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音樂祭】漂泊七逃人的30年:沈文程的心事唱乎你知

【人生的音樂祭】漂泊七逃人的30年:沈文程的心事唱乎你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來來去去高雄這麼多年,能夠上大港開唱這麼大的場面,除了好好接下第二棒外,我更希望能跟港都支持我的觀眾當面說聲謝謝,感謝這30年來愛護。我也一定會呈現最好、最勁爆、最搖滾的文程給大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採訪/撰稿:呂岱芸

推開練團室厚重的大門,在樂器演奏的交疊下,沈文程清亮的歌聲正唱著經典的〈心事誰人知〉;因大港開唱將同台演出而一起練團的濁水溪公社,在沈文程的歌聲終了後,團員們接著刷起搖滾節奏,明亮吉他riff、貝斯的旋律及重擊的鼓聲。這首眾人皆能哼上幾句的〈心事誰人知〉,在不同的演繹方式下變得不太一樣,同樣是摧人心酸的歌詞旋律,但曲風在搖滾的伴奏下卻顯得開闊。

在正式開始訪問前,我在一旁準備著訪問要使用的資料,側耳聽到沈文程正在與濁水溪公社的小柯(主唱)、俊安(吉他手)聊天,「Never give up,永遠不要放棄挑戰。」他說。對應先前聽著搖滾版〈心事誰人知〉的感覺,這位出道超過30年的資深藝人,究竟是秉著什麼樣不卑不亢的態度面對演藝人生?

走過這30幾年,沈文程感受到最不一樣的是台灣表演環境的變化。早期台灣很多人都會去西餐廳,邊吃牛排邊聽歌,光是一個城市就有數不清的西餐廳,演出者的機會也相對很多;而早期外國客人也很多,無論是國語、台語、日語、英語、廣東歌或是拉丁歌,只要客人點,歌手都得配合演唱,應付市場的需求,而現在這種氣氛其實淡了很多。

〈心事誰人知〉扭轉了我的演藝事業

在台灣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心事誰人知〉這首歌,但這首歌會傳唱大街小巷,其實是一個能媲美貓王(Elvis Presley)發跡的過程。

蔡振南寫好〈心事誰人知〉時,其實還找不到適合的人唱,透過他人介紹得知沈文程。為了確認他歌聲是否適合,蔡振南花上幾週時間埋伏在沈文程駐唱的西餐廳,每天聽他唱歌,直到某日覺得差不多了,才開口問他要不要試試看。沈文程當時也沒想太多,有人找唱歌,對於正在尋求更多表演機會的他自然是天賜良機。他跟著蔡振南到台北松江路的錄音室把這首歌錄完,完成後也沒想太多,雖覺得此曲好聽,但也不曾想過會因此大紅;蔡振南還誇下海口說:「這首歌如果賣3000張,我就請你吃牛排。」

日子還是一樣過,錄完一張單曲並沒有改變太多,唱片公司也沒有多少預算可以宣傳,沈文程依舊回到西餐廳繼續駐唱。直到,勸世歌王黃秋田找上門說:「文程啊,〈心事誰人知〉是你唱的嗎?你知道這首歌現在紅到整個夜市都在放嗎?我去寧夏夜市,在這攤也心事、去那攤也心事,整條路都在放,真的是很紅啊,哩甘災?」沈文程大為吃驚,不敢置信,想說或許是前輩誇大說說罷了,一直到歌廳秀演出的空擋才抽空去夜市晃晃。

不去還好,這一到現場,攤攤都放著一樣的歌曲。他震驚之餘呆站在攤位前,一個騎著摩托車的阿伯在唱片攤前停下,大聲對老闆說:「頭家!這首歌給我包兩張!」沈文程只想抱著阿伯大聲說謝謝,但當時沒有人知道這首歌是誰唱的,就算是看過唱片封面上寫著「沈文程」三字,也不知道他是誰。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就和李宗盛唱的〈阿宗三件事〉一樣,直到他上了張小燕主持的節目《綜藝一百》才開始扭轉。在螢光幕前,大家終於認識〈心事誰人知〉的原唱,全國觀眾也開始認識沈文程這號人物。下了電視節目,他還緊急被唱片公司老闆蔡振南招回:「程仔,快回來,快點來公司加班幫忙包裝唱片!」原來公司樓下已排滿人群等著購買唱片,每人限購50卷,甚至有插隊打架的花絮,這時他才感覺到生活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媽媽,他好好笑喔!

沈文程在爆紅後,演藝人生過得相當平穩,陸續接了不少餐廳秀、電影、電視節目。他對這樣的過程並無多想,直到有天在電梯中遇見一位母親帶著小孩,小朋友指著沈文程說:「他是沈文程耶,他好好笑喔!」,這席話敲響了他心中的警鐘。過往總是聽到他人稱讚他歌唱得好聽,然而現在卻變成一個諧星。他自此痛下決心重新調整步伐,回到最熱愛也最擅長的歌唱領域,同時也開始嘗試創作,希望能朝著他熱愛的西洋歌手或樂團,如Eagles、洛‧史都華(Rod Stewart)、清水合唱團(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路線邁進。

