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抱怨,讓改變發生

停止抱怨,讓改變發生

那年的校園裡洋溢光明的氣息。那時候的課堂大家發言踴躍,勇敢表達自己的看法,說著關於未來與改變的言論。這是公元2000年,這年春天民進黨陳水扁入主那寬闊大道端點的紅磚建築物,成為我們第一任反對黨總統。這時候有線電視台和四大報掌握著我們的訊息,手機剛開始普及,所謂的寬頻是128/64的ADSL。但大家都聲嘶力竭努力發聲,組織會議,組織團隊,摩拳擦掌去做點什麼事。

而我們的確改變了。先是八掌溪中沒頂的工人,讓我們看到一切都亂了套,不管是行政機關,或是民間社會。再緊接而來的核四存廢的大論戰。這次的角力,我們看到所有摩拳擦掌的人都上了擂台,劇情戲碼堪比鄉土劇,世仇握手,同志反目。每個人都質疑對方的底細,而每個人也都隱藏自己的曖昧。最好的戰場就是有線新聞台的談話性節目。

逐漸地,校園沈寂了。再也不復2000年初春後的那種蓬勃。我們避諱談論任何家門與自身之外的事。每次發表看法,要嘛吵起架,要嘛一片靜默。這時的流行是房地產與擠進竹科換股票。那些國家大事是拿來中午配飯的,看膩了還有「網友瘋傳校園正妹」可以調劑一下。妙的是,我們總是邊看邊罵,罵政治齷齪,罵媒體無腦,罵社會沈淪。罵完了,上網看看「部落客」又去哪吃喝玩耍,順便再酸一下這都是花錢買的。

我們變了。變得可以很輕易將埋怨說出口,同時也更虛偽了。能想像那幾個情景:大夥兒罵天罵地,好不激烈。但如果有人膽敢說出「那不然該怎麼做」時,全場一片靜默;或是有人站出來做點什麼改變時,大夥兒想的是他憑什麼,看好戲還算溫順的做法。而站出來的人火了,回頭喊「那不然換你做」。這時全場又好不熱鬧說「你來你來」、「沒你不行」。

或許我們已經用了16年的抱怨,去迴避那個我們不願正視的現實:抱怨,是因為我們對自己是誰感到恐慌,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對身邊發生的事感到無能為力。過去那個黃金時代不復存在,對變化中的新時代,我們不知該如何是好。而這種恐懼,我們藉著抱怨來發洩,卻怯懦於挺身承擔責任。

我們就這樣過了16年。我們一起搞砸了這16年。

大舞台下的小事

公元2000年陳水扁政府上台後,我們看到了史詩般地一敗塗地,跨越世代藩籬大夥一起搞砸的台灣。這個結果讓我們用了超過十年,才逐漸修復起些許可以討論的空間。當何榮幸藉著《學運世代:眾聲喧嘩的十年》,用刻畫野百合運動時的風雲人物在十年間變化的方式,嘗試替這運動的精神找一個解釋時,作為他們下一個世代的我們,我感受到的是這些大哥大姐的嚴重焦慮。而這樣的焦慮,更明確來說,是我們將所有的問題,歸納到打倒那顯而易見的敵人就好。等到敵人坐下時,我們反而不知道下一手在哪。我們這才發現,我們過去所有的招式都是渾水摸魚的見招拆招,等到真的要名門正宗打一場時,才傻住發現打不出個套路,還去向敵人討教個兩式。

3月17號這天,我回到原來的校園。這時情景竟令人驚訝的似曾相似。這天的演講,20幾歲的朋友,踴躍發言問著政黨協商的問題,問著政治獻金的問題。我相信2年前的318太陽花事件,的確給大家帶來很大的衝擊。我想起當我還是學生時,我們重新認識520農運後勁反五輕桃園客運罷工無殼蝸牛運動野百合學運14、15號公園反拆遷運動;我們經歷總統直選、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白米炸彈客、921大地震後的社區再造、廢公娼事件樂生療養院事件。我想起的,是我們其實並不是只會抱怨,我們曾經積極參與,在大事件底下做些小事情。就像現在20幾歲的年輕朋友般,在那個大事件後,做著些小小的事。

這16年絕對是讓人沮喪的。但同時也因為發現巨人並非不可擊敗的,讓一些朋友更勇於去做點什麼。有的人繼續延續在勞工運動上的努力,有的人決定把心中想像的產品做出來;有的朋友改行當農夫(真正的農夫),有的朋友擺脫民進黨的制肘,繼續堅持在艱辛重重的環境運動;有的朋友教育下一代學子,並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變成吃喝打混的老師,在惡劣制度與學生的壓力下不屈不撓;有的朋友用他們能做的務實方式,試圖保留舊聚落。還有些朋友用各種想得到與想不到的方法,將專業知識與潛規則化成能被傳遞學習的資訊,在食品安全、醫療、工程、金融、經濟、文史、科技與科普上努力著。我們能一次又一次挑戰桎梏我們的教條,讓同志與性別運動曝光。我們也重新思考家庭關係,以及學習怎麼和年老的親人互動,無論實體的照顧與心裡的照護。

這些朋友和我們一樣,有充足的理由抱怨。但他們沒有選擇置身事外,反而走到現場,手腳並用開始做事。他們好像把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淡,話說得不多。最常聽到他們說的話,是:「聽起來蠻好的,那我們可以做點什麼?」

是這些朋友,讓我們的這16年,不是一無是處。而他們做的,僅僅只是停止抱怨而已。

別再搞砸這第二人生

2016年,我們看起來迎接了一個新的改變。但如果我們期待新選出來的政府能替我們解決這一切,那所有我們想像的改變,都不可能發生。我們用了16年才再次了解,真正該改變的是我們自己。我們已經擁有很多必要的資源了,只是我們從來都不知道該如何善用。而我們更需要有理地去關心彼此,而非強加我們自己的期望到他人身上。我們要了解,如果我們真的在意什麼事,除了自己挽起袖子動手外,沒有別人會替我們完成。而我們想講的道理,也只能藉著一次次地講不聽,去累積那一次彼此同意的可能。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