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400年來對原住民族的第一聲「對不起」,為何我們都不在乎?

台灣400年來對原住民族的第一聲「對不起」,為何我們都不在乎?
攝影/高信宗 Pungiya Ka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知道蔡總統屆時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道歉?台灣社會又會以什麼樣的態度去看待這場道歉?

文:Ipo Demaladas

本屆的立法院中,8名原籍立委在各項原住民議題上輪番出招,甚而非原住民籍的委員,也在相對的議題上,與等待總統易主的「看守內閣」有著激烈對應;「轉型正義」喊得震天價響的同時,個人卻對於「應該」被更多人討論的「總統向原住民道歉」議題,然遲至今日仍乏人聞問的現象感到難以理解。

日前,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與一位早在兒童繪本上就認識的朋友幸佳慧,有了相當深入的對談機會,談的正是「總統向原住民道歉」的議題。

原住民,國家為何對不起

佳慧在談話中,從幾本國外的繪本故事與背景,帶出幾個先前在其他國家發生過的類似事件。包括2008年2月,當時澳洲新任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以執政身份公開發表一篇名為「向被盜竊的世世代代」的致歉文,為過去白人殖民初期的強勢政策,使得澳洲原住民族情感自尊上受害,文化上也遭受嚴重流失與斷層。

另外也提及2015年12月15日,加拿大調查原住民受害的「真相和解委員會」花了6年完成近4,000頁的調查報告(包括加國過去15萬原民小孩被強迫送往寄宿家庭等事件)正式公佈之後,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除了向原民正式道歉,也誓言要和原民「徹底和解」,為當時受欺壓的原住民平反。

總統道歉,族人自己怎麼看

除此之外,佳慧也提到了一本以西雅圖酋長宣言為內容的繪本。接著提到加拿大音樂季禁止穿戴原住民頭飾,以及美國饒舌歌手菲瑞.威廉斯(Pharrell Williams)為自己穿戴美州原住民戰帽而道歉,因為這些都冒犯了原住民穿戴自己傳統服飾的脈絡。

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將首都廣場上原先哥倫布雕像換掉,以迎接玻利維亞總統埃沃‧莫拉萊斯(Evo Morales)致贈該國獨立戰爭英雄胡安娜.阿蘇杜伊(Juana Azurduy)雕像等事件,象徵翻轉與去殖民的決心。

當話題轉到即將就任總統的蔡英文女士,會以什麼樣的高度、厚度及廣度,來向台灣原住民族道歉時,現場幾位朋友對於非原住民族到底怎麼看待這場道歉、可能造成什麼影響而感到憂心。

我同樣覺得憂心,不同於他們的是,我擔心的對象是原住民族群是否已經知道這場道歉?是否已經知道這場道歉所代表的意義與重要性?又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去看待,這應該是台灣殖民政權數百年來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對原住民族群的道歉。

圖片來源:「點亮台灣」網站

圖片來源:「點亮台灣」網站

原住民的事不凸顯,如何被重視?

近半個月前,我們Kasavakan部落(卑南族建和部落)後方海拔約700公尺的原住民保留地上,被非原住民承租者(當初怎麼租給非原住民朋友,還真的是搞不清楚)砍伐了近10公頃的林地,大片裸露在逾50度陡坡的地表。

現場清楚訴說了雨季若來,將化成滾滾黃流沖向下方部落的可能危機。年輕人用臉書傳達出訊息並引發媒體關注後,本來傳出要種生薑的山坡地就突然變成造林區(只是小樹苗要幾年才能長成到足以用根來鎖住大片陡坡上的黃土?),甚而還有保警的巡邏箱掛起,成為警方重點巡邏區域。

是不是原住民的事務,強烈突顯後,才會受到社會各界的重視?而且更讓人感到難過的是,類似情形幾乎層出不窮,幾乎每一到兩個月就會出現一次!電影《大尾鱸鰻2》內容涉及汙衊達悟族人、實踐大學石板屋的原始人及野人稱呼等問題,就是近期最鮮明的實例!

這段時間以及這些事情的累積,也讓我在離開從事20年的媒體工作兩年之後,深深感到那份心裡的無力感。

期待國人共同關注台灣新的歷史起點

我不知道蔡總統屆時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道歉?台灣社會又會以什麼樣的態度去看待這場道歉?會不會如同澳洲總理向原住民道歉時,全國萬人空巷去觀看電視轉播,不管非原住民、原住民都引頸期盼、感動流淚?亦或認為它只是一場「政治秀」罷了?

而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又何時才真正能夠理解,原住民舞蹈時將手張開、與他人握手組成同心圓的那一份開闊及包容心態?我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想要討論這個議題?但我期待這件事情在這幾個月可以被激烈討論,更期待有能力去影響這個議題的人,持續讓它被更多人關注。

無論如何,這絕對是一場值得去關注、討論、衝擊及深思的事情!它會是台灣重要的歷史定位、對原住民議題高度再提升的最重要紀錄,還有那一大塊被刻意忽略的平埔族群議題,比若西拉雅、馬卡道等族群的正名!

延伸閱讀

本文獲Mata Taiwan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曾傑


Tags: