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將「大馬首相經濟學」與「為民謀福」劃上等號,會是一部荒謬黑色幽默劇

若將「大馬首相經濟學」與「為民謀福」劃上等號,會是一部荒謬黑色幽默劇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財政部秘書長伊爾萬(Mohd Irwan Serigar Abdullah)在〈納吉式經濟學:馬來西亞可持續發展福祉的綜合框架〉提到,納吉式經濟學有以下特征:

文:李健聰

2008年11月4日,把阿都拉(馬來西亞任期最短的首相)逼宮下臺的納吉上任不久後,在金融風暴來臨之際宣布70億令吉的經濟振興配套因應全球經濟衰退。當時有人趁新首相效應巧立名目,謂之新閣揆關心民瘼,遂冠以Najibnomics,或「納吉式經濟學」之名。

2009年9月28日,馬來西亞哈佛商學院畢業生協會發表聲明,表示將以納吉的果敢措施為「個案研究」(Case Study),以突出其大膽的經改。此後,海歸精英開始把納吉一系列的轉型計劃,以及繼續邁向2020年宏願的步驟,也登堂入室,均被稱為納吉式經濟學。

後來就算是財政部,也跟風包裝納吉式經濟學。直到今天,在財政部網頁,仍可下載許多關於納吉式經濟學的文章,內容無甚新意,不外是浮誇與歌功頌德字眼。

根據財政部秘書長伊爾萬(Mohd Irwan Serigar Abdullah)在〈納吉式經濟學:馬來西亞可持續發展福祉的綜合框架〉提到,納吉式經濟學有以下特征:

  • 一、循證而行:通過嚴謹研究公佈新經濟模式(New Economic Model),以應對現有的結構性問題
  • 二、經濟發展是個工具/過程而非結果
  • 三、重視公眾咨詢
  • 四、有清楚的目標與里程碑
  • 五、重視藍海策略
  • 六、確保全民福祉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檢驗執行成效

七年過去了,哈佛的研究個案未看到納吉式經濟學的影子,但它有誤遵循以上特徵,且讓我們一一檢驗。

003

其一,新經濟模式在外債高築與巫統政經利益之下遭束之高閣。這項由技術官僚準備,提及發展中國家陷阱、倡議以需求而非種族制訂政策、批評朋黨經濟等,無一不是客觀的救國灼見,但卻是巫統朋黨的剋星,自然難以為繼。一個馬來西亞的浮誇口號,更在納吉第十三屆大選後質問「到底華人還要什麽」之後被自我否定。

其二,巫統/國陣依然迷信發展主義。從百層摩天大樓、一馬發展機構(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1MDB)領銜的敦拉薩中心與馬來西亞鎮、高價收購傳統發電廠(姑不論其成效)、強拆歷史文化建築、濫伐森林、侵占原住民土地等越發頻密的事件,無處不見當權者篤信「發展就是硬道理」。

相關評論:中企收購馬來西亞爭議國企:虧本的是「大方拯救」的中國,還是無助的馬國小民?

其三,無論任何計劃或開發案,公眾咨詢不是付之闕如,就是淪為美化計劃的櫥窗。許多環評報告雖納入公眾咨詢,實情卻是通過受委村長及政治動員群眾帶來正當性,無法反映大部份民意。國會改革遲遲未能展開,如果連代議士也無法在國會傳達有實質意義的聲音,試問人民的聲音又如何被聽見?

其四,無論政府轉型或經濟轉型,確實有著明確目標,每年皆出版年度報告,但制訂目標者是掌控權力者,因此任意移動龍門,只著重在「應改可改」的枝節之處,就「應改不可改」的體制改革之處,則刻意淡化或完全忽視。缺乏公眾參與、公民社會與媒體監督以及國會辯論的報告,只不過是「報喜不報憂」的政令宣傳。

Malaysia Najib

「報喜不報憂」的政令宣傳

舉個例子,人民可負擔房屋(1Malaysia People’s Housing,PR1MA)推出多年,至今只聞樓梯響,而且逐漸變質,不止允許私人發展商參與,還漲至每單位40萬令吉,如此高價何來可負擔,更遑論「人民的房屋」?這些重大之事,從不曾在報告內突出。

其五與六,藍海策略是個空泛名詞,為民謀求福祉更加胡扯。納吉上臺之後,率先推出的就是主權基金變身主權債務的1MDB。聲名狼藉的1MDB牽涉之舞弊規模、大膽程度、全球搬動資金、以及錢權交易的複雜性,實在讓人嘆為觀止。回顧1MDB、國防軍購,甚至蒙古女郎遇害等數宗大案,要硬把藍海策略與為民謀福劃上等號,只會是一部荒謬的黑色幽默劇。

相關新聞:大馬首相醜聞未了!《華爾街日報》再度爆料政治獻金不止7億美元

當年用「納吉式經濟學」歌功頌德的背書者,今天也該識時務地閉嘴了吧。不止談納吉式經濟學的人越來越少,就連轉型計劃、第十一大馬計劃、甚至年度預算案的作秀舞臺,也越發讓人嗤之以鼻。

最高明的騙子,可能在某個時刻欺騙所有人,也可能在所有時刻欺騙某些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時刻欺騙所有人。納吉最大的政績,就是任內做足門面粉飾工夫,但無需等到下臺,就自拆所有招牌。無需馬哈迪的冷嘲熱諷,我們即可簡單驗定,Najibnomics只是識時務者巧立名目之談,不只在經濟學上無關痛癢,在歷史進程中,也只是個自娛娛人的笑話罷了。

本文獲燧火評論授權刊登,原文請見納吉式經濟學:識時務者巧立名目之談?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曾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