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廢棄摩天大樓成為世界最高的貧民窟——政府失能,我們實現自己的居住正義

當廢棄摩天大樓成為世界最高的貧民窟——政府失能,我們實現自己的居住正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坐落於夕陽下的大衛之塔,閃閃發光的外貌看不出已荒廢20年。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英國倫敦的成為全球億萬富豪最多的城市,而台北則排名全球第8的同時,位於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一座名為大衛之塔(Tower of David)的摩天大樓,卻以全世界最高貧民窟的姿態,席捲了眾人的目光。

這棟高達45樓的摩天大樓,位於卡拉卡斯的安德列.貝略大街。在90年代開始興建之初,大衛之塔被描繪成委內瑞拉未來的「華爾街」,人們期待它成為新經濟區的代表性建築。但隨著主要開發者銀行家大衛(David Brillembourg)於1993年去世、委內瑞拉又於1994年遭遇金融危機,這座未完成的建築被迫永久停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仰望大衛之塔,過去夢想中的「委內瑞拉華爾街」,如今竟是無家可歸者的家園。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歷經長時間的風吹雨淋,大衛之塔因侵蝕而變得髒亂不堪。這棟大樓的建設不僅沒有帶動房地產升值,反而嚴重影響到附近居民的生活。2007年10月,卡拉卡斯貧民窟的部分房屋因暴雨倒塌,數以千計無房難民湧向這棟廢棄大樓搶佔地盤。他們放上床墊、拉上布簾、砌道磚牆,建設自己的新家,而政府卻不聞不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大衛之塔是一個建築群,包括一棟辦公大樓、一座五星級旅館、一棟六層樓的貿易洽談接待廳和一個停車大樓。其中的辦公大樓是主要建築,共有45層,是委內瑞拉全國第3高的大樓。由於辦公大樓內沒有電梯,居民需要乘坐摩托車到第十層的停車場,才能走上樓梯進入自己的家園。而由於上樓不便,只有辦公大樓第28層以下和旅館大樓第19層以下才有人居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想要回家,無論住得多高,大衛之塔的居民都必須依靠自己的雙腳一步步爬上樓梯。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貧民搶佔之初,大衛之塔內不但沒水沒電,就連衛浴、垃圾處理都令人苦惱。此外,出入高樓的人士相當複雜,常聽聞有人持槍威脅鄰居以霸佔房屋,讓許多當地人對這裡退避三舍。直到2007年10月,大樓中的2000多戶人家共同制定了自我管理規則,同時集資支付拖欠已久的水電費,並且自發性組成24小時的巡邏組織「委內瑞拉酋長」,才解決了供水供電以及環境安全上的問題。

然而,大衛之塔的生活仍有些不便,在住戶逐漸搬離後,現在僅剩852戶居民。每戶都必須按月繳納32美元的租金,以共同維持大樓水電與門衛的運作。如今大樓內的生活已趨於穩定,幾乎不曾再聽聞暴力出沒。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孩子們在搭建於大衛之塔中的籃球場裡開心跳躍。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由於過去的混亂,委內瑞拉多數的民眾將這棟高樓當作非法搶佔地盤、殺人和搶劫罪犯的避難天堂,甚至將這裡稱為委內瑞拉的「社會傷疤」。儘管如今的大衛之塔已很少出現暴力與犯罪,卻很少有人實際進入這棟大樓中瞭解實情,甚至連政府官員也避之唯恐不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大樓居民Beatriz在自己的房子門口一邊玩著數獨,一邊照顧她的孫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面對外界的恐懼,居民之一的Ricardo Jimenez認為,如今的大衛之塔,是委內瑞拉人民的基本權利無法受保障的悲哀象徵。他表示:

「資本主義將房屋當作一種商品,但我們認為居住是一種權利,是一項最基本的人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位男孩在自己的家裡準備晚餐。如今大衛之塔內,已有穩定的水電可以使用。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Ricardo指出,外界把大樓裡的人視為一群不尊重財產的人,將這裡當成賊窩;而員警和報章雜誌也經常誤解或報導某些女孩在大衛之塔遭到綁架,但經過深入調查後,才發現根本沒有在塔中發生。Ricardo表示,「這樣的誤會之所以造成,並不是因為大樓內的住戶,而是整個委內瑞拉的環境都產生了問題。」他相信,這棟大樓是這座城市裡最安全的地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Adriana Gutierrez坐在她位於24樓的房間內,屋內牆上的花草是她的精心設計。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外界對大衛之塔充滿邪惡想像,事實上,這裡卻是貧窮新婚夫妻的天堂。剛和妻子搬入大樓的Nicolas Alvarez表示:「我們在大衛之塔裡已經住了兩個星期,這是很難得的一段經歷;而更幸運的是,我們竟然能找到了一個這麼便宜的地方。我們很喜歡這裡,將在此做一些整修,並且把它當成自己的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青少年們在大樓10樓的空地上談天。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建築和都市生活教授Guillermo Barrios對於大衛之塔的情況表示憂慮,他說:「目前的狀況,並不是被遺棄的建築最好的利用方式。事實上,這是一種病毒房屋,然而政府卻常常看不到問題的存在。社會有社會的法律,可是大衛之塔裡已自成一套不受外界干擾的法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住戶在屋頂鍛鍊身體,大衛之塔有著很好的視野,可以眺望整座城市。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Barrios教授指出,「政府應該協助這些家庭找到足夠的居住地,並且妥善地進行公共設施的規劃與住房的分配,然後將大樓恢復原來的用途。大衛之塔不應該是一個受到大家攻擊的怪物,它應該受到大家的支持。」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大衛之塔內有許多商店,一名女子正在她開設的店舖窗口往外望。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而大樓內的住戶似乎也不太需要外界的幫助,27樓的住戶Thais Ruiz,她在2010年時和她的丈夫以及5個孩子搬到大衛之塔。目前他們已經把這裡的空間改造成擁有4個臥室的公寓,她說:「這裡面能給我的比外面更多,犯罪則更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其中一戶大衛之塔的居民,正望著夜晚的城市;這是他們能夠安心落腳的地方。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住戶Daisy Monsalve則認為:「人們常說這是一個危險而且充滿犯罪的貧民窟,但事實是,即使我獨身一人居住在此,也從未發生任何不幸。」而最後,Daisy為大衛之塔內的居民心聲,下了一段總結:

「當你知道晚上能在某處過夜,是一件很棒的事。而這只是我們暫時的生活。」

委内瑞拉攝影師Alejandro Cegarra為大衛之塔拍攝的作品:Venezuela’s “Vertical Slum”

BBC大衛之塔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