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另一種可能

閱讀《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另一種可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打算拋棄資本主義的)皮凱提要問了一個改良主義式的能動性問題:我們接下來應該做些什麼,才能修補資本主義造成財富分配不均的後果?

文:鄭瑋寧

2014年,被稱為本世紀的經濟學搖滾巨星皮凱提(Thomas Piketty)誕生了。

那一年,我的臉書動態每隔幾天就有一則與他本人背景或與著作相關的新聞、爭辯與書評浮上來,經濟學、所謂的財經分析專家、經濟社會學、經濟人類學,彷彿串通好了一般,陸續出手,連台灣的金融作手與股市炒手也開始如同撰寫學測作文一般,「引述」皮凱提的名言(當然,能讓讀者完全看不出前文後之間的邏輯關聯性,也算一種才能)。

一名到倫敦參加研討會的左翼經濟學家在臉書上談起,當計程車司機知道他是經濟學家之後,立刻說出巨星的名字,以及那個已在網路、新聞與報章不斷傳頌的貧富不均極端化與解決方案。事實上,BBC製作了一部三分鐘的動畫來向大眾介紹這本書。台灣的青年社會學家寫作了幾篇書介與書評,院士的長書評分成五天刊登在電子媒體。不久後,被出版社封上膠膜的中譯本終於亮相,第一週就佔據了誠品新書上架專區極為醒目之處。

那年夏天,我在阿姆斯特丹轉機時晃到書店,一眼就看見這書直立在機場書店門面擺設的正中央,其旁是以華爾街高頻交易為題材的財經報導話題作《快閃大對決》(Flash Boys)。終於,出手闊綽的出版社與報社企劃了一場搖滾巨星、本土的良心企業家與大法官(經濟與司法之間存在怎樣的關係?難道是要討論如何透過跨國司法互助與行政手段來徵收全球資本利得稅?)的「世紀對談」,民眾必須要付出相當代價才能踏進名人堂瞻仰巨星風采。

當然,在中研院那場欠缺眾星拱月的學術演講,無償開放眾人前往朝聖。演講開始幾分鐘後,霧島安靜地走入在我前方三排一張離牆不遠的椅子上,和我一同聽著帶點法國腔的英文,在一張又一張的PPT中進行推論。之後,有關財富不均等的書籍與相關討論似乎多了起來,或者說,願意書寫不平等這些人間煙火的經濟學家,在朝生暮死的臉書世界中的存活時間,似乎延長了一點。

在Google大神統治的年代,每個人都很容易找到這本書的相關評論與討論,此刻的我們,是否還需要另一篇討論《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文章?我並不打算整理不同學科各家論點與爭辯並進行釐清,而是從一個非(ㄞˋ)典(ㄊㄧˊ)型(ㄨㄣˋ)經濟人類學家的視角來分享另一種閱讀的可能。

歡迎來到人間:皮凱提如何研究資本主義發展軌跡與圖像?

這本書的問題意識是試圖釐清全球貧富差距日漸加劇的歷史原因,並提出可能的解決方案,而其貢獻就是將財富分配這個課題,重新帶回經濟學。凡是對社會科學有基本認識的讀者會覺得這樣的定位,幾乎太小題大作,但是對於學科專業化之後的經濟學而言,這本書是他們重返人間的宣言,特別是在西歐國家開始出現經濟學學生要求系所的課程設計,不應該再繼續傳授那些現實世界的經濟變動相互隔閡的數理經濟模型,而是應該直接面對全球經濟快速轉變乃至金融海嘯之後的變動情況。

事實上,這也是皮凱提取得學位後前往MIT教授經濟學與進行研究時,最深感困惑的:難道經濟學的目的就是為了跑出一個完美的數理模式嗎?一個完美的數理模式,真的能夠有效解釋當前這個充滿機遇的經濟變動與現實世界嗎?他回到法國組織了研究團隊分析了不同資本主義發展進程的國家的統計資料,希望能提出有效解釋全球貧富不均的經濟因素,並提出解決方案。

皮凱提使用了哪些性質的材料來勾繪資本主義發展的圖像呢?首先,是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一世紀初期的不同民族國家的統計數據,包括,(勞、資)所得、稅務資料、財產繼承制度、賦稅制度等,使用這些材料並不意外。比較獨特的一件事情是:法國在十九世紀末即開始進行所得稅的登錄,且未受到二戰太多波及而能看出財富累積方式與稅賦制度。而許多西歐國家要到二十世紀才開始有這類資料,且多因戰爭燒毀而有所缺損。資料的完整性也影響了作者所呈現的資本主義發展圖像,仍以法國最為完備,英國的圖像往往是作為支持例證、有時作為某一特徵極端發展的成果而存在。

此外,這本書吸引人的地方之一,莫過於作者利用了證據與再現形式的相互支撐來勾勒十九世紀歐洲社會中財富分配、經濟活動與階級互動之圖像。作者援引了巴爾札克的《高老頭》、珍・奧斯汀的《理性與感性》等著作,一方面從小說中找尋能夠呈現當時生活的貨幣計算方式與財富繼承與否所呈現出的貧富差距,另一方面,這些小說場景、人物、社會關係乃至於對社會流動的欲望,有效再現了那個貨幣幣值穩定而提供了可依賴的生活數據資料的時代,以及當時社會階級透過財富繼承而一再繁衍的圖像。

無庸置疑,這樣的書寫風格對經濟學作品所仰賴的證據之效度與習慣的再現形式,都相當罕見。對於熟悉古典歐洲小說卻不具備經濟學背景的讀者而言,經濟學與資本主義不再是冷硬的數理模式與學術論辯,而是如這些小說那般容易親近、可被理解。更重要地,作者將該時期的小說做為當時資本主義發展的指標與佐證,更以此做為再現該時期社會性質的重要形式,主要是基於當時社會經濟結構(繼承者/食利者 vs 勞動者)相對穩定、不易變動,即使這些小說中曾經出現試圖挑戰既有社會經濟結構之天花板的人物,最終往往無法如願。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