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職場求生術(一):金戈鐵馬逐功名 (下)

古人的職場求生術(一):金戈鐵馬逐功名 (下)
王韶選擇了一條較少競爭者、危險性極高的航道,並藉此攀上了個人事業的最高峰。(圖片取自英文維基「Officer (armed forces)」條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古人的職場求生術」系列,就是希望能替在職場生活中感到迷惘的讀者朋友們,提供可以做為參考的歷史個案分析。

古人的職場求生術(一):金戈鐵馬逐功名 (上)

天地顛倒反

這起因為王韶的拓邊計畫所導致的攻防戰,最後以李師中的去職,結束了王安石、文彥博交手的這個回合。換句話說,神宗為了表達對於王韶的支持,選擇撤換身為主官的李師中,改以秦鳳路副統帥竇舜卿接任主官。然而,事情並未至此告一段落。新任主官竇舜卿就職後不久,便上奏批評王韶招撫蕃部舉措不當,造成蕃部率眾入侵邊界。

為了再次表示對於王韶的認同,在王安石的提議下,神宗又撤換了竇舜卿,改以安石的政治盟友韓絳(1012-1088)之弟韓縝(1019-1097)擔任王韶的直屬長官。

有鑒於數任主官都因為不與王韶配合而去職,韓縝到任後積極與王韶合作,兩人一時相安無事。然而,個性粗暴的韓縝卻因為責罰部屬過重,因而遭到朝廷解職。雪上加霜的是,新上任的秦鳳路帥臣郭逵(1022-1088)亦不支持王韶的拓邊計畫。為了替王韶爭取施展空間,王安石建議神宗在秦鳳路主帥辦公室(秦鳳路經略安撫司)之下,另外成立一個專責主持拓邊計畫的營運處:洮河安撫司。

如同〈「白紙黑字」的陷阱〉一文所提及的,為決定營運處長(洮河安撫使)的人選,神宗與宰執大臣們還因此召開內閣會議,最後決定由王韶擔任此職。

筆者曾於〈「白紙黑字」的陷阱〉一文詳述王韶是如何獲得洮河安撫使一職,歡迎有興趣的讀者朋友一併參考。(圖片取自日文維基「鍛冶屋」條目。)

筆者曾於〈「白紙黑字」的陷阱〉一文詳述王韶如何獲得洮河安撫使一職,歡迎有興趣的讀者朋友一併參考。(圖片取自日文維基「鍛冶屋」條目。)

比起任事之初只是小小的祕書一職,王韶現在已是手下有錢、有兵、有糧的中級主管。即便如此,洮河安撫司有關調動軍隊、糧草的相關業務,仍須受到秦鳳路統帥的監督。是故,王韶內得抵抗直屬長官郭逵的阻礙,外得應付國防部諸位官員的抵制。有感於此,王安石曾當面向神宗抱怨王韶面臨的困境:「今天王韶只能用二、三成的心力經營邊事,其餘的精神都花在防範政敵的陷害與阻撓。如此,您怎麼能期待王韶的計畫能有重大的成果呢?」[9]

王安石所言,確實精確地描述了王韶所身處政敵環伺的職場環境。不過,有賴於王安石的大力支持,即便面對主官們的反對意見,王韶也未必一味挨打、落居下風。以下一則關於王韶與郭逵鬥智的故事,著實是個鮮明的案例:

郭逵為西帥,王韶初以措置西事至邊。逵知其必生邊衅,用備邊財賦連及商賈,移牒取問。韶讀之,怒形顏色,擲牒於地者久之。乃徐取納於懷,入而復出,對使者碎之。逵奏其事,上以問韶,韶以元牒繳進,無一字損壞也。上不悟韶計,不直逵言。自後逵論韶,並不報,而韶遂得志矣。[10]

根據這則故事,郭逵在擔任秦鳳路統帥時,王韶因為要規劃拓邊計畫而被派至前線。郭逵知道若是王韶的想法得以落實,將會挑起與吐蕃諸部的戰爭,便假借王韶辦事違法,下令拘捕其部屬。王韶讀了郭逵批示的逮捕令之後大怒,當著使者的面,將公文怒摔在地。過了一會,王韶又將逮捕令撿起,轉身進入內室。

不久,王韶步回前廳,卻當著來使的面撕毀命令。郭逵獲報,便立即上奏神宗,譴責王韶毀損主官命令之罪。想不到當神宗詢問事情本末時,王韶竟像變魔術般將完好如初的逮捕令上繳朝廷。受到王韶的巧計欺瞞,神宗自以為受到郭逵的愚弄,自此不再信任郭逵對王韶的批評。王韶也得以甩開郭逵的掣肘,專心於自己的拓邊事業。

若是仔細比對傳世史料,筆者認為這則故事的真實性似乎有待商榷。舉例來說,按照這篇敘事,郭逵擔任秦鳳路統帥的時間點,似乎在王韶被派往該路之前。然而,王韶早在熙寧元年(1068)年底,便已被派往秦鳳路擔任祕書官,反而是郭逵在兩年多之後才接任秦鳳路統帥。再者,與其說神宗是受了王韶的欺騙,因此不再相信郭逵,倒不如說神宗是為了表示對王安石的完全信任,因而連帶支持安石的愛將王韶。

事實上,神宗對於王安石是王韶堅定的政治盟友一事,早就知之甚詳。因此,神宗不僅曾多次明示安石,可用私人信件與王韶聯絡(皇帝大多擔心臣僚互相結黨,是故神宗此舉,實則象徵對安石極為信任);甚至,當安石於熙寧七年(1074)迫於反對輿論的壓力,主動辭去行政院長(宰相)一職時,神宗還特地下詔指示安石:「王韶聽說你自請離職,感到非常不安。又有奸險小人散佈朝廷要另外派人取代王韶的謠言,使得他根本沒辦法專心工作。我雖然已經下詔跟他解釋,你再幫我寫封信好好安撫他」。[11]

是故,比起由自己親自下達命令,神宗比較偏好以王安石擔任聯絡王韶的窗口。反過來說,神宗亦是認為比起自己,安石與王韶的交情更為友好親近,因此由安石傳達這些消息,更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與人在前線的王韶相同,在朝為官的王安石也同樣面臨政敵環繞的四面楚歌之境。在安石的政敵之中,最有影響力的當屬神宗之母宣仁后高氏。關於安石此時背負的批判聲浪,歡迎各位參考拙作〈侏儸紀公園的高壓電網〉。(圖片取自中文維基「宣仁皇后」條目。)

與人在前線的王韶相同,在朝為官的王安石也同樣面臨政敵環繞的四面楚歌之境。在安石的政敵之中,最有影響力的,當屬神宗之母宣仁后高氏。關於安石此時背負的批判聲浪,歡迎各位參考拙作〈侏儸紀公園的高壓電網〉。(圖片取自中文維基「宣仁皇后」條目。)

即便前述王韶與郭逵鬥智的敘事真偽令人存疑,這則故事仍然點出了幾個事實:第一,郭逵確實積極杯葛王韶的拓邊計畫。第二,如同前幾任秦鳳帥臣,在王安石的幫助下,王韶得以再次逼走不合作的郭逵(大家可以算算已經有幾任秦鳳路主帥因為與王韶不和而被調走了),改由呂公弼(1007-1073)接任統帥職務。如同前任同僚,呂公弼也不認同王韶以部屬身分架空統帥權限的行為。不過,他僅以消極作為抵制王韶,兩人並未發生激烈衝突。是故,王韶得以集中精神,全心投入計畫已久的拓邊事業。

金戈鐵馬逐功名

端賴於政治盟友王安石的堅定支持,王韶一面與直屬長官鬥智鬥力,一面則專心落實自己鎮撫蕃部、貿易賺錢、募民開墾「三位一體」的拓邊計畫。在擔任營運處長四個月之後,王韶回報蕃部有力首領俞龍珂(後改名包順)、旺奇巴願意投效朝廷,取得初步的拓邊成果。熙寧五年(1072)夏天,王韶又寫信給盟友王安石,宣稱他已替宋廷「開拓土地一千兩百里,招納三十餘萬人」。[12] 不過,王韶並不以這一點小成就為滿足。對於熱切希望獲得升遷的王韶來說,他要的是一場能揚名天下、建功立業的重大勝利。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