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神鬼奇航》必須致敬,傳奇幽靈船「飛行荷蘭人」背後的奇聞軼事

讓《神鬼奇航》必須致敬,傳奇幽靈船「飛行荷蘭人」背後的奇聞軼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大多數航海傳奇故事中,飛行荷蘭人(荷語:Vliegende Hollander)並非指一個人,而是一艘船,且更多時候是艘幽靈船的名字-飛行荷蘭人號。

文:陳亮宇

聽過「Flying Dutchman」嗎?愛看卡通的我,腦海浮現的是《海綿寶寶》(SpongeBob SquarePants)裡,那個叫做「飛行荷蘭人」的幽靈!如果你是電影《神鬼奇航》(Pirates of the Caribbean)的粉絲,一定會對第二集裡,那位臉部有章魚鬚鬚的深海閻王(Davy Jones)(註1)印象深刻,他指揮的海盜船,正是「飛行荷蘭人號」(台灣片商將其譯作「幽冥飛船」)。

此外,愛聽古典樂和歌劇的你可能還知道,19世紀德國作曲家華格納(Richard Wager),他有部歌劇作品就叫《漂泊的荷蘭人》(德文Der Fliegende Holländer),即德語版的飛行荷蘭人。

而當我與荷蘭朋友聊起「Flying Dutchman」時,一位荷蘭女孩說:欸你知道嗎?荷蘭航空(KLM)飛機的機身上,都會漆上「Flying Dutchman」的字樣呢!另一位喜好運動的荷蘭大男孩則告訴我,1960至70年代間,荷蘭有位世界知名的網球選手Tom Okker,他為人所知的綽號正是「Flying Dutchman」。此外,從滑冰、自行車手到足球選手,乃至馬匹、賽車或火車,都有人替他們取「Flying Dutchman」作為綽號。

荷蘭航空(KLM)的機身上都會漆上「Flying Dutchman」的字樣。Photo Credit: wikimedia

荷蘭航空(KLM)的機身上都會漆上「Flying Dutchman」的字樣。Photo Credit: wikimedia

看到這邊,你是否一頭霧水,這酷炫的飛行(翔)荷蘭人究竟何方神聖,為何現代人這麼常拿他作為刻劃人物的象徵呢?原來,飛行荷蘭人來自於大航海時代以來,眾多海上傳奇的集合體。以下,就讓我來分享4個經典的故事版本,以及走訪飛行荷蘭人發跡地之一,位於荷蘭澤蘭省(Zeeland)海濱城市Tereuzen的驚人發現吧!

令所有水手聞風喪膽的飛行荷蘭人,到底是誰?

首先必須澄清的是,在大多數航海傳奇故事中,飛行荷蘭人(荷語:Vliegende Hollander)並非指一個人,而是一艘船,且更多時候是艘幽靈船的名字-飛行荷蘭人號。雖然不同故事中的船長名字不同,但相同的是,故事中那艘飛行荷蘭人號從未停泊靠岸,總是以駭人的神速從濃霧或暴風邊緣現身,朝其他船艦疾駛而來。

除了船身閃爍著鬼魅般的光芒,悲痛的氣氛,將會瞬間降臨在那些親眼目睹幽靈船的人身上。看見這艘幽靈船,也意味著距離生命終點不遠了…也因此,飛行荷蘭人號成為令所有水手害怕的夢魘,一旦水手們遠遠地在地平線上發現她的蹤影,一定千方百計地掉頭轉向,一方面避免與她正面相遇,另一方面,還得避免她以飛快的速度從後面追趕上來。

那麼,數百年來,這「飛行荷蘭人」是如何成為幽靈船的代名詞呢?以下,我將分享4個不同版本的故事。

受到詛咒而終年航行於北海,直到審判日來臨的Falkenberg船長

早在中世紀時期(約15、16世紀),西歐民間即流傳著一個航行於北海的幽靈船故事,這艘幽靈船的名字不是別的,正是飛行荷蘭人號。相傳,她的船長Herr Von Falkenberg膽敢與惡魔擲骰子,甚至賭上自己的靈魂,而後遭到惡魔詛咒,令他終生在北海航行,直至審判日(Judgment Day)那天的到來。

這樣的情節,是飛行荷蘭人在水手們心中的經典形象之一。19世紀之後,這個故事在德國頗為流傳(從船長名字的拼法或許也能瞧出一些端倪),也是啟發近代眾多海上傳說的一項由來。

由畫家Albert Pinkham Ryder繪製的De Vliegende Hollander。Photo Credit: wikipedia

由畫家Albert Pinkham Ryder繪製的De Vliegende Hollander。Photo Credit: wikipedia

將靈魂出賣給魔鬼而獲得驚人神速的Fokke船長

另一個民間耳熟能詳的海上幽靈船傳奇,主角換成了荷蘭航海家Bernard Fokke。17世紀的荷蘭海上黃金時代,Fokke船長指揮的飛行荷蘭人號,因為能以異於常人數倍的速度,航行於荷蘭和印尼爪哇(Java)之間而出名。

