「SARS病例,到2003年7月5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台灣從SARS感染區除名,近4個月期間,共有664個病例,其中73人死亡」

這波流感,死亡人數是四倍。

周圍有當年SARS那樣「四倍」的風聲鶴唳嗎?

我們現在真的…不再啥都不知道了嗎?

那,如果你知道,

為什麼不…



又為何不…



還是你想試試百年前的藥草方子?

感覺秘方甚麼的,沒話講,一個字,「優」(豎起拇指)?

聽說網路上流傳醫生護士不告訴你的一百種養生那類的,更聳動,更讚(拍手鼓掌)?

好吧。

壓緊口罩的鼻梁片,無言,低頭走入人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