〈舊情也綿綿〉是沈文程創作的第一首作品,剛錄好demo就送進唱片公司,尋求發行機會。這一等就是一年,他說:「當時還到松山慈祐宮求籤,誠心地問媽祖為何毫無消息,是否他根本就不是可以創作的料。」當時輾轉聽到唱片公司認為他已被定調為搞笑藝人,若是以〈舊情也綿綿〉這樣的深情風格發片,和「小丑」的形象相違。

在這段消磨人性及意志的期間,一個鼓舞他不能放棄的理由來自電影《心靈捕手》的一席話:「很多事情你沒有去試,就不會有結果。」是啊,如果現在就認輸,比賽不就結束了嗎?而和電影一樣,貴人真的降臨。一位音樂製作人出手協助和唱片公司洽談,事情有了轉機。同張專輯中除了〈舊情也綿綿〉,另外還有一首耳熟能詳的〈來去台東〉,在極短的時間內,便獲得極大好評,這樣的翻轉在他心中刻下不滅的力量,只要堅持,終能開花結果。

走遍百岳的台灣行腳

近年沈文程帶給大眾的印象除了歌手外,更深的其實是擔任戶外主持人。這樣的轉折在觀眾看來,似乎是一個資深藝人在尋求突破,但沈文程卻認為,這只是他從小在山間玩耍,長大後將之放大而來的興趣。

「大自然是一個教室,不同的人都可以獲得各自想要的感受,而我是一個創作者,台灣3000公尺以上的山爬了一半,也朔過200多條溪,看遍許多風景。我開始使用歌曲去表達我登山時看著四季變化所得到的靈感,光是坐在溪流邊的石頭上,都可以感覺到遺世獨立的氛圍。這些感受都間接變成創作的養分和題材,這當然也包括我在釣魚時,也有同樣的收穫。」

探索百岳讓年紀已不輕的沈文程膝蓋磨損嚴重,有時苦不堪言,但因為愛山愛水,他仍甘之如飴,願意一步一步地走在顛簸的山路上,持續用鏡頭表現他所看到的台灣美景。

高雄是我的財庫來源

問到大港開唱將在高雄港邊舉辦,登上港都舞台的感覺,沈文程說:「我對高雄真的充滿感激,沒有高雄,我就會少了一半以上的財產。」早年房地產市場蓬勃之際,他在高雄幾乎每週都有大量的工地秀、歌廳秀演出。回到高雄這個城市,也勾起他對城市風貌的憧憬。他認為一個城市最美的樣貌,就是近在咫尺的海港結合繁榮的地景,而高雄恰好具備這兩項得天獨厚的特色。

在拍釣魚節目期間,他也幾乎走遍港都所有釣點,高雄的美,他其實歷歷在目。因此回到高雄,除了感謝,更多的是熱愛這個城市的心情。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問到即將在大港開唱與濁水溪公社合作的感覺,在旁的濁團主唱小柯不待沈文程回答,立刻說了:「沈大哥說他喜歡清水合唱團,而我們不是清水,卻是濁水。」包括濁團團員及沈文程都大笑,說這確實是一種巧合,接著他說:「我一開始聽到這樂團名字中有『公社』兩字,其實嚇了一跳,還猛問小柯為何敢取這個名字。因〈漂撇的七逃人〉和〈心事誰人知〉當年在中國、台灣相繼被禁,1990年代的台灣民風保守,對音樂作品更極度要求符合當時的政治取向,淨化歌曲也是政府的執行項目,因此在我看來,敢取公社這兩字作為團名,也是一種突破和堅持啦!」

出道初期,沈文程在台中美軍俱樂部與樂團一起演出。被問到和濁水溪公社一起練團,是否勾起了當年的回憶,他說:「我一直覺得band是很有革命情感的結合,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這勾起開始玩音樂時的鄉愁。」

賀一航:「大港開唱交棒給你了!」

自去年邀請賀一航參與演出,大港開唱便畫下了與資深藝人世代交流的基線。賀一航與沈文程的交情,早在沈文程剛開始於西餐廳唱歌時便建立了,沈文程剛寫好〈舊情也綿綿〉,賀一航就是第一個聽眾。賀大哥一聽完此曲,就拍著沈文程的肩膀說:「兄弟,這條歌一定會中。」

兩人超過30年的革命情感,當大港開唱主辦單位邀請沈文程演出時,他立刻告訴賀一航這個消息,賀一航一樣掛著他招牌的微笑說:「兄弟,你是第二棒喔,不要讓我漏氣了!」

沈文程說:「來來去去高雄這麼多年,能夠上大港開唱這麼大的場面,除了好好接下第二棒外,我更希望能跟港都支持我的觀眾當面說聲謝謝,感謝這30年來愛護。我也一定會呈現最好、最勁爆、最搖滾的文程給大家。」

訪問終了,我看著這位歷經演藝風華的資深藝人,他腰桿挺著,歌聲依舊,即便只是練團,他仍打扮得光鮮,單耳戴上耀眼的耳環,雙手也都是閃亮的手飾,就像他在訪問過程所說:「我們是明星,是star,you must be bright and shining anywhere, anytime,做為明星就是要讓人看到明亮、進取心,以及正面不放棄的能量。」

這30多年的演藝人生,在沈文程口中說來簡單輕鬆,卻深深地註記在我們心裡。

沈文程將與濁水溪公社一同在2016大港開唱登台演出
2016大港開唱
時間:2016/03/26-27
地點:高雄駁二藝術特區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