由於他船艦的速度實在快得誇張,令人懷疑他與惡魔打了交道,甚至出賣靈魂給魔鬼,才能達到這般境界。在那個迷信的年代,關於Fokke船長的恐怖名聲不脛而走,同樣成為坊間流傳「飛行荷蘭人」的另一經典形象。

在非洲好望角受到詛咒的Van der Decken船長

第三個廣為人知的「飛行荷蘭人」傳奇,主人翁是一位受雇於荷蘭東印度公司(Dutch East India Company, VOC)的船長Willem van der Decken。1641年,他帶領飛行荷蘭人號從阿姆斯特丹出發前往遠東。

回程途中,當船隻度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Cape Good Hope)時,Van der Decken正為某些事陷入長考(他想建議東印度公司在好望角建立一個據點,以供來往船隻停泊休息),以至於忽略他們即將遭遇激烈的暴風。

當他意識到船隻駛入暴風圈時,一切都已經太遲了!他和船員們竭盡所能地與巨浪搏鬥,希望能在驚濤駭浪中度過難關。不過,當他們幾乎快成功的前一剎那,船隻撞到礁石並開始急速下沉。不甘心就這樣敗給命運的Van der Decken對著天空大聲咒罵著:「就算航行到世界末日,我都要繞過這個海角!」

不曉得是上帝還是魔鬼聽到了這番話,且果真如他所願。往後數百年裡,Van der Decken船長就這樣駕著飛行荷蘭人號,神出鬼沒地徘徊在巨浪和濃霧之間,伴隨惡劣的天氣,成為往返好望角附近的水手們最不想遇見的一艘幽靈船。

Terneuzen市政府於1972年,在城東運河中間放置的「飛行荷蘭人號」鐵船。Photo Credit: thetravelitch.blogspot.nl

Terneuzen市政府於1972年,在城東運河中間放置的「飛行荷蘭人號」鐵船。Photo Credit: thetravelitch.blogspot.nl

出身澤蘭省的Van Straaten船長

最後,第4個「飛行荷蘭人」的經典傳說,同樣可追溯到荷蘭於17世紀創造的黃金時代。這回的船長Van Straaten,來自澤蘭省(Zeeland)南方的港口城市Terneuzen。某天,Van Straaten在東印度公司指示下,帶領飛行荷蘭人號前往今日的印尼。

他們在好望角附近遭逢惡劣天候,有數個月的時間,這艘船試圖繞過好望角,但皆被強烈暴風阻擋下來。在船員們絕望的氣氛中,一位本來想叛變的舵手,被Van Straaten連同聖經一同扔下船。好強而不願服輸的他站在甲板對天發誓,說無論如何都會奮鬥到最後一刻,即使魔鬼都得來助他一臂之力。

Van Straaten實在不該這麼做的。因為當他語畢,暴風變得更劇烈了,船帆也幾乎被撕成碎片。接著,來自天上的詛咒聲,清楚地傳進每個人耳朵裡:「就讓這艘船永遠在海上漫遊吧!」從此以後,這艘飛行荷蘭人號和死去船員的幽靈們,以滿帆全速行駛的狀態航行在暴風中,成為所有水手們行經好望角時的夢魘。化作鬼魂的Van Straaten站在船首欄杆前,長長的山羊鬚隨風搖擺,身影則忽遠忽近地飄移著…

2015年12月底某日,我從居住的萊頓(Leiden)花了3個小時(2小時火車加上1小時公車),風塵僕僕地來到Terneuzen。經過遊客中心大嬸提供的地圖跟指點,來到當地市政府提供飛行荷蘭人號停泊的運河。

令人驚訝的是,雖然就站在地圖標示的位置,橋邊也有解說牌,卻不見飛行荷蘭人號的蹤跡!疑惑的我指著解說牌,問一個推娃娃車經過的荷蘭大叔:「請問你知道那艘船在哪裡嗎?」大叔回答說:「It’s flying, it’s flying somewhere!」(它飛走啦,不曉得飛到哪邊去了吧!),隨後又補了一句:「It’s a ghost ship!」(它是一艘幽靈船啊!),然後推著娃娃車走了,留下驚呆的我癡癡望著平靜的運河。

直到5點天黑前,那艘飛行荷蘭人號都沒有飛回來。失望如我,只好又花了3個小時搭車回萊頓。

於2015年12月底拜訪Terneuzen,卻沒看到那艘大名鼎鼎的飛行荷蘭人號。本來以為說不定是河邊有機關,開啟後船就會從水面緩慢浮出來之類的,但來回走了幾圈都沒發現。看來這幽靈船真的是來無影去無蹤啊。(Photo Credit:陳亮宇攝影)

我於2015年12月底拜訪Terneuzen,卻沒看到那艘大名鼎鼎的飛行荷蘭人號。本來以為說不定是河邊有機關,開啟後船就會從水面緩慢浮出來之類的,但來回走了幾圈都沒發現。看來這幽靈船真的是來無影去無蹤啊。(Photo Credit:陳亮宇攝影)

「飛行荷蘭人」故事背後反映的現實

本篇文章分享了4個「飛行荷蘭人」的故事。縱使故事中的人物刻劃栩栩如生,然而這艘幽靈船「飛行荷蘭人號」,主要仍是民間塑造的海上傳奇,而非真實存在。即便很多人都宣稱目睹過這艘幽靈船(甚至包括二次大戰期間,德國潛艇上的潛艇員),我們還是別太輕易上當啊。從現代科學的角度來看,如果你哪天真的在海上發現這艘幽靈船的蹤影,姑且就當它是海市蜃樓吧!

不過,就西歐的歷史發展和文化脈絡而言,我們仍可以解讀出一些「飛行荷蘭人」故事背後反映的現實。首先,幽靈船故事源起的中世紀歐洲,曾經歷過黑死病襲捲的浩劫,因而「飛行荷蘭人」永無止境地航行且從不靠岸的理由,一者是船長即便犧牲船隊,也要避免船上患病的船員,將黑死病傳給岸邊老百姓;另一個可能就是,船長想避免船員因停泊而從當地得到黑死病,怎知最後讓全艘船員都成了餓死鬼。

其次,飛行荷蘭人的故事情節,落在荷蘭開啟海上黃金時代和大力拓展貿易的時期,那正說明了荷蘭人數百年來與海奮戰的歷史,以及稱霸海上的雄心。即便與惡魔賭注也要度過暴風海域的行為,反映出當時航海家和貿易家開拓遠東的野心。就算失去所有也要孤注一擲、放手一搏,那種全心求勝的渴望,也難怪荷蘭人能在17世紀建立起一段稱霸海上的黃金時期。

延續這樣的討論,後代也出現另一種頗有道理的說法:飛行荷蘭人的傳奇,不過是由某些國家塑造出來的謠言,目的在於汙名化當時已經是海上霸主的荷蘭。而始作俑者之一,正是當時以後起之姿,努力成為新海上強權的大英帝國。

接下來,為何許多飛行荷蘭人故事發生的地點,都在非洲南端的好望角呢?就地理位置來說,好望角位於大西洋和印度洋兩大洋交界處,不僅常有滔天巨浪,也時有大霧侵襲,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海域之一,自古以來眾多船隊都葬身於此。

在蘇伊士運河未開通前,從歐洲出發的船隊,勢必得先繞過非洲南端才能開往東方。既然眾多英雄豪傑的船隻,都未能通過好望角的考驗,自然可能將長眠在此的水手亡靈,塑造成可歌可泣的幽靈船故事了。

最後,無論那些傳奇是真是假,可以肯定的是,Terneuzen因為有了飛行荷蘭人,而成為十足的「飛行荷蘭人的城市」。你可以在城裡找到以「飛行荷蘭人」命名的樂團、咖啡廳、報紙等等,從言談間也能得知飛行荷蘭人在當地居民心中具有的特殊地位。由此看來,終生漂泊的飛行荷蘭人,終究還是找到了她溫暖的避風港啊。

註1:事實上,這位大衛‧瓊斯先生(Davy Jones)的故事本身,也充滿著傳奇色彩,也難怪編劇會將他融入到電影情節了。但因為他跟飛行荷蘭人沒有直接關係,在此就不多贅述。有興趣的讀者請見:大航海時代 vol.1:飛翔荷蘭人、Davy Jones 的傳說!

參考資料:

本文獲荷事生非授權傳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曾傑


猜你喜歡


零售業瘋跨域,深耕各式消費者的全零售時代到來!

零售業瘋跨域,深耕各式消費者的全零售時代到來!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Chome 24h購物的Z世代及壯世代的用戶不斷增長,足見PChome 24h購物運用過去幾十年來的網路零售經驗穩紮穩打,以綜合型電商角色分眾溝通不同的消費者,豐富品牌風格調性,也把握客群黏著度。

根據資策會《2021-2022民生消費數據力大調查》報告,2022年零售業在相關服務或產品的投資成長最大,從各個品牌的布局來看,這兩年零售業不斷推出新店型或是跨域結合,不管是原先產業別、市場、線上線下的界線都不斷被消弭,往全通路邁進。

跨產業-從女性搶攻家庭客 寶雅也賣五金、3C!

