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模式如何影響人生?論「客觀事實」與「參與未來」兩種世界觀的差異

思考模式如何影響人生?論「客觀事實」與「參與未來」兩種世界觀的差異
Photo Credit: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客觀事實」是一個武器,但「人的參與」才是能成就偉大事業的基本。多多意識到自己的參與能影響別人、影響到整個事情的發展,創造自己想要的未來,我想這是必需要學習的課題。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作者部落格,標題〈「客觀事實世界觀」與「參與未來世界觀」


從小到大,我和朋友或同學討論事情時,都會挺注重講出來的話是不是正確的。一句話如果說出來不是絕對正確的,就像是做錯事情了一樣。

當我描述事情時,我習慣說:「沒有意外的話,這東西我3天後應該可以完成」、「這個做法,我想應該可以增加營收」,因為世界上沒有100%一定會發生的事情。而當我用一些不確定性的字眼不把事情說滿的時候,邏輯上解釋起來就算是正確的。

記得國高中的邏輯題,都會有些「真假問題」,如:

如果你在蘇格蘭的山坡上看到滿山滿谷的黑羊,請問下列何者為真:

1. 蘇格蘭的羊全都是黑的
2. 蘇格蘭的羊大多是黑的
3. 蘇格蘭的羊有些是黑的

就邏輯上,答案會明顯是3, 陳述的是「不確定性所保留出的真理」。

沒有意外的話,這東西我3天後應該可以完成。」 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有什麼意外發生,我3天後沒有完成就不算是說假話,沒有人可以怪罪於我,因為我做的事情和我之前保證的是吻合的-我保留了不確定性。

但如果我說「這東西沒問題,我3天內會完成」,萬一發生什麼事情讓我進度延誤了,那我不就食言了?不行不行,從小到大老師就教我們不可以說謊,世界上總會有個萬一,我們不可以亂開可能無法兌現的支票。

第一句話陳述的是不論如何都為真的真理,身為不信口雌黃的人,我習慣這樣描述事情,因為誠實是美德,是從小就深根蒂固在我們心中的戒律。只要蘇格蘭有一隻白羊,我們就不能說出「蘇格蘭的羊都是黑的」這樣的話;而只要沒有數過蘇格蘭的每一隻羊,我們就不能說出「蘇格蘭的羊大多是黑的」這樣的描述。

雖然自己習慣這樣,也常聽自己的同學用這種方式說話,但仍隱約覺得這樣的方式哪裡不好。

前幾天偶然看到一篇文章,是Winston寫的,標題是:〈台灣工程師在美國矽谷學到的震撼教育:最難的不是技術,而是他們所謂的「自信」〉裡面有一段寫到:

在台灣社會中……報告的時候喜歡用「我認為」、「可能」、「或許」這類字眼,不希望擔當責任或被牽扯進有疑慮的情況,語調也會比較柔弱或不確定。這種進退應對的方式,在美國的職場上絕對有「毀滅性」影響!

……美國文化極度崇拜英雄,他們不要奴才,你可以很有個性,甚至有點自傲、難以相處,但只要讓主管與同事產生一種「你能搞定一切」的感覺,就有機會一飛沖天。

……在美國職場上,當台灣人很自然地顯露出「不確定」或「沒自信」的家奴態度時,當然會被大家踩在腳底下……

當然我很不喜歡凡事都掛上「美國人好棒棒」、「台灣人奴性重」這種貼上標籤的分類方式,但就我之前和美國同事相處的經驗來看,他們的確在說話時大都說:「Yeah, I can handle it.」、「No, problem. I can do it.」這樣的經驗當然不能涵蓋到所有美國人身上,但就我所接觸的這些人,他們的確是有文章中提及的那種說話自信。

就我解析,這兩種說話態度其實對應到兩種世界觀(或說Mind Set)。這兩種世界觀就像是「固定型思維模式」(fixed mindset)對「成長型思維模式」(growth mindset)一樣,是完全不同的,代表的是文化、習慣、思考模式上的一種慣性。關於「成長型思維模式」可以參考這一篇文章,代表的是一種相信透過努力,自己的能力便可不斷提升的思維模式;相反的,「固定型思維模式」則代表相信自己的能力是固定值。

