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異於機械,幾希乎?」因為人工智慧,但是人性愚昧

「人之異於機械,幾希乎?」因為人工智慧,但是人性愚昧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許事情總是這樣的,會計算的人也許讓我們敬佩,但總在他們基於某些有溫度的考量失算或放棄算的時候,我們覺得迷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電腦會失算嗎?人會

這就是這幾日南韓棋手李世乭與AlphaGo人工智慧對弈三連敗後,我腦殼不爭氣浮現的魯蛇邏輯。(編按:至3/15已完成五盤對弈,人機1:4)

1997年當IBM深藍(Deep Blue)打敗西洋棋王卡斯帕羅夫(Garry Kasparov)時,心不甘情不願的人類還嗆聲說有本事的話人工智慧試看看突破更複雜的圍棋,因為據說圍棋每一步平均可以演生出40種可能,棋局演算可能性幾乎天文數字的規模遠遠超過象棋,但人類太鐵齒的後果,到了21世紀換來了人工智慧直落三將李世乭擊潰。

網路上開始報導新一代的人工智慧如何做到這一點。據說,新一代人工智慧的設計方案從人類的大腦中獲取靈感,模仿神經網路的運算模式,以多節點、分層的複雜運算方式,讓電腦開始擁有與人腦一般從錯誤中學習稱之為「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的智慧。事情變得有點糟糕,人工智慧現在完全像生物系統一樣,只要有輸入能夠產生刺激-反應的數據,新的演算方式會讓人工智慧自行建立起自身運作的邏輯迴路。

據報導,已能夠自我演化的人工智慧系統還不眠不休地以每日3,000萬盤系統對弈的方式進展(這叫我們這些立志過頹靡人生、不思精進的魯蛇們情何以堪)。在每一次系統內部對弈練習中,人工智慧可以學習到如何計算贏棋的最佳策略。人一輩子可以遇到幾個下過3,000萬盤棋的對手?

當人工智慧也模擬人腦系統可以在失敗中學習時,此時此刻,那些我們日常吹捧的企業家智慧也隨之在我們心中大大貶值。生也有涯,一個人能經歷過的失敗畢竟有限,若用人工智慧系統運算的速度,電腦從失敗中學習的劫難,大概跟佛陀一樣有恆河沙數之多。在人工智慧面前,郭台銘與張忠謀的人生歷練到底是哪根蔥?長久以來讓文青們覺得刺眼的金石堂暢銷書系列,現在終於有個理由讓它們下架了。

眼前無路想回頭,我們開始擔心人工智慧全面取代人的時代終將到來。究竟是哪個混帳工程師設計出這種讓我們人類自慚形穢的東西出來?儘管,程式的設計者哈薩比斯(Demis Hassabis)樂觀期待:新開發的人工智慧系統,未來可以應用到氣候建模和病毒分析等複雜的現實問題上,來解決人類的許多問題。他說:「每次只要想要這點,我們都會感到格外激動。」

但不知為何的,目前感到興奮得好像只有他自己。我們開始擔心太過智慧的人工智慧有天會像科幻片劇情一樣,從錯誤中學習的人工智慧遲早有天終會明白,對地球最有害的那個系統因素應該從這顆星球的環境中根除。是的,我說的就是人類,我想這是一個不需要太複雜運算就能得到的答案。

人工智慧會取代「人」嗎?

當然會,如果你認為人的本質是理性計算的話。

人如何算得過電腦,而且更糟的是以我多年觀察地球人習性而來的研究發現,人其實很不會算。舉個例子來說,在前幾天的日本地震報導中,日本專家透過車輛導航系統的數據發現:311大地震來襲時,在高危險的淹沒地區人數不減反增,在明知有海嘯的情況下,大家為何還偏往險境想去接家人?當然,實際上這樣的行為通常只會讓你陷入無效率的車陣當中,以及更高危險性的環境裏頭。

愚蠢、沒效率、徒勞,更糟糕的是致命,這大概就是人常會幹的事。人工智慧在設計上唯一不像人類的地方,是人工智慧開發的智能朝向精準的計算,然而生活經驗告訴我們,人類的本性之一就是沒能成功計算,不知幸或不幸,這大概是人工智慧最難模仿的地方,因為人工智慧,但是人性愚昧。

讓我們想像在一個美好開發的未來世界裡,事情沒我們想像壞,因為出乎意料之外的人工智慧居然沒意識到自己應該去清除作為地球之癌的人類,並且在技術資本主義的商品服務下,我們開始擁有專為自己量身訂做的人工智慧情人,它們能從取悅失敗的經驗中學習(而且以系統內部自我情場對弈的方式每日3,000萬次的「深度學習」),精準計算閣下的情感邏輯迴路。

終於在感情這檔事上,我們再也不用為任何人傷心,當然也沒什麼機會為任何人難過。一切都將是美好的,除非我們不理智的發現總覺得這中間好像少了什麼,因為這當中缺少的就是那個不理智的人性犯賤:你失去的是想要經歷一劫又一劫不合算的失戀或錯戀的機會。

但相信我,有時我們人的情感結構就是這麼犯賤。

所以,《史紀》裡腦殘悲壯的項羽終究是比功於算計的劉邦來的讓我們同情一些;《紅樓夢》裡沉穩聰慧的薛寶釵在讀者的情感天秤中,也敵不過傲嬌使小性子的林黛玉或晴雯來的迷人。當然講到這裡,愛看電視劇的朋友可能還會想起《後宮甄嬛傳》那個令人頭疼、覺得糟糕透頂的華妃,那真是一個愛算計偏又算的其差無比的笨女人,然而這女人卻獲得許多影迷死忠的支持。

所以,雖然魯蛇如我常常因為忌妒而挖苦我那些在職場上與情場上攻無不勝、戰無不克的朋友,終於在某些重大人生抉擇中落得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但請相信在我的挖苦之中,以下情感也同樣真實:我終於由衷的欣賞他們並且感到安心,我終於找到證據說服自己結交的朋友真的不是人工智慧。

也許事情總是這樣的,會計算的人也許讓我們敬佩,但總在他們基於某些有溫度的考量失算或放棄算的時候,我們覺得迷人。所以,應該擔憂的重點不是人工智慧越來越像人,而是人如果繼續將價值等同理性計算,那麼問題發問的方式就該調整方向:人為何越來越像人工智慧,而且照功能計算還是等級較差的那一類。

這讓我忍不住在科技新時代裡,竄改我們大家的老朋友孟軻那句長達千年之久的文化焦慮:「人之異於機械,幾希乎?」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紀金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