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縮時吹噓國民收入提高,只不過是將經濟蕭條再包裝成巨大的成功故事

在通縮時吹噓國民收入提高,只不過是將經濟蕭條再包裝成巨大的成功故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盟對塞浦勒斯的結論是基於不恰當的對「真實」國民收入的關注,在物價下跌時期,這一指標必定具有誤導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Yanis Varoufakis(希臘前財政部長,現為雅典大學經濟學教授)

「希臘終於回歸經濟增長。」這是2014年年底歐盟官方說辭。唉,希臘選民並沒有因為這一好消息而歡呼雀躍,他們在2015年將現任政府趕下台,選出了由我擔任財政部長的新政府。

上週,布魯塞爾再次發出類似的喜報,說塞浦勒斯「回歸增長」,並將這一「好」消息與希臘「回歸衰退」對比。歐洲援助貸款人三駕馬車——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信息響亮而明確:「照我們說的做,就像塞浦勒斯一樣,你就會復甦。拒絕我們的政策,選擇瓦魯法基斯(註:本文作者)之流,你就會蒙受進一步衰退。」

這是一個強有力的故事。只是建立在一個謊言的基礎上。2014年希臘沒有復甦,塞浦勒斯的國民收入現在也沒有復甦。歐盟對塞浦勒斯的結論是基於不恰當的對「真實」國民收入的關注,在物價下跌時期,這一指標必定具有誤導性。

在被問及今年的情況是否比去年好時,如果你的貨幣收入(即美元、英鎊、歐元或日元價值)在過去12個月中有所增加,你就會表示肯定。在昔日通膨時期,你也許還會順便(相當合理地)「吐槽」一下生活成本的上漲吞噬了你增加的貨幣收入。

為了解釋你的貨幣收入以及你能用它們買多少東西之間的缺口,經濟學家關注你的購買力的方法是用平均物價來調整你的貨幣收入。

一國總收入的衡量方法也是類似的。經濟學家先加總每個人的貨幣收入,得到名義國內生產總值——或者為了簡化,即一國的總貨幣收入(N)。然後,他們用平均價格(P)來調整N,即N除以P。得到的比例即為該國的「真實」收入(R=N/P)。

在通膨時期,計算真實國民收入R的值的目的是不讓我們因為貨幣收入大幅增加的報導而過度興奮。比如,當平均物價上升(比如)8%時,貨幣收入上升9%只帶來買東西的能力上升僅僅1%。

因此,顯然在通脹時期,你得先看看真實國民收入R的值再去歡呼經濟增長不遲。只有當R強勁上揚時,我們才可以放心認為經濟活動轉好。

但在通縮時期(物價下跌時),即如今希臘和塞浦勒斯的情況,R可能極具誤導性。下表描述了一個假想的通縮經濟。

假想的通縮經濟

從第1年到第2年,該國貨幣收入(N)下降2%(從100變為98),而平均物價指數下降1%(從100變為99)。再下一年(第3年),衰退深化,貨幣收入繼續下滑2.04%(從98變為96),而物價下跌更大,通貨緊縮率為6.06%。

著這個情景中,經濟從衰退滑向似曾相識的蕭條:收入下降,物價下降更快。但看看最後一行:「真實」第3年真實國民收入看似大幅增加,增幅達到了相當健康的4.28%。

但這只是海市蜃樓—— 一個由物價下跌帶來的幻覺。簡言之,在通縮經濟中,如果人民和國家背負沉重債務,那麼只有貨幣(而不是真實)收入的增加才值得慶賀。

你也許會反駁,真實收入R的增加總是好消息,即使貨幣收入在下降。因為,如果物價(P)比貨幣收入(N)下降更快,那麼必然意味著我們可以用更少的錢買到更多的東西。這難道不是好事嗎?

當然是——但只有在常見的攪局者——債務不存在的情況下。當人民和政府債務負擔沉重,並且需要為債務支付正利息時,貨幣收入下降和集體破產沒有什麼區別。

2014年的希臘就是這樣,R增長0.8%,但P下降2.6%。2015年第四季度的塞浦路斯也是如此,2016年R增長0.4%,P下降0.75%。事實上,歐洲外圍大部分都陷入了通縮陷阱,貨幣收入下降,債務居高不下(以佔貨幣收入之比計算),銀行背負著巨大的不良貸款,無力給哪怕是盈利的企業貸款。

如今,歐洲政策領導人已經麻痺多年。他們在失敗的扭轉狀況的政策上投入了太多的政治資本。但絕不要被統計數字花招愚弄了:在通縮時期專注於真實國民收入數據,只不過是將經濟蕭條再包裝成巨大的成功故事。

本文經Project Syndicat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