而我認為這兩種說話態度,其所對應到的世界觀分別為「客觀事實世界觀」與「參與未來世界觀」。

「客觀事實世界觀」代表的思維是:透過評估和觀察,我們可以合理推斷出現有情勢下將會有的結果,「我」的角色在其中只是這個情勢的一部份。但未來情勢瞬息萬變,沒有人能說得準,身為情勢中的一部份,我們可以在眾多可能的選擇之中,選取可行性最高的選項,並從中獲取最好的結果。

「參與未來世界觀」代表的思維是:我觀察到現在情勢如此,但未來情勢應該要是我理想中的樣子,「我」的角色是參與現在到未來的人,不管接下來遇到什麼事情、也不管現在有什麼選項,我扮演的角色需要用盡辦法,來讓未來的一切實現。

如果用考試的題目來說,「客觀事實世界觀」的題目會是:

我國在2002年正式成為WTO的會員國,為遵守入會協議,開放部分稻米進口,進口米來自美、泰、澳及日本等國家。由於進口米具有價格競爭優勢,使得國產稻米的生產與價格受到影響。對臺灣稻米市場可能的影響有哪些?(甲)市場上稻米的供給增加,價格因而上升;(乙)國產稻米的需求減少,價格因而下跌;(丙)將會使市場上稻米的供給線整條向右移動;(丁)臺灣農民會轉而發展精緻化農作。(A)甲乙丙丁(B)甲乙丙(C)甲丙丁(D)乙丙丁。

解題的過程包含解讀形勢>套用理論>得到必然的結果,「我」這個角色並不在其中。而「參與未來世界觀」的題目會是:

關於南北戰爭:

1. 你是否同意林肯總統關於「美國不能存活,除非它全部解放或全部奴役」的聲明?解釋。
2. 解釋為什麼北方白人反對奴隸制,南方白人擁護奴隸制,但他們都感覺他們在為自由而戰?
3. 自由對於黑人意味著什麼?
4. 林肯總統和格蘭特將軍表示,在內戰後,南方不應被粗魯地對待。為什麼這是一個聰明的政策?解釋。
5. 在內戰期間,女人開始擔任很多以前男人的工作。你能對由於內戰造成的社會、經濟和政治衝突的問題做出怎樣的概括?

解題的過程包含解讀形勢(人的成分重)>了解原因(人為何這樣做)>做出自己的判斷和解釋,「我」或是其他「人」的成分是重的,而理解他們為何這樣做,是思考了解的重點。

同樣一個歷史事件,「客觀事實世界觀」關注的重點會在於這件事情發生在什麼年代?誰參與了?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參與未來世界觀」關注的重點,則在於事件為什麼發生?各方觀點是什麼?是不是可能被改變?

繞回Winston所寫的〈最難的不是技術,而是他們所謂的「自信」〉,難道那些說話不帶「可能」、「或許」的人,他們真的有比較多的「自信」嗎?我認為不是,這只是思考方式不同所帶出的言語罷了。

如同文章開頭所說的,我是一個習慣在話語中帶上「應該」、「或許」的人,但我並不認為我在講出那些話時,心中缺乏完成任務的自信。我會講出這樣的話,只是順應著從小考試、教育十分著重教導給我們的「客觀事實世界觀」來描述事情。由既有條件和線索,選出正確機率最高的答案,因為在考試中,要拿到高分的秘訣就是不要讓自己的回答中出現邏輯上可能的錯誤。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所以別人問我:「這任務你3天之內能夠完成嗎?」我會說:「沒有意外的話,3天內應該可以完成。」這是因為我用客觀事實來回答這個問題,這是一個慣性的思考(由考試養成)、慣性的回答。

但如果這個人問另外一位同事說:「這任務你3天之內能夠完成嗎?」這位同事回答:「沒問題,這東西3天之內我可以完成。」講這話的人真的有100%的把握,不管刮風下雨、受傷生病,3天之內都會完成嗎?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