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自由化與民主化,最不該感謝的人就是蔣經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民主化,要感謝的絕對不是長期控制著台灣社會的獨裁者和政黨,最不該感謝的就是蔣經國。要感謝的,是海內外前仆後繼的民主運動推動者。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三月十二日是植樹節,下午正好舉行了反核大遊行;同時,這天也是國父逝世紀念日,於是,中國國民黨舉辦了紀念會。會後,洪秀柱表示:「從威權走向民主開放時代,大家就不能不佩服國民黨,不能不佩服蔣經國的睿智決定,台灣能從威權走向民主,這是蔣經國做到的轉型正義。」

先不論國民黨的轉型正義定義問題,「民主化是獨裁者的智慧與恩賜」這種深入人心的想法,在2016年的今天仍不斷重播,不禁令人有種時空錯置之感。

其實,這是國民黨政府創造出來的眾多神話故事當中,最成功的之一。

蔣經國的神話

一個外來政權要塑造統治正當性,必須建構許多神話,但如早期的民族英雄、反共抗俄的偉大救星。而台灣在民主化過程中,蔣經國將自己塑造成自由化與民主化的推手、一個英明的領袖,一直到近年都還有媒體民調顯示,現今社會上超過七成的人認為蔣經國是對台灣貢獻最大的領導者,這就是一個相當成功的神話建構。

事實上,蔣經國長期掌控著情報與特務系統,是白色恐怖的主要指揮官,他也是將國民黨打造成「列寧式政黨」的推手。台灣從1949年起實行了38年的軍事戒嚴,是世界上最長的戒嚴之一。在1987年蔣經國宣布「解嚴」的同時,國民黨立刻施行「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所以事實上是「愈解愈嚴」。

一直到1991年廢止動員戡亂時期,以及1992年刑法一百條修正通過後,所謂的台獨言論才真正除罪化。在這之前已有無數的人因此被判刑(修正前的一百條: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當時強力反對廢除,並在政府與許多運動人士、立委協商修法時,處處阻撓的人,正是時任研考會副主委的馬英九先生。他同時大力反對總統直選),政府只要認定你是危險人物就可以拒絕你出境和入境(這也就是所謂的「黑名單」)。

事實上,台灣的自由化(包括解嚴、開放黨禁、報禁)都是各種社會運動前仆後繼,以及在美國干預下的產物。有許多人們不斷在海內外奔走,並得到美國許多議員的支持,最後才迫使國民黨政府做出許多讓步,根本不是獨裁者的睿智和恩賜。

例如,1985年美國參議院通過支持台灣民主決議案,於8月17日由雷根(Ronald Reagan)總統簽署,以專節形式列入1986年度的外交關係授權法案,要求國民黨實施台灣民主化。在這樣的國內外壓力下,蔣經國宣布下任總統將依憲法產生,蔣家人不能也不會競選總統。

1986眾議院也通過相似的決議案,國民黨開放黨禁。同年8月,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訪台,要求開放黨禁及解除戒嚴。9月,民進黨成立。(在《百年追求》這套書中所描寫的「台灣民主運動的故事」三部曲,結束在民進黨的成立。台灣第一個反對黨,經歷40a年的努力,才在1986年開花結果。)

若要說民主化是獨裁者的睿智,其實是顯示在其統治手段的「高明」。國民黨政府的統治術的確厲害,他們派出了很多人「滲透」到「黨外」;透過各種冤錯假獄以及言論思想的箝制,在人人心中建造起了小警總,使大家不敢談論政治、不敢挑戰權威;同時,國民黨在民主化過程中掌握了各種制度的制定角色,並以龐大的黨產、深入民生食衣住行育樂各層面的黨營公司以及黨組織繼續控制社會,這才造就了獨裁者願意開放讓台灣自由化與民主化。一直到2016年初,我們的國會才第一次實現政黨輪替,而各地許多地方議會都還沒有輪替過。

民主化真正該感謝的人

那些推動民主化運動的人們,都是一群拿自己生命開玩笑的傻子。在那個年代,海外台灣人只要發聲反對政府、爭取人權,就會被列入「黑名單」當中,長期無法回到台灣。當時留學美國的馬英九總統也是負責蒐集黑名單的人之一。

而在國內抗爭的人們,則是冒著莫大的生命風險,隨時都會被失縱、被定罪,最慘的像是林義雄滅門血案,還有無數至今不知道真相的案件。(話說,大家奮力對抗黑名單這麼久,用了各式的方法去衝撞國民黨的戒嚴體制,結果現在有新興政黨的無腦政客竟然提倡政府要再把黑名單拿出來用,不禁令人感嘆威權的幽靈長存人們心中。)

台灣的民主化一點都不該感謝蔣經國(也不會像郝柏村說的:我本來可以「政變」但我沒有,所以還得要感謝他「貢獻」民主;也不會像宋楚瑜到去年都還在說的:若是威權時代就把你們抓去槍斃了)。在漫長的戒嚴和白色恐怖時期,當中發生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我們都還不清楚。轉型正義的第一步、最基本的一步就是要釐清真相,而不是獨裁者恩賜一些人民的基本權利就叫做轉型正義。

自由與人權都是人民本來就擁有的權利、然後經由許多人們努力爭取而來,而絕對不會是「獨裁者的睿智」。本來就不屬於某個人、某個政黨的東西,拿出來還給人民只是剛好而已,就像我們不會去感謝強盜歸還搶來的贓物一樣,如果有人對於違法在先的壞人心存感激,這在心理學上面被稱做「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再強調一次,蔣經國長期掌控著情報與特務系統,是白色恐怖的主要指揮官,是跟他父親蔣介石一樣的冷血殺人兇手,不同的地方是,蔣經國同時也是一個超級高明的政治形象塑造家。台灣的民主化,要感謝的絕對不是長期控制著台灣社會的獨裁者和政黨,最不該感謝的就是蔣經國。要感謝的,是海內外前仆後繼的民主運動推動者。

小結

植樹節也是一個提醒大家感恩、吃果子拜樹頭的日子,但是我們不能感謝錯人。認識黨國威權時期的遺緒是重要的事情,而這跟所謂的台獨意識、台灣意識,都是不同的事。每個人不必然要對統獨意識形態立場有任何預設,但我認為每個人都一定要了解自己國家的歷史,以及我們是如何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如此才能夠有一起邁向「共同的未來」的可能。

學習獨立思考的能力是很重要的,而威權政府所塑造的偶像崇拜與權威崇拜,恰好就是叫人們不用思考、當一個沉默的大多數,一切只要服膺英明的領袖就可以。有句話說:「民主政治總是一群沒禮貌的暴民爭取而來,而斷送在有禮貌的鄉愿手中」。或者,我們也應該說,民主政治總是會斷送在崇尚威權、把所有事情交給一位英明領袖作決定的人們手中。

最後套一句電影《漢娜鄂蘭》的台詞作結:「思考的表現並非是任何知識的累積,而是辨別是非的能力,以及辨別美醜的能力。思考能賦予人們力量(strength),在緊要關頭,避免慘劇發生。」台灣的自由化與民主化過程實屬不易,要達成一個更完善的民主政治也絕非一蹴可幾,還有很多必須不斷改進的地方。剩下的,是大家的事。

附註:講到植樹節就令人想起另一個國民黨塑造的偉大神話:日本人砍光了台灣的樹而國民黨努力保護山林。事實上,真相是令人難過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鄒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陳方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