原先以美妝生活用品在女性市場打出一片天的寶雅,在去年也開始拓展旗下商品及服務,推出主打複合式居家用品的電商平台,更橫跨3C家電,此外更成立Youtube頻道《寶家POYA HOME》教導民眾如何運用商品自行解決居家修繕。

image1
photo credit:Poyahome YouTube頻道
寶雅拓展觸角,從女性生活用品搶攻複合式居家用品市場,更開設Youtube頻道居家修繕教學。

跨市場-個人化需求激增 超商跨足生鮮快商務

看好個人化及小家庭需求,統一超商也開設open now便利快超市,以生鮮為主要販賣品項,擴大肉品、海鮮等生鮮商品,也與旗下foodomo串接外送服務,搶攻市區的生鮮需求,未來更可能複製類似店型更多進入社區。全家便利商店也跟進711開設社區生鮮便利新店型「Famisuper」,選址在台北市大安區及新竹竹北的住商混合都會區。新店型專攻小份量、易保存的生鮮商品,也配合都市生活習慣,包括冷凍法式料理及常溫酒櫃(紅酒、白酒、燒酒……)。另外近期也在板橋開設新店,更針對「快行動」、「懶商機」和「綠生活」等目標開發許多新服務,如首創APP訂便當功能,與在地商圈便當品牌合作,可以到全家取貨現做便當,除此之外也導入保溫餐食智能取貨櫃,讓保溫延長,不用擔心錯過用餐時段。此外也因疫情網購興盛,並開發了EC自助寄取功能,還有雙溫功能,讓民眾可以自助拿取包裹,減少等待時間。生鮮快商務市場越來越熱,零售商們也前仆後繼投入,紛紛針對都市型態消費推出新模式。

image3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為搶攻個人化及小家庭市場,統一超商與全家便利商店不斷開設新店型,也投入生鮮快商務市場。

跨線上線下-疫情渴望接觸 電商開店平台協助開拓全通路布局

電商開店平台shopline近期在台北誠品生活南西店開設實體概念店,集結30間人氣電商品牌,推出三個月快閃實體店,並根據不同波段推出不同主題,如第一波毛孩超市以寵物用品及品牌為主、第二波潮時尚伸展台以穿搭潮流品牌為主,第三波則以城市野餐為主題,販賣戶外露營野餐用品。此外各檔期也與公益團體合作,並搭配社群活動獲得IP贈品,企圖吸引更多消費者上門。一般消費者對於電商購買的疑慮就是沒有辦法接觸到實品,Shopline的做法幫助電商品牌有實際接觸到消費者的機會,開發更多的消費者,對於品牌和電商平台而言是雙贏。

大型電商平台穩紮零售經驗 深耕跨域消費者

根據經濟部統計處的統計,電商市場的銷售成長率又優於整體零售業,原先以3C商品打下電商版圖的PChome 24h購物,近年來也不斷深耕各類消費者市場,根據內部觀察,35-44歲的消費者躍升為今年消費最活躍的族群,年成長率近30%;18-24歲Z世代也有明顯成長,年成長率近20%,2022年整體消費者結構年輕化。掌握這些趨勢,PChome 24h購物也在接下來的檔期調整策略,深耕跨域消費者。以往用首創分會場的情境式購物吸引消費者,今年五月檔期又再進一步讓分會場界限消失,以不同角色類型的媽媽區分,給予消費者送禮建議,從3C到美妝通通都有,集結不同品類商品,在會場內也藉由產品跨域來滿足消費者不同需求!「520」5月20日檔期也將目標受眾擴及到所有想表達愛的對象,以柔性訴求來溝通跨域消費者,不同於過往市場單純向女性或媽媽背景的消費者喊話,有機會持續提升新客群。

image5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深耕各類消費族群,柔性訴求也是行銷溝通的重要策略之一。

除此之外,PChome 24h購物今年也特別與皓式宅食工作室跨域合作,推出「藍帶主廚到你家」饗宴料理餐盒,讓消費者在今年母親節不用冒著疫情的危險出門慶祝,在家也能享受星級料理,滿足高消費族群的精緻味蕾。另外,也推出「Lofi Mom」特別企劃,將媽媽的叨念聲如「出來吃飯!」、「又把家當飯店!」等熟悉的語句融入chill beats中,搭配日系動畫並結合母親愛用好物進一步呈現商品,嶄新的跨域行銷手法令人耳目一新!

image4
photo credit: 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推出「Lofi Mom」特別企劃,結合媽媽的碎念及Chill beats,引起異鄉遊子共鳴。

在這些操作下,PChome 24h購物的Z世代及壯世代的用戶不斷增長,足見PChome 24h購物運用過去幾十年來的網路零售經驗穩紮穩打,以綜合型電商角色分眾溝通不同的消費者,豐富品牌風格調性,也把握客群黏著度。

無論是實體或是電商起家的零售業不斷在嘗試跨域,提供更多通路和服務,未來的全零售時代將會提供消費者什麼樣的新局面,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